大公网

大公娱乐 > 电视 > 港台电视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黄德斌:别怪《金枝2 》 “零剧本”是“行业病”

黄德斌:我在外面做电影的时候认识了戚其义,在他穿针引线下我就回来了,一切重新开始,连人工都要从头算。

\

\

  在《金枝欲孽2》中跟伍咏薇有一段宫廷虐恋的黄德斌,之前跟邓萃雯为剧集的“零剧本”一事激辩,很多内地观众因此开始关注他的名字。其实,这位TVB训练班出身的演员,还在《真情》、《妙手仁心》和《火舞黄沙》等不少经典剧集中演过配角。在圈中浮沉二十多载,虽然没有真正地尝过大红大紫的滋味,但黄德斌每次当绿叶都交足功课。

  关键词:起伏

  曾经演过三级片,

  从头来过“不容易”

  曾经是全职模特的黄德斌,最初抱着想赚钱的实际想法进入无线艺员训练班,从跑龙套到当电影幕后,然后重新回归TVB,黄德斌一路走来浮浮沉沉,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演了二十多年戏的他依然充满激情。

  羊城晚报:1993年你跟无线约满之后,公司没有跟你续约,当时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黄德斌:是非常失望。其实我已经很尽力了,忙到没时间回家睡觉,什么危险动作都亲自上阵。问我从三楼跳下来行不行?我说OK!有块玻璃让我撞上去,同样没问题!演员几乎当成了龙虎武师,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只是“多谢合作”。离开TVB之后,我转做电影幕后,当过副导演,也做过服装指导的助手,学到很多东西,看问题的角度也多了。这段经历反而激发了我对演戏的兴趣,后来再决定回到幕前。

  羊城晚报:为何不索性尝试当导演?

  黄德斌:其实我也喜欢当导演,只是觉得自己起步迟了。那时候香港电影开始陷入低潮,工作机会并不多,加上我的个性不会吹水,不懂得推销剧本,别人就不会给钱投资。当时我觉得当导演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相比之下演员更加适合我,无论年纪多大,都一定有需求,起码做得长久些。

  羊城晚报:那段时间是不是挺艰难的?想过放弃这一行吗?

  黄德斌:前五年在TVB确实挺困难的,后来转行做电影又遇到低潮。有段日子没工开,我便去做一些散工,开车、搬运都做过。其实也想过离开,但是离开不容易,因为你做过幕前,大家都认识你,去见工的时候人家会说:“现在低潮,你来打工,到了兴旺的时候你就不干了。”我觉得从头来过不容易,而身边也有很多行内的朋友,他们都觉得如果喜欢的话还不如回来。

  羊城晚报:你还拍过三级片?

  黄德斌:第一部三级片是TVB帮我签的。当时有人找我拍,我看了剧本之后觉得OK,角色也不是很难。虽然拍一部戏的钱不多,但是比TVB的薪水高。我觉得演员不用给自己这么多限制,当然底线还是要有的,但只要不是脱得太多,能够接受就没问题。拍完那部片子后,有很多三级片找我,但是后来拍了两部就没有再接,因为觉得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羊城晚报:具体来说,你是如何决定重回TVB的?

  黄德斌:我在外面做电影的时候认识了戚其义,在他穿针引线下我就回来了,一切重新开始,连人工都要从头算。作出这个决定有过不少挣扎,但我告诉自己这次不能抱着后悔离开,无论如何都要做出一点成绩。如果还是没有成绩,那就证明我跟演戏无缘。回到TVB,演了几部戏之后,有人找我演《真情》里的“越南”,当时这个角色设定也不清楚,预设是出街反响不好就变成反派,然后卷铺盖走人,观众喜欢才继续演下去,还好结果不错。这个角色让我第一次尝试到当演员的满足感,因为去到哪里都有人叫我“越南”,甚至到了欧洲都有人叫,当时真的觉得很难得。但我也感到患得患失,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得到了认同,是否能够再进一步。后来事实也证明,再进一步真的很难。

  羊城晚报:这么多年来,你演过不少好角色,但都不是非常轰动,会因此感到失落吗?

  黄德斌:《真情》的“越南”之后,一直忐忑有没有更进一步的角色,可是剧集播完,一切就好像都没发生过,我又开始继续等通告拍戏。《妙手仁心》的何德广、《金枝欲孽》的小禄子都挺受欢迎,可是最后都只是那样,《火舞黄沙》的时候觉得自己有机会,之后同样也没什么机会。

  羊城晚报:你看开了?现在还会有期待吗?

  黄德斌:名利得失,我一向看得很淡,因为轮不到你不看淡。某个角色弹起,可是播完之后便沉寂下来,这种情况我试过很多。就像奖项,我当然想拿,但是每个奖项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合乎游戏规则才能够拿到。如果当演员的目的只是为拿奖,就会很辛苦,因为你要去计算,这样演起戏来就有了限制,就不是快乐和享受的事情。

  羊城晚报:戚其义和周旭明离开无线后,到内地发展,你们之前有过这么多合作,接下来会继续吗?

  黄德斌:会。现在很多香港演员都回内地拍戏,如果他们觉得有适合我的角色,我希望能继续合作。内地市场很大,我自己也想跟不同的人合作,拓展自己的眼界。

  “每个人都希望有朝一日当主角,没人甘心总是做龙套,但不是你想就能实现。当艺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要靠命数,自己只能够努力去做。我身边很多同事都很努力,都做得很好,但未必有机会,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相比起来我已经很幸运,有这么多好的角色。这些事情没得急,我也不会去强求,当你喜欢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不会去计较这些名利得失。”

  关键词:新剧

  并非认同“零剧本”,但应该同心协力

  黄德斌在《金枝欲孽2》中饰演疯癫的术算师佟吉海,与伍咏薇饰演的淳太妃上演了一段宫廷虐恋。剧集收视未如预期,连日来邓萃雯炮轰拍戏“零剧本”,但同剧的黄德斌却在微博发起反击。说到这场“口水战”,黄德斌表示自己并非支持剧组的工作方法,只是演员既然接了工作,就应该配合团队努力做好。

  羊城晚报:比起《金枝欲孽》中的太监,这次在《金枝欲孽2》中的角色是不是更有难度?

  黄德斌:这个角色难度是挺大的。上一次的角色挺单纯,他可以为安茜做任何事而无怨无悔。但这次,我的角色有一个使命,他的内心世界很复杂。拍摄之前我做过功课,我跟一个朋友上了术算课,还看过一些书,算是了解了一些皮毛,但即使这样也不容易明白。要如何创作这个人物,让人觉得他是疯癫,但又不是完全疯癫,这里头有一个转变,找到这样的状态并不容易。不能太外化,在精神状态、说话节奏和眼神变化方面都要有很好的把控。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容易入戏,我差不多用了一个星期才投入角色。

  羊城晚报:这次跟伍咏薇在戏中有很多对手戏,跟她合作感觉如何?

  黄德斌:这算是我们的首度合作。她本身是大笑姑婆性格,跟她演严肃的感情线还挺有趣的。我们拍戏的时候没什么时间说笑,但是拍起来很开心,磨合得不错。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虽然平日很爱说笑,但拍戏时笑场和NG不多,很快就能投入角色。

  羊城晚报:《金枝欲孽2》的收视未如预期,会不会感到失望?

  黄德斌:跟戚其义和周旭明合作就像是坐过山车,我们已经习惯了。从官方的收视数字来看,多多少少会觉得失望,但其实也有一些不是那么主流的观众会喜欢。这个组合拍的戏差不多都是这种情况,在失去一批观众的同时,也吸引了另一批观众。我们想创新,想给观众不同的选择,如果只是注重收视率,那观众看来看去就只是这些东西,总之结果都是有好有不好。收视跟水准未必是相符的,好的收视不代表作品有水准,坏的收视也不代表作品很差,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尽力做好一件事,这次在制作上确实花了很多心思。

  羊城晚报:之前邓萃雯炮轰周旭明“零剧本”,你在微博发言以“伪人”反击,是觉得她这样做对其他演员不公平?

  黄德斌:其实我不想就这件事去评论什么,只是从我自己处事的态度来说,如果我已经接了这个工作,也预先知道了情况,那就应该努力做到最好,而不是去在意结果。当然我不是认同“零剧本”,但既然你接受这些条件了,就应该跟整个团队同心协力把事情做好,如果你觉得条件不能够接受,一开始就应该提出来。其实拍《金枝欲孽》也是同样的情况,只是当时取得了好的成绩,所以没有人说话。

  “我不认同‘零剧本’,但现在人手缺乏,整个行业都有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金枝欲孽2》。当然作为演员,我们都希望有剧本在手,这样会得心应手一些,但如果一早就知道会这样,我也会调整自己,努力做好。其实这一次早就给了大纲和分场,并不是真的‘零剧本’,只是没有对白。我拍《金枝欲孽》、《火舞黄沙》、《珠光宝气》都是这样,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像张家辉、罗嘉良和蔡少芬都是从戚其义和周旭明的剧集起步。我不是说‘零剧本’是必然的,但是整个环境就是这样。”

  • 责任编辑:瑞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