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纪中:于正的《笑傲江湖》能看吗?那是胡编

2013-04-09 09:18:24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张纪中。

 张纪中

史前剧《英雄时代》曝光。

 史前剧《英雄时代》曝光

  采访张纪中时,他正在京郊的一个破宾馆里,纠集了《英雄时代》的主创人员头脑风暴。宾馆房间改造的会议室墙面上贴满了《英雄时代》剧中人物的造型,而隔壁房间的美术组人员正在对已经选定的实景进行加工。看上去,这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大型史前剧,不仅实景制作逼真,上百套演员造型也都精致入微。“每一块兽皮都是整张皮做出来的。”张纪中说。《英雄时代:炎黄大帝》将在炎、黄故里河北涿鹿、陕西宝鸡等多个地区,耗费一亿人民币还原原始先民生活状态。张纪中本人也将在剧中出演伏羲。

  作为电视行业的知名制片人,张纪中导演制作了多部金庸作品,更难得的是他和原作者金庸先生之间有着异常深入的交流,甚至有过金庸肯为张纪中改掉自己小说的部分内容的说法。张纪中曾也在采访中说过,金庸对其改编的《天龙八部》很满意。而新版于正的《笑傲江湖》,张纪中则“看不下去”。不过到了今年底,张纪中就会开始着手筹备拍摄《书剑恩仇录》和《侠客行》。这个时间点上,这简直有为金庸武侠剧洗白的味道。

  “于正觉得自己那版最具金庸精神”

  “我可以保证金庸没看这个戏”

  南都娱乐周刊:你怎么想到拍炎黄的故事?

  张纪中:五年多以前,别人送了我一本小说叫《炎黄大帝》,当时我看了以后,有一个冲动,很想探寻一下五千年前我们中华文明史是怎么一回事。可断代文明史,没有什么历史记载,别人说这样好编,实际上不那么容易,第一,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始祖;第二,我们不能拿现在的眼光去看那时候,这是极大的挑战。

  南都娱乐周刊:你看《赛德克·巴莱》了吗?觉得怎么样?

  张纪中:我看了觉得还不错。是表达了一种原始血性,我觉得可以参考,还有再早一点儿,像美国的就稍微夸大了一点,比如《史前一万年》,就是一科幻片,就是不受历史拘束完全的想象。

  南都娱乐周刊:哦,史前文明题材,再拍成个正剧,那就不考虑收视了吧……

  张纪中:我不能同意这样的观点,你觉得现在的《笑傲江湖》可以看吗?这个东西是一种胡编,对观众不负责任,(拍电视剧)最起码的是讲清楚你要宣扬什么东西,观众骂也好,那是你们的问题,我们创作者的本意是宣扬中国武侠的精神,不是说我们是取悦、媚俗地创作,这不是我们创作的本意和风格。

  南都娱乐周刊:于正说过自己的版本本质上是最具金庸精神的。

  张纪中:(笑)我可以保证金庸没看这个戏。如果按金庸先生过去跟我谈,说你写得好,你尽管写你那个,你不要改我的这个。金庸先生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包括他对徐克电影的不满意,这是他说过的。

  南都娱乐周刊:于正的作品还是有市场的,“能赚钱”也不见得不是“好剧”的衡量标准啊。

  张纪中: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吗?三级片都可以拉到投资啊,你觉得这个可以成为标准吗?哦,你是一个艺术家,是有责任去宣传积极的向上的精神,这是我的观点。这个片子里我看不出来哪一点是让我振奋的精神。你赞成我胡乱地去编一套?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风格。怎样看待历史,其实还是要有真情实感,你说收视率不错,我看网上的评论没有什么夸的,大家只是看你到底怎么去弄金庸的东西,看完之后就吐槽,都是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南都娱乐周刊:但是拍什么会没有人吐槽呢?

  张纪中:最起码周星驰的戏有人说不好的,有人说好的,但是大量的都说好。不管非专业的专业的,都说不错。我们现在等于起了一个头,抗日剧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其不严肃的事情。

  南都娱乐周刊: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张纪中:猎奇啊,可以胡说八道,人们觉得有趣啊。可以看到,一个大众传媒的影响力会把人们带到怎样的地方。不是说现在天天讲道德的倒退,我们的作品却做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南都娱乐周刊:可是你拍的金庸剧,比如李亚鹏也被人吐槽无数啊,上一代人都会对下一代的作品吐槽吧。

  张纪中:(笑),这就没有道理了。你可以说卓别林的东西拍得不怎么样,但你要看一部作品是不是有他的精神在里面。不能像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地看热闹心态,追求猎奇,博得观众。抗日战争那样的戏现在越拍越烂了,以至于广电总局要下令禁止,非要走到这一步吗?我看这样下去,武侠剧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南都娱乐周刊:你觉得这种荒诞为什么会从抗日剧下手?

  张纪中:抗日战争题材,本身对日本人有点儿恨,可能闹一闹也没所谓。但是战争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比如说可以拍成喜剧《虎口脱险》,那是很值得反思的喜剧经典片儿,是有幅度的夸张离奇。那时候战争是非常残酷的,美国片子二战期间的片子拍得太多了,拍得多么残酷、真实、具有震撼力,我们现在拍的,都是盲目去追求收视率。

  “《甄嬛传》是中国的荧屏政治,好像在里面可以看到政治的背后”

  作为电视剧行业里的著名制片人,张纪中对行业许多独到的看法都毫无遮拦地表达,一向以“火爆”、“痛骂”这样的字眼作为前缀的张纪中,此次在谈到“电视剧乱象”之种种时,不断地强调“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并不能让别人改变,我只能说我不这么做”。谈到对金庸剧改编时无法控制愤怒的他,对其他类别的电视剧都有着“逆潮”的见地,比如张纪中眼中的《楚汉传奇》为什么收效平平,而《甄嬛传》为什么红了整年,都提出了不少电视从业者值得关注的话题。

  南都娱乐周刊:你觉得雷剧是毒瘤,但《楚汉传奇》还是往正剧方向走的,可观众也并不买账。

  张纪中:我看《楚汉传奇》是拍得不错的,就是太长了,拍40集也是可以完全表达的。从色彩上说都是盔甲这样的,会有一种疲劳感,可是陈道明这些表演真的是不错的。美国电视剧你看《冰与火》、《国土安全》非常的精彩,有所抨击,也非常真实。我们现在的东西就是缺乏一种真实感。

  南都娱乐周刊:可能观众在乎的也不是“真”,而是精彩。观众对《楚汉传奇》的制作水准还是很失望的。

  张纪中:他们演员太贵了,陈道明、何润东,还有好多人,他们花的钱在演员上的大概占了一半以上,用在制作上大概三分之一。

  南都娱乐周刊:你不能接受演员的片酬占到总投资的一半这样的事实?

  张纪中:不是我能否接受的问题,因为我觉得都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没法拍出像样的戏,你本来就想拍出质感,但是钱都给了他们,那咱们拍这个干什么呢?是一个很强烈的意志问题。像于正在演员上花的钱也不多,我也看得出来他在这上面精打细算,电脑做了很多。哎,算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路,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但是我可以要求我们自己。我只是觉得,如果成就一部史诗一样的作品,那样的作品可以流传给大家反复地看。

  南都娱乐周刊:可是观众并没有想要在电视剧里找史诗、找真实感啊。

  张纪中:大众传媒其实有着很重要的使命感,电视还是很能影响一代人的成长,还是应该比较严肃地对待这样的事情,可以拍喜剧、穿越剧,重点在于我们的创作者,我们的管理者怎样去让人们有积极奋进的进取精神。我们拍的七部金庸片,形成一种武侠片的风格,我觉得金庸剧是浪漫主义的爱情,但是充满侠之大志,为国为民的这种精神。每个英雄人物都是这样的,包括令狐冲也是这样,是希望江湖上不要有正邪两派的观念,他觉得武林霸主这些都不重要。

  南都娱乐周刊:你拍《笑傲江湖》的时候有没有想夹带政治隐喻?

  张纪中:政治隐喻在这里是有的,因为写的是五派之间的斗争,但没必要去强调这一种隐喻,江湖之中有这样的纷争,但最终表达的主题是放弃这些东西。

  南都娱乐周刊:那你看了《甄嬛传》了吗?

  张纪中:我没看,太长了。

  南都娱乐周刊:《甄嬛传》如此红,有觉得电视剧关注的品位不好捉摸吗?

  张纪中:《甄嬛传》拍的质量也很好。郑晓龙导演我是知道的,他做戏的时候是很认真的。跟那个不是一个样,于正他们不是不认真,是态度不对。中国的宫廷斗争历来是人们喜欢的焦点,跟中国人喜欢参与政治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武则天》,就是权谋之间的宫廷内部斗争,从斗争中看到人性 。中国是阴谋的政治,不是民主的政治,所以人们很爱看,好像在里面可以看到我们政治的背后。这是一个人们的欣赏习惯问题,我们过去的戏曲里面,也有很多是这个方面。

  南都娱乐周刊:年轻一代的导演你觉得有谁是值得关注的呢?

  张纪中:我觉得刘江就不错啊。像我底下的一代康洪雷,他拍《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时候也是40岁了,但是充满了激情。(于正也充满了激情)他那是没法说的,没什么可评论的。

责任编辑: 瑞秋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