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杨树鹏,大龄文艺青年的爱恋幻觉

新闻背景:10月30日,杨树鹏在微博中发表一封情书,宣布与张歆艺离婚。随后,木子美连发三篇微博自曝和杨树鹏旧情,称爱看他的文章,杨树鹏曾跟她要裸照等等露骨的往事。

  自古文人总多情,木子美在杨树鹏跟张歆艺离婚时跳将出来大讲俩人的花边往事,真的不是来砸场子的。说炒作?可能吧,但这个只占很少的成分,或者说是她第一目的的次生收益。

  木子美是谁?“下半身写作”的典型代表,早前因为公开自己的性爱日记横空出世,关于她的搜索相关词条是“木子美跟多少个人睡过”、“木子美都睡过谁”;杨树鹏是谁?内地青年导演,原《实话实说》的编导,木子美夸他文字好、有才华、拍照都好,甚至“时常给人爱的力量”;张歆艺是谁?江湖人称“二姐”,没错,就是犯二的二,杨树鹏说她“性格特别纯朴”,木子美隔空对她说:“你要是早点认识我多好,我就会说,别嫁他,嫁了得离”,可见张歆艺不是个招人烦的女演员。 

  文人多情有两个成熟的条件:一是生性浪漫,纵使长像钟馗还是天生散发吸引人的气质;二是身在圈子里,身边一堆放着暧昧电波的同类。木子美和杨树鹏两个都做到了,再加上连心理学家都研究不出的为什么在一众同类里只选择你不选择别人的某种原因,所以总会相遇。惺惺相惜是一切的基础。

  木子美与杨树鹏神交始于2001年,虽然现在跳出来咋呼,但被骂第三者实属冤枉,用木子美自己的话说就是“我跟杨导通信时,二姐还在深圳歌舞团帮补家用”。那时候木子美还不叫“不加V”,在漫长而长久的暧昧里,俩人绝大多数时候都蜷踞在网络,一个隐藏在祖国南端、一个隐藏在祖国北端,两所房子里荧荧的蓝幕后,像两头笼子里的犀牛,挣扎在见面与不见面边缘,想要顶门而出,又怕美好幻灭,弄断犀牛角。在几年里,以“一天几封、一天一封、几天一封”的频率通邮件,想想得写出多少的诗和多远的远方?无数个想念想得心发慌的时刻,都化成白纸黑字流淌进邮箱,一个按键就解决某种相思,这样的发酵,再风流的树都会开出花朵吧。所以她说爱他,他却批评她,“我说过要和你结婚了吗?我们连面都没见过!”浪漫又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