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一夫一妻制害了王全安?

新闻背景:9月10日晚7时许,民警在北京东城区将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王全安拘捕。据悉,王全安曾在8、9、10三日连续三次嫖娼,并在9日同时与两名女子进行卖淫嫖娼活动。

  

  娱乐圈的男人中,就算挨个掰着指头算,可能也算不到王全安会嫖娼。

  Why?因为他家里明明有一位天仙般的娇妻,比他小20岁,肤白、貌美、胸大,颜值爆表是获得过海内外男士一致肯定的。如此佳人在怀,王全安居然还出去嫖,实在是匪夷所思。

  唯一的解释或许是,天天山珍海味的吃腻了,偶尔也要吃点白菜豆腐一类的调剂下。

  大众向来擅长偏离主题,把全部的视线都放到了对张雨绮没能彻底拴住王全安的不解,而忽视王导对婚姻关系不忠诚的本质。回想当年王全安闪娶张雨绮,不负女心,把原本气势宏大的《白鹿原》生生拍成张雨绮一人的“田小娥偷情记”,爱妻之心切可见一斑。《白鹿原》上映后,王全安接受杨澜采访,坦言在法留学期间,爱上了两样东西:电影和女人。这么多年做的这些事,也只不过是用电影在拍女人。当时王全安真是爱张雨绮,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都为她结合。

  这或许就能解释王全安为何会嫖娼,王导说他一生爱女人,但并没有说他这一生只爱一个女人。要知道,在男性世界里,征服女人,尤其是征服漂亮女人所带来的那种愉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但这种登峰造极的美妙感往往只有一瞬,人们的适应能力太强了,审美疲劳来得猝不及防。美女再美,看得久了,饿的时候还没有一个包子来得实在。王导也是人,甚至有比普通人更敏感的神经,那么长的一辈子,面对那么单调的一个人,心灵和肉体都忠诚一生未免太难。当那个曾经一个表情就能让他抓心挠肝的女人,成为了他实实在在的妻子后,这种美妙的感觉就消失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还会渐渐滋长出相看两厌的情绪。

  所以男人会再度怀念起那种美妙的感觉。但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关系,根本是禁锢了男人再次追寻这种美妙感的可能性。花花世界多美妙,不少男人还是会偷偷的寻找感情“第二春”。堂而皇之的,便是文章、彭顺之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图的是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也有偷偷摸摸的,便是王全安这类的,招妓玩3P,能得一时刺激,又无后顾之忧。世界太丰富多彩了,能力越大,越容易在外部找到填满欲望空缺的事物,最后,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不是文章“出轨门”的爆料人,就是今天事件的举报人。追根溯源,一夫一妻制或许对这些热爱女性的男人来说根本就是一个不应有的存在。

  有人好奇王全安作为一名堂堂大导演,为什么不干脆包个小三、二奶呢?这样才与他的身份地位相匹配。要知道,当人们的生理欲望随时能以800块的低成本实现,一夫一妻的框架都显得特别碍手碍脚,更别提包二奶这项劳心劳力、投入产出完全不成正比的苦差事。

  如今的两性关系是如此的廉价与便利,真真儿让夫妻关系蒙羞。热爱女人的“王全安”们,总不能把自个犯的错都归结到下半身的欲望上去。喜新厌旧是人性,追求刺激也是人性,人们的生理欲望和心理欲望都是人性。说到底都不过是人性里那忍不住的贪婪、贪色在某个黑暗的时候突然都涌了出来。但作家冯唐讲:“人性太复杂了,懒,也是人性,怕孤单,也是人性,顺应规则维护社会,也是人性,这些人性创造银婚金婚钻石婚”,结实地给了不安分的“王全安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也许有的时候“懒”一点,心里涌出来的暗流也就慢慢平静了。

  讲到这里突然想到最近看到的故事,说的是一个有暴露癖的男人,非常爱在人多的地方脱裤子,直到有一天,他一时忍不住跑到女儿的学校门口“作案”,一下子被女儿的同学认出,之后他痛苦万分,找到心理医生接受咨询治疗,医生只给他出了两招:一是把家里所有容易脱的裤子都扔掉,二是只买有五颗以上扣子的裤子。医生讲:性冲动和性兴奋就是那么一会儿,多想想生活的责任。

  愿“王全安”们,都能明白这点。

 

  大公娱乐特约评论员  大太阳

【大公娱乐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