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明星 > 内地明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邓超自曝初中绰号“混世魔王” 拿菜刀追砍保安

愤青、海龟、土鳖,似乎是当下社会男士的三种典型。正在热映的陈可辛新片《中国合伙人》中,三种男人经历了中国30年的社会剧变和成长阵痛,看得人唏嘘不已。

邓超自曝初中绰号“混世魔王” 拿菜刀追砍保安

邓超在《画壁》中的女装造型

  愤青、海龟、土鳖,似乎是当下社会男士的三种典型。正在热映的陈可辛新片《中国合伙人》中,三种男人经历了中国30年的社会剧变和成长阵痛,看得人唏嘘不已。邓超扮演的有着强烈骄傲感和自尊的海归派孟晓骏,梦想去美国,美国梦圆了又碎,回到中国创业却和这片土地及兄弟显得格格不入,是片中不讨喜又最真实的角色。邓超说:“孟晓骏的狠劲、对事业的狂热,和我最像。”

  现实中,邓超小时候是拿菜刀追砍保安的“混世魔王”、人艺梦碎后他当了演员,再“曲线救国”投资话剧,孟晓骏经历的狂烈青春他似乎都经历过了,不用再急赤白脸地证明什么。但陈可辛说,邓超是他见过的除金城武之外最较真、麻烦的演员,或许,骨子里不变的认真是邓超不变的标签。

  现在式 我现在过得很满足

  在《中国合伙人》的孟晓骏之前,邓超在《我是歌手》里的风头甚至盖过了他以前饰演的角色,“造型师本来建议里面搭白T恤,可是当天我们手边没有,索性就真空上阵了。”唱到高潮,三个人一起趴在地上做俯卧撑,邓超显得特别兴奋。胡海泉后来说,如果邓超当时把他踹下舞台都不奇怪。在彩排现场邓超就跟他们说:“舞台上哪怕把我往死里整……只要对你们好,我做什么都可以。”

  邓超和胡海泉是认识10年的好朋友,经常一起唱卡拉OK,“每次聚会,他们都会鼓励我:你真的应该去当歌手!”但其实邓超从小就五音不全,“变声期时唱歌超级难听:调不准、音唱得不高,到姐姐单位舞台音响边上唱歌,被人家骂:求你别唱了,太难听了!”为了证明自己,邓超狠下心练歌,那时候没有MP3,就带着CD天天听,听到没电为止,上厕所也拿着歌词背。“没人教,自己喜欢谁就听谁,听张学友,看他怎么唱怎么理解这歌词,慢慢地,我发现,我也能把五音唱全了。再后来,人家都以为我唱的是原唱。”

  歌艺大有长进后,邓超不但在舞厅领舞,也时常在舞厅驻唱,唱张学友、张国荣的歌,打一束追光,台下的人随着节奏跳舞。邓超说:“回想一下,如果后来没有考上中戏,估计就和学声乐的朋友去创立组合了。早年我还差点在张学友《雪狼湖》内地演出时唱一个反派角色。”《我是歌手》一战成名后,有不少歌唱节目邀约,但邓超暂时没有进军乐坛的想法,“之前的一些影视作品,也有演唱过片尾曲之类。有几家卫视和央视都找我继续上台唱,还有找我当什么‘灵魂导师’的,我都拒绝了。很多朋友早就劝我出专辑,但我觉得,既然做不了原创歌手,为啥还要做歌手?现在主要是还在拍戏。”

  有关家事,邓超始终不愿意多谈,近年做了父亲,他开始有了变化,“你活生生地看见你的孩子出生,很多东西原来有所谓,现在越来越无所谓了,以前看到负面报道,我会让那个记者不舒服。那时候我就是不想聊家庭,甭给我说这个,但实际上也不是人家想问。我其实是放松到放肆的一个人,是我朋友就会知道我喜欢胡言乱语,我现在开始不太那么自我,不那么放纵自己的个性和想法,开始学会配合,包括聊天,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怎么聊,现在都会了。”

  《中国合伙人》关于“有钱就拥有成功”的价值观近日引起巨大争议,邓超的人生观里成功应该是怎样的?他说:“我觉得答案就在你的问题里。每个人的人生观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对成功的理解,我个人觉得自己满足就是成功。有的人觉得能在自己家院子里种点菜就是成功;有的人觉得有多少多少钱是成功;有的人觉得家庭幸福美满是成功;有的人觉得善待社会就是成功,重要的就是看你是否有让自己满意。小时候我觉得,我做完暑假作业就是成功,现在可能觉得能回家看看父母就是成功,但是这个话题在现代很适合拿出来探讨,因为现在大多数都是以金钱作为成功的指标的,事实上成功真的远远不只这些。我觉得现在过得就很满足,我一直都是特别知足常乐的人,干着自己喜欢的事业,家庭美满,父母健康,我觉得特别成功。”

  过去式 曾经拿菜刀追砍保安

  和孟晓骏一样,邓超的青春躁动而疯狂,他说:“我觉得我的青春像火一样,荷尔蒙冲动带来的。初中时候我绰号是‘混世魔王’。遇到事情也自己扛,跑过龙套、去过舞厅领舞、13岁打耳洞、染五颜六色的头发、帮兄弟出气经常参与校园群殴、让父母很头疼,住过漏风的房子,生炉子差点儿把自己呛死。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在学校的时候,看不惯保卫科科长欺负女同学,拿着菜刀满校园追砍,老师在旁边喊:‘邓超疯了!’”

  邓超后来被扭送进了派出所,他说:“我永远在打架,一直打抱不平,但我内心其实挺善良的。那个时候对生命没有敬畏感。我会想我打过那么多次群架,万一有事怎么办,父母怎么办?你真的无法衡量青春的冲动,给别人、给社会、给一个陌生家庭带来什么。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怕,任何一次打架都可能会丧失生命。不过,话又说回来,种种经历,对我来说,都是取之不尽的养料。每个人都会遇到挫折,每个人都在跟自己较劲,关键在于是否认真审视过自己。青春是用来闯,也是用来摔跤的。我的青春还早呢,还不到总结的时候,希望八、九十岁时,我还是很有活力的小老头。”

  这种年少的野性一直延续到大学,邓超曾去北京电影学院考试,考官正是黄磊。当时他还嘲笑前面的考生表演雷人,没想到轮到他时,却遭到黄磊质问:“你为什么要嚼口香糖啊?”考中央戏剧学院时,邓超也因为被老师指指点点“得瑟”起来,结果被老师叫过去损了一通,“你的嘴果然是歪的。”中戏毕业后,邓超曾一心想要考取北京人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最终却被拒之门外,成为一名北漂。邓超回忆道:“大学时代我特别狂,毕业之前去人艺排话剧,信心满满认为人艺肯定收我,我也没去找其他单位,在演出快结束的时候,人艺说你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但你不适合人艺……那个时候对我打击很大,就是那种当头一棒打蒙了,从天上掉到地上,我学了这么多年白学了,那个时候大学毕业,归属对大学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当时非常难过,出人艺右拐在小店买瓶二锅头喝。坐上出租车后,司机见我满身酒气神色不对,连劝别想不开,回到出租房,我一个人坐在马路沿子上抹眼泪,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站在天安门广场上。那时特别想不明白,特别沮丧,每天心里就只有一个声音,这是为什么呀?”

  在那段北漂生活中,邓超在地安门附近租过300元一个月的房屋,条件十分艰苦,“推开门就是床。冬天屋子漏风,所有液体都结冰,你只有把头放在被子里,才感觉脑袋不会冷。”邓超说冬天的时候,屋里点炉子常被煤气呛,为了御寒,他曾去废品收购站讨来海绵垫子,剪成条一根根往墙壁缝里塞,“现在回头看,人需要在绝境中触底反弹,这是成长的一种状态。当人能面对自己失败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的强者。就像北京的堵车一样,你是拍着方向盘骂街,还是放首好听的歌轻松一会儿,不同的表达方式带来不同的心情,要学会自己化解。”

  将来式 继续演话剧,准备做导演

  人艺的失败经历并没有打击邓超对话剧的热情,即使在电视电影连轴转时,也没放弃过参演话剧。在美国拍完《中国合伙人》,只有邓超在纽约多留了两天,去百老汇采访和学习舞台剧经验。他回来跟佟大为说,这次的收获特别大,遇到一个老太太艰难经营剧社,但是剧社里所有的人都非常享受且积极工作。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剧场,在里面排演或经典或后现代的戏剧作品,从进入中戏开始就是邓超的一个不太敢想的梦的雏形。与老太太的交谈,还有拍摄《中国合伙人》这样创业题材的作品,让邓超对规划自己的人生和梦想有了更深的理解。

  去年,邓超找到俞白眉合伙投资话剧场——“超剧场”,这座小剧院位于北京的东四胡同,本来要拆了做酒店,最终让给了邓超和合伙人做剧院。可以容纳500人的正规小剧场,设施完善,近期就将使用并持续推出驻场演出,邓超说:“现在大多数人都在为钱奋斗,很少兼顾到自己的兴趣、理想。可能有的人就是爱钱,这也没错,但我对钱没概念,也不是爱当老板,就是喜欢这个剧院。有时候偷偷跑到(剧院)最后一排,搬个小板凳坐着,太美了。”

  邓超甚至已经做好了赔钱的打算:“在没有演出的时候把小剧场无偿地提供给大学生或者民间剧团用,剧院那么多人需要生活,我都尽量给演员包括工作人员比外面略高一些的回馈,希望他们衣食无忧潜心来做这个事情。我们已经把最坏的数字都算得很明确了,每年赔多少,五年内赔多少,都有具体数字。我们着眼点也不光是一家话剧院,是要搭一个长期戏剧平台。”

  同时,邓超也在筹备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我大学时的梦想是做剧院,现在做成了,我希望观众从我的剧院走出去时,能够有吃得饱饱的满足感,未来会继续做下去。当导演也是我有话想表达,《中国合伙人》拍摄过程中我一直在向导演偷师学艺,之前跟陈嘉上、徐克、曹保平等导演都取过经。但是大家一直给我泼冷水,说我的阅历还达不到做导演的程度。但这两年我觉得自己尝试过了不同的角色体验,也当了父亲,感觉可以到了这个阶段,拍一部真正意义上自己的作品。这是一部喜剧,会有向青春致敬的成分。”

  而在片场,邓超也是最爱给导演出主意的人。《中》片中有个邓超举着合同对黄晓明咆哮竖中指,黄晓明默默地把他的中指掰弯,这时佟大为进门,他们迅速假装整理衣衫的桥段,而这个桥段就是邓超的创意。还有一场戏邓超站在池边上和黄晓明谈股份计划书,谈完看看表说:“好,我工作时间结束了,现在是下午茶时间!”然后他西装都不脱就跳进了游泳池。这又是一个临场发挥,当时道具师还一度拉着邓超怕把西服毁了,导演陈可辛却在监视器后面笑,大叫“让他去!”片场里,邓超总是因为追求完美,导致陈可辛也觉得他“贪心”——对每一个镜头、对白,导演OK了,他还要演5次才满意。他说:“我总是玩不够,导演说‘挺好’,我希望做到‘完美’,导演说‘完美’,我还想尝试另一种‘完美’,当然,也很有收获。”

  记者手记

  心态越来越淡定

  圈内都说邓超难采访,遇到不开心的问题就甩脸子了。之前采访他的时候,虽然不至于黑脸但总有点不在状态,而近年来可以看到邓超越来越随和,还会适时赞美记者“这个问题问得好”。他说:“人年轻的时候享受你的青涩时期,那种对知识、对各种东西的傲气,那种不知冷不知热的好时期。当慢慢成熟,很多东西进入你的价值观,开始控制你的时候,就像在坐翘翘板一样,要去想怎么去加重和减重。”能说出这番话,可以看出邓超在随心随性、较真完美间找到了平衡。

  • 责任编辑:小七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