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明星 > 内地明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章子怡:相比在戛纳影展做评委 当导师太容易了

今年出现在戛纳电影节的中国女明星里,章子怡估计是最累的一个,因为她要担任“一种关注”单元的评委,花在看片和开会的时间,绝对比挑哪身礼服走红毯要多得多。

章子怡:相比在戛纳影展做评委 当导师太容易了

章子怡

    今年出现在戛纳电影节的中国明星里,章子怡估计是最累的一个,因为她要担任“一种关注”单元的评委,花在看片和开会的时间,绝对比挑哪身礼服走红毯要多得多。

    这是她第三次在戛纳担任评委,出于保密规则,日前章子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没有分享自己的看片感受。此外,身为《中国最强音》导师的她还称:“我今天看了四小时的电影,然后突然间想到了我做电视时的那个状态,觉得做导师真是太容易了!”

    [当评委] 已经看了十三部电影

    记者:相比主竞赛单元,“一种关注”的工作方法有什么变化吗?

    章子怡:工作的程序都是一样的,你要每天看两到三部电影,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要开三到四次的讨论会,从开始到今天,我们差不多已经看了13部电影,已经接近尾声了,所以基本上是什么方向大家已经很清晰了。

    记者:因为这个单元的关注度不如主竞赛高,你们的压力是不是也没有那么大,评选会自由很多?

    章子怡:压力当然没那么大。这个单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主办方的选片标准很特别,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感慨,如果不是在戛纳的这个特别氛围里,很多电影我一辈子也看不到。它们的风格是如此迥异。

    记者:刘韵文的片子《过界》入围了“一种关注”……

    章子怡:对自己国家的电影,当然会有一种特殊的心情在里面。

    记者:2006年你第一次当评委(主竞赛单元),主席是王家卫,你是不是不会发表太多意见?

    章子怡:第一次我运气好,因为有王家卫导演。差不多两个多星期我们一起在戛纳工作,有他在,我就觉得踏实很多,因为他是我的导演,也是我的朋友,所以第一次,是在他的保护下开始的。这次我已经是第三次做评委,我觉得在这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了。

    记者:做电影节的评委,会不会比做音乐节目的导师更自如一些?

    章子怡:电影是我的专业领域,我也很享受看电影的过程,坦白讲,我今天看了四小时的电影,然后突然间想到了我做电视的那个状态——做导师真是太容易了!相对而言,我觉得那是一种特别直觉的东西,感性的,而在这里,一部电影长则四小时,最短也要一个半小时,每天都要这么看着电影度过,而且哪怕一个瞬间都不能错过,那个状态是很累的。

    [走红毯] 当评委服装自然低调

    记者:这回还有一些红毯的活动?

    章子怡:当年跟王家卫导演一起在主竞赛单元,组委会要求我们必须走四次红毯,因为也需要评委们去支持电影。这一次也是,我其实已经把工作量减到越少越好了,主竞赛单元的开幕和闭幕我们必须去,然后是“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和闭幕,中间我再选一个电影活动去一下就好了。

    记者:说说今年的女星红毯造型吧,大家觉得很多人的造型大胆、夸张,可你却是越来越低调了。

    章子怡:这个话题其实挺有意思。如果是作为参赛电影的演员,走红毯时,女主角把整个红毯穿在身上都行,不需要去质疑人家的魅力。而我今年是以评审的身份出席——也不是说什么身份啦,反正这个时候,我就喜欢穿成这个样子,遵循自己的心情、感受。我选的就是这一类衣服,没有特别说要怎么样。

  • 责任编辑:王婧婧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