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明星 > 港台明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哥哥澄清邓丽君不孝传闻:父亲去世时她泪流干

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如今,邓丽君还在世的话,都60岁了。

哥哥澄清邓丽君不孝传闻:父亲去世时她泪流干

邓丽君(资料图)

  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如今,邓丽君还在世的话,都60岁了。该书作者姜捷,受邓丽君文教基金会委托,踏遍八地,耗时十几年,访问超过二百位邓丽君生命中的至亲好友、同事、歌迷,甚至包括极少曝光的邓丽君的母亲,因而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终于一点一滴,完整谱写出邓丽君传奇的一生,为她璀璨的一生留下深刻注记。台上的辉煌、台下的生命足迹、鲜少曝光的私生活、不为人知的童年回忆……都在这本《绝响——永远的邓丽君》中。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

  其实从妹妹过世的时候我就很想把外界对她的误解、对她的感情、死因的传闻做一下厘清与说明。邓丽君的个性一贯是不喜欢做说明的,受了委屈或者外界有误解,她不太愿意去跟别人说。而她去世后的今天,坊间一直有很多版本的邓丽君的全传、画册等,那些内容的写作都没有采访过我们家人,因此充满了猜测。我想让真实的东西留下来,让大家对邓小姐有一个真实的认识。

  这个追求真实的过程用了10年。我要求作者带着采访计划,只要是邓小姐工作过、住过的地方,都要去。我列了名单,作者去采访,结果是采访范围超过了我给的名单,通过当地人不断认识曾经接触过邓小姐的人,名单越来越长。所以这本书的真实性,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我最想说的是,这本书不是为了八卦,而是为了呈现真实的一个人的故事。

  传闻一:父母逼邓丽君辍学唱歌养家

  当时邓丽君在学校成绩也不算太理想,唱歌的路子却已经成了一个成功的雏形。而晚上唱歌白天上课也令这个十几岁的孩子筋疲力尽,邓丽君自己思考很久,终于下了痛苦的决定——“休学唱歌”。即使心中有着许多遗憾,她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会错。我们父亲曾强烈反对过,最后终于拗不过女儿再三保证一定洁身自爱、绝不沾染坏习性,才肯让她出来唱歌。爸爸对孩子的家教严格是有原则的,也丝毫不因邓丽君的成功成名而稍有懈怠。他从来没有逼迫邓丽君唱歌赚钱给他花用,甚至还有反对女儿抛头露面的军人保守思想。

  后来媒体上有诸多指责,认为她在初中就为生活被迫休学,要负担全家人的生计,是斯巴达教育下压迫的牺牲者,邓爸爸、邓妈妈只要钱,不顾孩子前途的说法,都是没有经过了解的猜测。

  传闻二:邓丽君不孝,父亲去世不奔丧

  我们父亲去世的时候,邓丽君正因为急性肾脏炎住院治疗。她人还在急救时,听到台湾转来的电话,知道父亲邓枢过世的消息,她挣扎着要起来办出院,还吩咐明姊立刻去订机票,准备飞回台湾奔丧。当时医师极力阻止,认为她目前的抵抗力太弱,白血球太高,根本不能搭乘长途飞机。

  为了这件事,台湾的舆论界议论纷纷,认为“父死不奔丧”是极端不孝的行为,日本有一位作家更擅自揣测地出书指出,她是痛恨父亲长期逼迫她唱歌赚钱养家而做沉默的抗议。其实,真正在她床边守了她五天五夜的明姊才知道实情,她的泪已流干,昏迷中还叫着爸妈,心中的煎熬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传闻三:日本入境护照风波

  一九七九年,邓丽君在台湾使用印度尼西亚护照的负面新闻不胫而走。台湾传媒在没有求证的情况下,不但多方谴责她的行为,更报道她被日本永远驱逐,不得入境,更给她冠上了泛政治化的背叛罪名。

  而事实是,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三日下午四时十分,邓丽君从香港只身返台,当时她并非要入境,而是从台湾转机飞日本。但是当天下午飞日本的班次全部客满,只能明天再走,因为她所持有的护照当月已办过一次过境,按规定不能再办第二次,她就拿出一本D○○三一二四号的印度尼西亚护照,上面用的是印度尼西亚名字“邓古蒂丽”,海关官员明知她是邓丽君,怎能如此蒙混过关?当然还是拒绝她入境,她只好再飞回香港,第二天搭乘华航班机飞抵羽田机场,入了日本国境。

  由于办理日本出入境手续很麻烦,之前一位印度尼西亚颇有地位的友人送给她一本印度尼西亚护照,很多艺人也为了签证方便而使用两三本护照,邓丽君觉得没多大关系,就用这本护照取得了日本签证,图个方便,拿出来使用一下。

  之后,邓丽君在成田机场诚心诚意地道歉,亲笔写了一封《谢罪文》,向关心她的歌迷表示:“给各位带来麻烦和挂念很过意不去,我在美国结束演唱活动还会再回来的。”多年后,邓丽君还曾在一个发布会再次道歉说:“那时候,我年纪还小,还不成熟,的确有做错的地方,我已经反省改过,也要好好学习,不再给大家添麻烦,我要做个好歌手。请各位多多帮忙。”

  传闻四:邓丽君有政府及军方背景

  邓丽君在台湾的葬礼,当时多位政府官员参加。总统府资政郝柏村第一位上香致祭,总统战部主任黄伟嵩及台湾省长宋楚瑜等五名党政军及演艺界代表致祭辞。公祭仪式则由治丧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宋楚瑜担任主祭。大殓时,先由文工会主任简汉生等覆盖国民党党旗,再由许水德等覆旗官在灵柩上盖上中华民国国旗,由三军挑选的官兵弟兄抬棺,缓缓登上灵车。

  但其实,在台湾就是这样的,政府喜欢在热闹的地方出现。凤飞飞去世时候,也是类似的规模。

  • 责任编辑:小七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