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明星 > 港台明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黄家强手写亲笔信怀念黄家驹:只怪爱的太迟

5月23日,HKchannel官方微博公布一封黄家强写给哥哥黄家驹的信,信中分四个方面给天堂的哥哥黄家驹汇报。

黄家强写信怀念哥哥黄家驹

 黄家强写信怀念哥哥黄家驹

黄家驹(资料图)

黄家驹 

黄家强亲笔信

 黄家强亲笔信

HKChannel微博

  5月23日,HKchannel官方微博公布一封黄家强写给哥哥黄家驹的信,信中分四个方面给天堂的哥哥黄家驹汇报:一、曾经几次三番希望促成beyond重组,但最后无奈在95年宣布解散;二、跟beyond其他成员并没有不和,叶世荣结婚没请并没伤兄弟和气,跟Paul(黄贯中)也没有闹交(吵架);三、回忆与二哥黄家驹的感情,跟二哥感情最好 4、汇报现在感情状况,太太是日本人,不会说广东话,但很顾家,二人生活很幸福。最后总结“爱的太迟”,称:“人,就是犯贱!往往到了失去才懂得珍惜。读书时期,是Beyond最火红的年代,但读书时期的我,是一名呆呆的学生到真正听Beyond的歌,已经是踏入社会工作,可惜人走了、乐队解散了。没有妄想他们复合,往事也只能回味吧。后知后觉的我,只怪一切爱得太迟。”

  黄家强怀念与哥哥黄家驹的往事:

  对不起2哥,没有把Beyond守护好

  我尝试守护过。二千年,唱片市道转变,我们当时所属的滚石唱片公司撤出香港,那时Beyond刚约满,于是大家各自尝试寻找方向,Paul签了环球、世荣回大陆发展,剩下我自己一人,但为了阿哥(黄家驹),不紧要,他们去吧,我等他们回来。那时候,自己不时回到band房“二楼后座”作歌,但从来没有想过单人发展,因为始终觉得Beyond会回来。大家各自发展,我以为只要等一阵子,谁不知一等就两年,两年后他们都没有回来,后来环球问我有没有作歌,于是我便把那两年所作的歌拿出来。零三年Beyond成立二十周年,重组开《Beyond超越Beyond演唱会》,终于等到Beyond回来,可能大家已经分开了一段日子,大家有各自的方向、发展、工作,所以重聚后又分,音乐是很主观,大家要求不同,又或者大家很固执的时候就会有磨擦,如果影响到友情,我觉得不如保留友情吧。零五年《Beyond the Story Live》告别巡回演唱会后,我们三个人共识下,宣布过Beyond解散,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大家太锡Beyond,不觉得Beyond会解散,于是每年都问一次什么时候重组。今年是Beyond三十周年,我都希望可以搞到演唱会,我们有联络过,后来知道大家三个取向很不同,知道世荣不太想做,因为他希望做自己嘢。不过有时解散了,如果个心大家是可以回来做,都无妨,我这样想而已,但我不勉强,今年不能够,迟点吧,或者过几年后可以呢,我会再继续,看看有没有机会再继续。

  我们没事呀,没有不和,新闻你喜欢做便做,惯啦。世荣结婚,我当初都觉得:“为什么不请我?”之后知道原来香港很多朋友都没有被邀请,那一刻才知:“啊!原来他不是单单不请我。”我有问他(叶世荣)原因,首先他在北京搞婚礼,飞到那么远,有少少浪费大家时间,而且他又不是摆得铺张,有些好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好hurt,我说:“hurt什么!我还未hurt,你hurt什么?”他说之后回来食饭,不过他现在又忙另外一些工作,在心中啦,做朋友不是单单表面事情,其实不一定要食饭或是什么,如果有时间,有很多机会聚首,不一定要靠那餐饭,而且又要她老婆可以过来这边,没理由他自己一个请吧,所以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同Paul闹交?我是在微博写:“帮你又唔知,话你又唔好意思。”我是在帮他啊,我是那种“爱你变成恨你”,我只是觉得,搞到这么大件事(编按:去年阿Paul在微博闹完记者再闹爆劝交的家强。),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我想他冷静,但我冷静不到他嘛。我觉得有时候做朋友就是要这样,不是好朋友他怎会“得”我呢?他只是觉得我不帮他。我不是不帮他呀,但是你先冷静点,这不是闹交,闹交的话,我就不说帮他啦。按不按到他的怒火?或者他老婆吧,不过他喜欢这样就这样吧。对音乐,我很主动,但对朋友则比较被动,因为觉得不想打搅人,我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朋友,不要说远到去北京,我就连找香港朋友都很少,你不找我就不找吧,不过通常人家都会找我,哈哈。我是很自闭,但朋友们已经习惯,没有投诉,因为就算我不找他们,他们找我出街,我一定出。

  很怀念和你一起在音乐游走的时光,音乐把我们的兄弟情拉得更近,

  我有两个阿哥、两个家姐,我同这个二哥(家驹)最friend,因为我们相差两年,以前我们什么都会说,就算吃饭坐在一围枱,我都只是跟二哥倾偈,所以他走了后,最初回到家中吃饭都很不习惯。小时候的他很顽皮,我整天都跟着他玩,因为我很惊死,试过我们两个人去买喂食金鱼的虫,买完后没有立即回家,在外玩了一整天,很晚才回家,回到家后被阿妈打了一顿,然后阿妈更将整缸金鱼掉了。阿哥中三开始弹结他,如著了魔一样,他不再捣蛋,日日在弹,小时候我很讨厌这个东西,因为我觉得很烦很嘈。他毕业后找到工作,我还在读书,但有时在他上班的时间我都会见到他回家弹结他,他对结他真的疯狂。直到我中五,阿哥要夹band,要凑够人数,我才玩bass。玩bass是我自己喜欢,当时我们的band已经有两个结他佬,但没有bass,所以一转歌时,他们便要对调,一个弹结他,一个弹bass,但换换吓他们会吵了起来,“这个你弹bass,我想弹结他呀。”因为他们都想弹solo,我见他们经常在吵,不如我弹bass吧。夹band一大班人可以嘻嘻哈哈,除了音乐,多人特别多笑话,你一言我一语,气氛都比较欢乐。最难忘是由朝练到晚,为只歌编曲,茶饭不思,吃饭睡觉也在band房,那种日子其实不知道累,完全没有娱乐,而娱乐就是夹band,日日如是,虽然可能你会觉得那些日子好像很颓……但我觉得很开心,四人时期经常这样。三人时期已经少了,可能大家年纪大了,分配时间的比例会有所改变,可能又要分一些出来给自己的另一半、屋企,有时练完,“走先啦喂,唔得啦,唔可以再落去啦。”就这样停了,十八廿二就可以放多些青春在这里,年纪大了会出现这个情况。

  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他们的性格跟我们实在太相似了

  零六年结婚,今年是结婚第七年,没有七年之痒,没痒过,我们还很恩爱。老婆Makiko是日本人,以前在英国读书读了七、八年,之后回日本,但却不适应日本生活,她有香港人同学,于是跟了同学来香港玩,她觉得香港很像英国,很有亲切感,又可以以英语沟通,于是决定留港,找了份翻译的工作。我老婆现在好叻,她会知道哪间学校好?哪间贵?哪间公立、私立,就连买支蔴油都知道city super比吉之岛贵,但广东话却难倒她,加上香港很多人懂英语,所以最后放弃学习广东话,她唯一会说的广东话是自己屋企地址,因为有时要搭的士返屋企。下个月我开演唱会,父母问用不用煲汤给我,我不想麻烦他们,于是自己买了猪 、石斛、虫草、乌鸡煲汤,老婆见到只黑色鸡,好惊!哈哈,我逐个步骤教她,她全程用手机 拍下来,她之后会煲给我。其实她是个很好的老婆,很注重亲情、又尊重关心老爷奶奶,嫁给我后,每个星期日都会带埋囝囝返家吃饭,就算我不在香港,她都会自己带小朋友返去吃饭,让老人家可以多见孙儿。大仔黄庆阳零七年出世、细仔曜阳一一年出世,大仔比较似我,个人比较敏感、容易喊,似我细个的时候;细仔好硬净,当你大声点跟他说话,他会知道有点不对路,但又不喊,只会郁身郁势、整古做怪引你笑,扮晒嘢。我觉得上天帮我安排的事情都很好,零五年Beyond解散、零六年结婚、零七年生仔,那时候不是搏杀期,公司有工作便叫我去做,亦因为这样,那时我才有那么多时间可以陪伴屋企人、儿子,做了很多父亲的责任,否则的话,我便守护不了我的家庭。

  爱得太迟

  人,就是犯贱!往往到了失去才懂得珍惜。读书时期,是Beyond最火红的年代,但读书时期的我,是一名呆呆的学生到真正听Beyond的歌,已经是踏入社会工作,可惜人走了、乐队解散了。没有妄想他们复合,往事也只能回味吧。后知后觉的我,只怪一切爱得太迟。

  • 责任编辑:刘旭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