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明星 > 内地明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际职业模特大赛总冠军因“不听话”被取消头衔

湖南师范大学大二学生胡文敏,在第十二届国际职业模特大赛中国区总决赛中获得女子组总冠军。20岁的胡文敏摘得总冠军桂冠,赛后她和学校老师罗嵘、湖南队领队李云鹏等人一起连夜坐车赶回长沙。

20日,胡文敏手举冠军奖杯。图/新华社

20日,胡文敏手举冠军奖杯。图/新华社

  湖南师范大学大二学生胡文敏,在第十二届国际职业模特大赛中国区总决赛中获得女子组总冠军。当天她带着荣誉和奖杯连夜返回长沙,不料组委会在随后的答谢晚宴上,以“不配合活动安排”为由将她的总冠军头衔取消。

  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本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件事像极了一场“罗生门”。大赛导演李军透露赛前取消了胡文敏的老师的评委资格,暗指胡文敏不辞而别是受其老师的“指使”。湖南代表队则坚决否认与组委会发生争执,称对取消评委资格并无异议,大赛也没有与其沟通选手需要参加赛后活动的相关事宜。至于当事人胡文敏,她不愿意对这场“遭遇”有过多评价,反而显得非常淡然,“我听从上级的安排”。

  5月20日晚,第十二届国际职业模特大赛中国区总决赛在湖南张家界落幕。20岁的胡文敏摘得总冠军桂冠,赛后她和学校老师罗嵘、湖南队领队李云鹏等人一起连夜坐车赶回长沙。但第二天,她获知,自己刚刚获得的冠军头衔被取消了。

  原来,在比赛结束当晚举行的答谢晚宴上,赛事总监马文钰宣布:“17号选手(胡文敏)在比赛结束后私自离开,不参加赛后活动,有违比赛协议,组委会经研究决定,取消其总冠军。”冠军名次由亚军、季军依次顶上,组委会将从十佳选手中再选一位季军。

  因为选手“不听话”,原本获得的冠军头衔突然被组委会取消,这样的现象在一场选秀中似乎很难见到。也因为如此,湖南师大学生胡文敏的这场遭遇,在业内和社会上引发不小争议,不少网友直指有“潜规则”,更有人炮轰这是不规范的“山寨比赛”。

  赛前临时调整三位湖南评委

  本届模特大赛导演李军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这次比赛的评委总共有9人,其中邀请了湖南师范大学的老师罗嵘、湖南代表队领队李云鹏以及一位与罗嵘相熟的朋友。但组委会疏忽了选手胡文敏等人是罗嵘的学生,而按公平的惯例是应该回避的。因此在比赛开始前,组委会临时取消了这三位评委的评审资格。有说法称,当时双方发生过争吵。

  对于导演李军所说的“老师身份的评委应该避嫌”,湖南代表队领队李云鹏承认:包括自己、罗嵘在内的三位湖南评委确实被邀请担当评委,赛前几分钟被通知取消资格后,他们欣然接受,并没有发生所谓的“争吵”。

  赛后你说“违约”,我说“不知情”

  李军不否认胡文敏的表现和水平,但选手参赛前就与大赛签订了协议,要求参加晚宴和公益活动,“胡文敏的行为属于单方面毁约,我个人觉得她不参加晚宴问题不大,但是冠军不参加事先约定好的公益活动不应该。在所有评委、组委会一致同意下,决定取消她的冠军资格”。李云鹏也承认选手在赛前签订了“参赛文书”。另据了解,湖南代表队一位选手还取得了这次大赛男子组的季军,因为他也缺席后续活动,成绩同样被取消,而这位男选手也是罗嵘的学生。这些都让李云鹏非常气愤,“这种做法很不公平!比赛结果是有公证员公证的”。他第一时间致电赛事总监马文钰讨说法,但一直没有接通对方的电话,短信也不回。

  李云鹏透露,比赛现场没有人与其沟通赛后安排,因此晚宴、公益活动等一概不知情,“酒店都是我们自己订的”。罗嵘也认为,胡文敏担心学业,正好当时湖南代表队有车回长沙,学生连夜返校并无不妥。不过李云鹏承认,在20日晚返回长沙的途中,曾接到大赛组委会秘书长打来的电话,对方“威胁”称不参加晚宴就取消成绩,“但是当时已经在回程路上了,也没有想到他们(组委会)对比赛结果可以如此儿戏,就没有让司机掉头返回”。

  圈内人·沟通为先

  组委会无明显过错,但应留出合议空间

  一位常年从事模特经纪工作的圈内人士介绍,“国际职业模特大赛”隶属于美国认证协会(ACI)国际职业模特认证管理中心,具有一定的世界影响力,并不是“山寨比赛”。记者将几方说法向其陈述之后,他认为组委会并没有明显过错,“比赛要讲究公平公正,与选手有密切关系的人应该避嫌,不能出任评委。选手也的确有义务配合大赛组委会安排的正当活动,如果不愿意接受,参赛之前就应该提出来”。

  不过他也坦言,模特大赛取消名次的现象时有发生,但如此“迅速”拿下冠军,还是头一次听说,“20岁左右的女孩子可能没太多参赛经验,组委会应该多与她沟通协调,肯定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此事。比赛刚结束就宣布取消成绩,没有留出充足的合议空间,结果既不公平又很草率,还会影响这名选手的前途”。

  当事人·无所谓

  不谈细节,“我看得很淡”

  20岁的胡文敏在湖南师范大学读大二,她和同学一起报名参赛。一周多的比赛结束后,她获得了“有底蕴、比较成熟”的好评价,并如愿夺冠。

  得知因为没有参加相关活动,冠军被取消,胡文敏并没有表现出不满。无论记者怎么问询,她也不愿意多谈细节,只是称“能获奖当然高兴,我听从上级的安排,这种结果也无所谓,我看得很淡”。胡文敏透露这个大赛并没有实质性的奖励,她只拿到了一个奖杯,但到21日晚为止,组委会并没有向其追回奖杯。

  [律师说法]

  大赛的合同如果规定清楚,不参加某些活动就会剥夺冠军,那么这种做法并无不妥,当然前提是这些活动必须是合法的。——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玲

  给个“听话”的理由先

  乍闻“因为不听话就丢了冠军”这事儿,虽然不少人为此大鸣不平,仍然想对“炮灰”冠军说声祝贺:恭喜你,不用走得不明不白了。

  其实“炮灰”这种生物,在所谓的“中国式选秀”里甚是常见。泛滥的比赛、没有量化的标准、不透明的机制和不规范的程序,滋生了各种权力与利益的寻租空间,让许多比赛沦为了“规则”游戏。“以约换奖”“以名换奖”已经成为圈内各类“比赛”运作的常见手段,比如选美比赛里出来的各路冠军形似凤姐;所谓音乐比赛里的“最佳”,更是令一帮唱将闻之落泪。这些“冠军”已经一步步弱化了公众对此类选美赛事的信任度,因此这种普通级别的比赛里的诸多“意外”,原本完全不够格成为大众的谈资,谁要是哭诉自己参加模特比赛被“黑”,还会招来网友嗤之以鼻:多大点事啊!

  这样一个天天都在上演的“中国梦想秀”能够引发讨论,盖因一个没有量化“行规”的江湖里,你无法阻止人们对于“内幕”的无限猜想。我们不仅不知道:颁出去的奖到底能不能要回来;我们同样不知道:“不参与活动”的这类合约冲突,能否成为取消一次专业评审结果的理由。

  从目前双方的解释来看,“不配合”的原因或是多方面的,但结果无非是比赛方与参赛方的矛盾升级。组委会的解释表明,“先签约再拿奖”已成惯例,冠军的首要条件不仅只是审美,还包括了“听话”。如果一个事关公众审美的比赛变成可以随意更改的“奖惩利器”,那么类似这样的案例累积,是否最终会把“规则”从“量变”到“质变”为一种“潜规则”?

  换言之,我们需要一个关于“让我听话”的合理、合法的理由。如果没有这个理由,也许以后各类“黑幕”都会逐渐变得合理化,只能在暗处运作的潜规则也会泛滥、繁殖,最终一统比赛界,沦为现实“真理”。

  最后,预祝下一次“中国最配合”国际模特比赛取得成功。

  • 责任编辑:杨晓东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