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料影后”颜丙燕:我不想当职业明星(图)

2013-05-13 10:06:21  来源:广州日报

颜丙燕(图片来源:资料图)

颜丙燕(图片来源:资料图)

  在娱乐圈的众多“花旦”中,颜丙燕绝对算不上是最耀眼的那个,但她总是与奖项有缘。20多岁刚出道的她曾凭借电视剧《红十字方队》获得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角,眼看着一颗新星冉冉升起,颜丙燕却突然沉寂了。直到2006年,一部低成本的文艺片《爱情的牙齿》让她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而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月,她又凭借《万箭穿心》获得了北京国际电影节和百合奖双料影后。众奖加身,颜丙燕却远不如其他女星那么绚烂,接受记者专访时,她直言自己可能永远是娱乐圈的边缘人物,“我不想当职业明星,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文艺影后 拍文艺片挣钱少,靠电视剧养活自己

  广州日报:很多人得奖后都是各种曝光,但你得到这么多奖项的认可,却很少参加商业活动?

  颜丙燕:对,我没有“利用”这些机会,拿奖就拿奖了,仅此而已,没有发挥它们的光和热(笑)。他们也找我跳水来着,我说我真去不了,拍着戏呢。经纪人说,来吧,特火,我说火不火跟我没关系,我恐高,还不会游泳,这事儿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广州日报:今后的路怎么计划,会不会拍商业片赚钱?

  颜丙燕:不会的,我还会坚持自己的想法,电影我可以拍一些文艺片,挣钱少没关系,可以靠电视剧养活自己啊。

  广州日报:会觉得有些失落吗?虽然已经得了这么多荣誉,知名度却不如“一夜成名”的演员?

  颜丙燕:不会,所谓的一夜成名,背后人家可能都付出了很多代价,我们并不知道。比如你看徐峥,很多人说他《泰囧》一夜爆红的,但我们朋友看到的是他好多年的坚持。而且一夜成名之后又能怎么样呢,我怕自己掌握不好自己的心态,还能像以前那样演戏吗,我不知道。

  广州日报:你觉得演员和明星之间有冲突?

  颜丙燕:这是两个职业,如果说有不冲突的,那就是周迅,她是好演员,也是明星。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外地的很多剧团都有非常优秀的演员,只不过他们都被埋没了。我的理想只是做一个演员,踏踏实实演几个戏,能得到今天的成绩,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

  广州日报:你这种性格在娱乐圈真的挺另类的。

  颜丙燕:可能每个人的心理状态不一样吧。就像有人问我愿不愿意炒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我们也很少参与到所谓红毯的争斗中,从来不会特别去准备什么晚礼服,包括我的团队对这个都不是特在意。

  广州日报:很多网友称赞你是“中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你怎么看?

  颜丙燕:不敢不敢,只能说我在努力向她靠拢。对我来说,如果运气好就水涨船高,运气不好就好好演戏,我的目标是演到80岁。很多人都以为我得奖后片酬也涨了,其实也没有,我怕因此错过有诚意的剧本和制作人。

  叛逆女儿照顾妈妈让我从女孩子过渡到女人

  广州日报:你拿奖的影片多是文艺片,是对商业片比较排斥吗?

  颜丙燕:也不是,一个人往哪使劲,哪个方面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来找你,我喜欢文艺片,掏心掏肺地演戏自己很过瘾。越认真越喜欢就成了一个循环,会有更多的文艺片导演找我。商业片的导演来找我可能有很多顾虑吧,毕竟要对投资人负责,我的知名度没那么高。当然,机会会慢慢多起来,可能越来越多的人会认可你。

  广州日报:最初对你印象很深刻的是《红十字方队》,那之后你就突然销声匿迹了?

  颜丙燕:嗯,因为那部剧之后我妈妈就病了,那时候我还是青春偶像呢,后来再出来就演苦情了。其实,我妈妈生病这些年,是让我从女孩子过渡到女人的过程,无论是年龄还是心理状态。如果当年一直演下去,说不定就一直演偶像剧了。

  广州日报:是照顾妈妈的过程让你迅速成熟了吗?

  颜丙燕:我跟我妈之前是很典型的母亲与女儿的对立,非常严重。因为我不是在我妈妈身边长大的,我奶奶带我到6岁,然后从山东回到北京上学,天天打架,我妈就总是揍我,然后就到了青春期,早恋,抽烟,总把我妈气个半死。从我妈妈生病到我们两个关系的缓解,再到她去世,我的确成熟了不少。

  广州日报:照顾妈妈的过程对你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颜丙燕:这七八年看似不长,但其实是一辈子。因为我重新认识了我妈妈,以前我对她的印象只停留在小时候,我妈妈生病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要失去她了,从慢慢的了解,到越来越亲近,但等我们最亲密无间的时候,可以跟她说任何话题都不尴尬的时候,我永远失去了她。这个过程,真的让我一下子成长起来了。如果那些年我妈妈没生病,我一直在拍戏的话,也许我的名声会比现在大,也许成为大众意义上的明星,但一定不如我现在这么踏实,我未必能像今天心智这么明亮,可以看清楚自己。很多人问我,你连老公都没有,怎么演妈妈那么好,我想应该是通过对自己母亲的感受吧。

  舞蹈演员 默默无闻的经历褪去了浮躁心态

  广州日报:你从来没想过自己要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吗?

  颜丙燕:我觉得自己生命的这个过程,好像把该有那个心态的时候给盖住了。我在歌舞团做舞蹈演员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会跳一辈子舞,舞蹈演员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的。1994年开始拍戏,那时候我依然认为自己是个舞蹈演员,直到1998年《红十字方队》拿了奖,又赶上舞蹈团改制,我只能选择演戏,但刚刚走上拍戏的路,我妈妈就生病了,那几年我拍的戏寥寥可数,可能是我的这些经历,让我变得有些“另类”吧。我可能永远是娱乐圈的边缘人物,不想当“职业明星”,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广州日报:那你有遇到过不公平的事情吗?

  颜丙燕:也有,但很少。像我第一次能有机会拍电影,就是因为在团里遇到了这种事。那时候团里要去德国演出,说做了我的服装,带了我两个节目去,1994年那时候,出国都是一种荣誉,每个人都定做了旗袍。等我一切准备都做好了,临宣布的时候,我这两个节目变成别人的了。那段时间在国内闲着没事,这时候有个电影《追捕野狼帮》的女一号临时来不了了,找到了我。

  广州日报:娱乐圈的嫉妒心普遍存在,你能适应吗?

  颜丙燕: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比如我们俩同时出道,你比我发展得更好。就看怎么去调整,调整好了你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如果非得较劲,拿一枪给你打下来,那就是嫉妒。每个人活着,都是一个调整的过程。(有遇到别人妒忌你的时候吗?)我这么平和,他们用得着妒忌我吗,哈哈。

  广州日报:从舞蹈跨行到演戏,这个过程对你来说难吗?

  颜丙燕:一开始我还挺犹豫的,因为没演过,隔行如隔山,怕自己演不好。后来无意中知道他们在深圳拍,正好我爸那时候在深圳工作,我想那就去看看我爸吧。当时还担心,如果试镜没通过人家不给我报回来的火车票,结果人家说来回飞机票都管,就这么我就去了(笑)。那时候不到22岁,后来就接着拍了几部片子,包括《甘十九妹》,就这么走上了演员这条路。

  广州日报:你之前拍的电视剧都是苦情路线,是不是现在找你的电视剧还是苦情的比较多?会尝试演喜剧吗?

  颜丙燕:其实是各种类型都有,但可能选来选去,比较成熟的剧本都赶上这种角色了。我演这类角色可能也会让导演觉得放心,我自己也喜欢这种有命运感的东西。

  我也演过喜剧啊。其实喜剧比苦情更难演,真的,把别人逗乐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责任编辑: 瑞秋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