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回应耍大牌索要高额出场费:音乐是有尊严的

2013-04-22 11:07:49  来源:钱江晚报

汪峰演唱会海报

  汪峰穿着他那身著名的黑色皮衣裤,拿着一堆台标不苟言笑。旁边有人小声议论“他今天没梳飞机头”,汪峰明明是听见了,却没转一下脑袋。

  控制欲,是他自始至终流露的气场,在行为上体现为“听我的”。

  昨天下午,汪峰为4月30日的黄龙演唱会亮相杭州。

  “这肯定是中国大陆最好的演唱会。”这句话,汪峰用不同的语序至少表达了三次。这位公认的摇滚明星似乎从未为这个演唱会担心过——“亮点?从我站在台上唱出第一个音开始,都是亮点。”

  对于批评,他早已刀枪不入。成为主流,则一直是汪峰的理想,现在几近实现。

  当摇滚撞上商业

  “能代言,我难道还要哭?”

  采访开始前,工作人员跟汪峰开玩笑:“网上有人讽刺你是‘励志帝’呢。”他“哦”了一声,脸上浮现出明显的轻蔑,说:“说这种话的人,只有两种情况。一,他完全不了解我;二,纯粹是发酸,心态问题。”

  关于艺术和商业的分寸讨论,汪峰已从多年前的小心翼翼,变成如今的一言蔽之。他说:“我的作品就是一切态度。如果说以前还有什么争议,现在应该都是可见的事实了吧?”

  去年,雪佛兰科帕奇找到汪峰,签下一纸代言合约。在对金钱欲拒还迎的摇滚圈,这无疑是爆炸性的事件。网络上,类似“贪财”、“伪摇滚”的帽子纷纷扣到了汪峰头上。但面对记者,汪峰直接蹦出一句:“能代言,我难道还要哭?”

  汪峰说,自己从不避讳谈钱。对于艺术和钱的关系,他甚至有种“使命感”。

  “如果有一天,我的演唱会、出场费都是全中国最贵的,我一点都不会觉得惭愧。因为对于有良心、努力在做音乐的人来说,这是最合逻辑的奖赏。”

  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十年前,汪峰第一次站上《同一首歌》的舞台,被摇滚界批评为“无耻的叛徒”。甚至,有歌迷直接寄信到他家,上面画了只猴子,旁书“扛着摇滚大旗的骗子”。

  “我从未觉得《同一首歌》的舞台庸俗。当时就说过,我在舞台上站100次,那舞台就会因我而改变。”汪峰往沙发背上靠了靠,反问,“现在,我有没有像某些人预言的那样变成小丑?”

  事实替汪峰回击了所有人。2004年,汪峰签约华纳唱片的第三张专辑《笑着哭》出版。封面上的汪峰戴着浅棕色墨镜,敞开几粒衬衫纽扣。不久,主打歌《飞得更高》成为街边小店、KTV的宠儿。“神六”发射直播时,央视还选了这首歌作为背景音乐。

  当金钱撞上摇滚

  “我的世界里没有灰色地带”

  专访间隙,一位电台记者跑进来,请求汪峰“录一段,清唱几句”。汪峰摆摆手,面无表情:“我从来不会清唱。”

  不留余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汪峰却是受欢迎的采访对象。因为他总能给出最具体的答案。比如问他演唱会的歌曲类型比例,他沉吟片刻说:“60%是探讨人性的,20%是关于爱的。另外20%,就是你们所说的正能量歌曲。”

  这种精准,源于他学院派的成长经历。汪峰5岁开始学习小提琴,从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到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再顺理成章地进入中央芭蕾舞团担任小提琴手。

  汪峰说,唯一的“混乱”是他刚做乐队的那几年。单曲《春天里》写的“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正是他在1996年写小说处女作《晚安,北京》时,自己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几年前的某个音乐节,主办方曾抱怨汪峰耍大牌——“索要高出场费,还要求头等舱”。直到今天,汪峰依然不觉得自己过分:“我的待遇一直没变,但他们为什么频频压低乐队的费用?音乐是有尊严的。你看看有些音乐节,乐手住帐篷,回去挤火车,跟流浪汉一样。”

  事实上,汪峰从来没有因为他的难搞而丢掉一些做大事而具备的素质。

  “有些音乐节真的很用心。我知道他们请不起我,甚至连一半的钱都出不起。但没关系,这种情况下我会先保证乐队,我自己拿个8万-10万就行了。”

  汪峰说,他的世界里没有灰色地带。要他免费演出也很简单——赈灾、盛事,或者纯粹的慈善。“但必须要有国家有关部门出具的证明。”他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或许有一天,为了孩子也有可能。”

  如果汪峰的女儿将来要参加选秀,他的态度是……

  对面的汪峰耸耸肩:“呃……如果她只是喜欢音乐,不是为了名利,我会赞成。”

责任编辑: 孙博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