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提起春晚就害怕 感觉毒舌女王称号特别可爱

2013-04-16 09:19:20  来源:北京晚报

蔡明提起春晚就害怕 感觉毒舌女王称号特别可爱

春晚后台

  现在,蔡明与潘长江在2013年央视春晚上搭档的《想跳就跳》中的不少经典流行语风靡起来,特别是蔡明也以独特的毒舌形象创新了自己的小品创作,如对李咏说:“让你脸短点你习惯吗”,对朱军说:“别煽情了,我哭不出来”,对毕福剑说:“管谁叫阿姨,满脸褶子还卖萌”,经典毒舌语录四处流传,蔡明也被网友们改称“毒舌女王”了。

  对于这个新称谓,蔡明怎么看?她的回答是没想到的透出一股爽快:“我觉得特别可爱,因为毒舌是流行的网络用语,就说明年轻人也喜欢。”接着追问:“你爱和年轻人掺和,是怕年纪大了,被淘汰吧?”“不是,年纪没什么可怕的,上不了春晚,可以在家看春晚,因为早晚有一天会这样的。”

  对《想跳就跳》的突破与成功,蔡明并没有居功自傲,反而更多地提及了三位作者的功劳:束焕、朱林和查暮春。三个人中,查暮春是80后,是《即日起程》的编剧。束焕和朱林是70后,是《民兵葛二蛋》的编剧,束焕还是最新热剧《泰囧》的编剧;加上潘长江也是蔡明眼中的“年轻人”,说到这里,蔡明顺便澄清了一个传闻,今年没有和郭达合作,是郭达自己放弃了此届春晚。“如果他坚持,今年在舞台上的还是我跟他。他来找我谈,说他累了,不想再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他比我大七八岁,有点高血压,又是总政的演员,年底事儿特别多,精力要分很多份,他承受不了。”

  蔡明谈及了春晚的作品选择、审查过程中演员所遭受的巨大心理考验与压力,她举了两个例子,一是一听剧组驻地“影视之家”都有了痛苦的条件反射,只要听到就怵;二是有一年杨少华爷儿俩的节目被毙后,在一片歌舞升平中拖着行李箱意兴阑珊离开的影子至今都忘不了。但是,当了21年的春晚小品大王,蔡明对春晚是既爱又恨。“我参加过好多年春晚,这真是一个很折磨人的地方,我说一件事儿,就能知道春晚对于我们这些演员意味着什么。春晚的剧组是固定的,不论是哪一年,哪个导演,我们都住在一个叫影视之家的地方,除了春晚,我是不去那儿的,有一次,别人请我吃饭,说晚上聚一聚,我说正好晚上没事,他们说‘晚上七点,到影视之家吧’,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说:‘我不去!’那个地方,那个回忆,太痛苦了!我能换个地方吗,为什么要去那儿。我不想再进那个楼,那里面的回忆都是痛苦的。你想想,很多人在几个月当中,不吃不喝不睡,最后节目还在大年三十被拿掉,谁也说不定自己一定能上春晚,包括大年三十晚上,节目靠后的节目,都是未知。每个参加春晚的人都会满怀期待去参加,去参加了,却老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随时会有人来告诉他:‘你回家吧。’有一年,杨少华老师爷儿俩的节目在我进组的时候就已经通过了,比我通过的时间长多了,最后被毙掉了,我就看着他们的节目被毙之后,拿着东西,拖着箱子往外走,我就难过的呀,都不敢和他的眼神对上,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那么苍白,没办法。你能想象到大家每天都在歌舞升平中排练,这个时候却有人要拖着小箱子被迫离开吗?好几个月的辛苦排练就这样白费了。上春晚的演员,承受能力要极强,否则精神上会崩溃的。”

  没人教自己创造腹语

  《想跳就跳》中道具娃娃的使用和蔡明在小品创作中的腹语,是蔡明小品的新突破,也是观众最感兴趣的亮点。就连李咏看了蔡明的小品,也开始决心拜师学习腹语。蔡明兴奋地说起了娃娃的来龙去脉、腹语使用的秘诀以及娃娃“我勒个去”的经典流行语的创作过程。和许多小品里对潘长江的称谓如小鸵鸟、小螺丝、小拖鞋、小陀螺、小摩托等一样,这些都是她的原创点子,在千百次的排练中不断地改进、完善,最终出现在了春晚的舞台上。

  那个娃娃不少观众怀疑,是在娃娃身体内有个开关,录好了音回放的?蔡明摇了摇头,她谈及了自己学习腹语的艰难过程:向外籍达人拜艺不成,只能自己琢磨,不但要拧巴地发出声音,还要有声音的塑造能力,赋予道具生命、语速以及语言特点,“很多人当我说第一句话时,都认为是有人给我配音,看来我这个腹语用对了,这个当初是我自己的主意。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响,我一开始就想用腹语,但导演不怎么支持我,他们看不出来我拿着娃娃能在台上呈现出什么样,他们就让我说‘好口罗’,就不让我说了,后来我就慢慢的挤呀练啊,挤好一句,就加一句,又练好一句,再加上。曾经有一个朋友给我看了一个腹语链接,在美国,腹语是很普遍的,还有腹语学校,还有腹语学习,腹语大师表演,当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学会啊。因为这个要求很高,因为它要有声音的塑造能力,给它生命,给它语速,给它语言特点,你本人还要跟它有配合,表情还要特别拧巴,完全是两个人。咱们平时说话的表情是统一的,腹语是拧巴的,必须要不同步。我找了个外国的腹语大师,他特别谦虚地拒绝了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教我,他说他不会教。后来我还跟人家说这个事儿。他们说如果你学会了,就是妨碍他的表演。其实这是一个多好的对腹语的推广机会呀。既然没有人教,我就自己琢磨吧。好多人都说一定是娃娃里面有个开关,一按就开始说了。一当它说话你就按,以为这个是排练好的,其实根本就不是的。春晚上用的娃娃,是我们在网上买的,它不是腹语娃娃,就是一个普通人偶娃娃。嘴巴会动,我买的是85元钱,我从台上下来,就涨到160元了。”蔡明大笑着说:“别人说我怎么没有商业头脑,就应该多买几个往外卖,店主发财我挺高兴的,给他带来一些小生意。”

  很多人认为蔡明是一个幸运的人,她可以一次一次上春晚,好像随便弄个马大姐,就能火起来,其实,这都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她带给观众的是欢乐,自己却在背后下的是狠功夫。蔡明说,我们创作的时候,因为经常要熬到半夜,一个问题没解决,那谁也别想睡,路上都要解决,一个包袱响不起来,今天就过不去了,比如今天我去演了,我们的包袱没人笑,那不行,换,你想吧,包括大家今年看到了给潘长江起的外号,小陀螺啊,小螺丝啊,小摩托啊,小拖鞋啊,小鸵鸟啊,都是熬出来的。我是一个对作品要求比较高的人,今年观众看到的,应该是我第四个故事了,其余的都被我pass了,万一明年到第四个故事我觉得还不行,那我就不上了。一定要达到我的要求,因为我觉得这么多年,我这么努力,一丝一毫的到现在“磨”出每一个作品,今年的作品观众格外喜欢格外火,其实我想说,每一年我付出的心血都是一样的,今年是天时地利人和变成这样的。“春晚的节目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十个手指头伸出来咬一咬,哪个都疼。”

责任编辑: 小七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