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大叔养成记:随便推倒 从没站起来过

2013-04-08 08:52:25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吴秀波大叔养成记:随便推倒 从没站起来过

 吴秀波

吴秀波大叔养成记:随便推倒 从没站起来过

 吴秀波在电影中很有爱

  流行总是一个轮回。世纪初刮起的“日韩美男风”刚刚过境,胸肌大如鼓、虬髯可作针的“好莱坞硬汉潮”又再起风云;就在众人皆叹异族男攻占银屏,齐哀国男之不举的时刻,“国民大叔”吴秀波悄悄崛起,用其标志性的花白头发与雅皮范儿的络腮胡成功令一众师奶与萝莉拜倒在其西装裤下,成为全国女性最想“推倒”的大叔之一。从《请你原谅我》、《心术》到最近火得一塌糊涂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和《赵氏孤儿案》,大叔吴秀波似乎找到了控制魅力光源的阀门,正一点点将其熟男魅力拧到最大值,连那位令无数男士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汤唯都被悄悄纳入了大叔的绯闻名单。这样一个大叔逆袭的时代,今天你“推”了吗?

  当我们在谈论大叔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沙发宅女最实际,她们说,大叔有三宝,眼神、胡碴、易推倒。

  那么,最新出炉的“波叔”显然是推倒愿望清单里的首选。

  刘蓓前助理、国民帅大叔、络腮胡、花白头发、演技派、汤唯……一路走来,大众已在吴秀波身上贴了太多标签,花花绿绿的icon折射出众人心中五光十色的欲望,乱花虽欲迷人眼,可吴秀波在早前的访问里早就把这些统统剥离,直接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烂人。好吧,既然那些造就如今的大叔模样的曲折经历说太多,还是回到那个最实际的命题——推倒之。

  怎样推倒?

  你也知道,当你面对一个经历过太多故事的中年男人时,他时刻会用一种“我的世界你不会懂我也不需要让你懂”的怜悯姿态,用最大的宽容与尊重与你握手,面带微笑的选择性讲述,但戛然而止。

  可我们仍然认为推倒大叔不应该是一个伪命题,所以对吴秀波发起了猛烈的攻坚实验,只有从精神和生理上战胜他,才可以推倒他不是?

  为什么你到了中年才拥有被人花痴的魅力呢?吴秀波说,那跟外貌无关,只是从《黎明之前》开始,我知道如何表演了。

  你的中年危机安然渡过了吗?“我来告诉你中年危机是什么,就像爬山,只有爬上去才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在爬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山那边是什么,所以你会很感兴趣不断去爬,想看看山那边是什么。当你爬上去,看到了之后,你会有点恍惚,然后别人说上面是不是不一样,你告诉他上面是一样的时候,他不会信,这种就是中年危机。”

  好吧,我们来说点最实际的,你以前的女朋友都把你给甩了,你觉得她们有资格投稿“我的前任是极品”不?“没问题,完全可以!”

  你看,吴秀波的聪明在于他事先“投降了”,自己先行把自己打碎到最底,就战无不胜。BTW,上一次这么干的是宁浩。

  何况,吴秀波目前还有另一重皇冠加身——男神。一场观影活动前,有不远千里赶来的粉丝守候在电梯间,只为羞涩地看他一眼,微笑,以及say hi。与影迷交流,有男粉丝激动询问如何在他的年龄还能保持如斯魅力,还有女粉丝干脆问他和女神汤唯的关系,吴秀波说,他看着汤唯离去那场,就像看自己的女儿。犹记《心术》的时候,他表示,他是故意把和海清的互动演得像母子的。在需要话题的娱乐时代,作为一个有家有孩子的中年男,吴秀波竟然未被绯闻所累,反而维系得很有分寸感,暧昧却足够安全,这也是成为男神的必备条件。

  最后他袒露一点精神世界,就在拍《请你原谅我》那部戏的时候,对,就是那部拥有董洁和王大治的戏,吴秀波带了个编剧进组,每天同吃同住,下了戏无暇他顾,不知道身边的对手戏伙伴们的情感是否发生了革命性变化,“我有一个写了六年的剧本,是讲三个动物,狐狸、狼和狗。我的合作者叫付永强,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者。如果你愿意,请你写上他的名字,他曾经是导演,为了写这个剧本放弃了导演的工作,和我一起写了六年。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不认为最终是不是真的能把它拍出来或拍好,但创作剧本对我说来是一个特别大的乐趣,我一生都受制于工作,到现在都没有一部独立属于自己的作品,所以挺羡慕徐峥的,他最终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他的作品有他的精神世界。能把我的精神世界展现在荧幕上,这是我的梦想。”

  中年男子的美貌问题

  “我喜欢我的大肚子”

  南都娱乐周刊:自我评价一下,你是属于老了才好看的类型吗?

  吴秀波:好不好看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快45岁了,从15岁开始照镜子都已经照了30年了,这张脸对我来说没什么变化,没什么惊喜,也没人跟我说过“你长得真好看,我给你十万块钱吧”。(笑)

  南都娱乐周刊:从来没在美貌上占到过便宜?

  吴秀波:以前我没当演员时看电视报道帅哥,我就没觉得帅成什么样,现在在这栋楼的22层以下,随便找个25岁以下的男孩,有的是比我好看的(笑)。只是他们没拍戏而已。

  南都娱乐周刊:可你说观众并不想看一个发福臃肿的人在谈情,所以你对外貌还是有要求的。

  吴秀波:我对表演有特别严格的要求,如果角色需要我也增过肥,我曾经为一个银行行长的角色胖了十五斤,但是大多数让我参演的角色基本都是有心理压力,处在特定环境的角色,这种角色更多需要你在眉眼之间或者嘴角的细微表情来表现角色的很多态度,大多数角色言语不会特别多,尤其电视机是横向线性的电子产品,当你整个人脸变得宽大时,你表情的细微动作会被掩饰掉。

  南都娱乐周刊:所以是为了角色保持现在的样子吗?

  吴秀波:我曾经176斤好多年。我喜欢我的大肚子,喜欢吃饭,也成家了,有儿子。我拍戏减肥是因为要赚钱,但我现在最想的是不拍戏了,把自己吃成一个胖子然后到海边去晒太阳,我的人生就应该如此享乐。

  南都娱乐周刊:你不介意把自己吃成一个胖子,就算被人偷拍到?

  吴秀波:现在的我比拍戏时胖十五斤,如果再有两个月不拍戏的话,我还会继续胖。干吗不吃呢?

  南都娱乐周刊:老婆竟然不埋怨说别再胖了?

  吴秀波:我的家人会说,别饿着。他们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半饱儿”。我的助理和司机在出差的一星期内会取消我点餐的权力,因为我会不停地点。但可能确实有一部分行业真的需要挨饿,我曾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瘦下31斤,一个月没有吃过一口粮食,每天吃黄瓜、西红柿、白菜,每天做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跑十公里,游三千米,随时会昏倒。我拍《相思树》的时候已经是中年人了,但我演一个大学生,需要在20天里瘦下26斤。我记得当时在拍一场和廖凡发生冲突的戏,我要举起边上的栏杆打廖凡,可我举起栏杆的时候就昏过去了,醒过来已是两小时以后。拍《黎明之前》我减肥了3个月,然后到另一个剧组《追捕》以后,连续六个月要控制体重,每两天吃一顿饭。那时我得了一个很普通的感冒,高烧不退一个礼拜,根本吃不下东西。我正常的体重是140~145斤,平均拍戏的体重在130斤左右,拍《相思树》的时候瘦到过126斤,从未突破过125斤极限,但是高烧不退的时候说不出话,一个星期就瘦到122斤,去洗手间看镜子,我看到自己比我爸临走的时候还瘦。

  南都娱乐周刊:目前让你最恐惧的是导演让你马上瘦20斤?

  吴秀波:不是,那对我来说很容易,我可以不吃饭。

  南都娱乐周刊:那你现在恐惧什么?

  吴秀波:死亡。我17岁的时候就面对过一次死亡。(你的许多采访都会提到17岁的那次经历,是否因为那件事情你变得不同了?)没有什么不同,我死过一次还是很怕死。

  南都娱乐周刊:只是恐惧死亡,其他呢?不怕婚姻失败吗?

  吴秀波:我还没有把这种恐惧排到日程上。

  南都娱乐周刊:也不怕小孩很叛逆?或者以后又跌到谷底?

  吴秀波:以前看过一个故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应该发生的,幸运和不幸就像你的前胸和后背一样,所以觉得我怕自己的前胸和后背非常可笑,当然可能我还没有完全做到,这本书的态度对我挺有影响的。大家都说演员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职业,但我以为人类的忧虑感都是与生俱来的。

  南都娱乐周刊:像你这样年纪的人,你的魅力是什么部分组合起来的?

  吴秀波:我以为角色和人是有差别的,所有迷恋角色的人,可能会忽略这个差距。刘新杰会开枪我不会,霍思邈会开刀我不会,Frank会跳舞我不会,程婴会牺牲我做不到,但不能说我心里不对他们有万分的崇敬。我对他们有万分崇敬首先因为我做不到,我才希望在戏里把生命中做不到的去做一遍,因为那里很安全。

  南都娱乐周刊:Frank有些事情你能做吗?比方说给汤唯戴项链会让人觉得说这个男人很会调情。

  吴秀波:那不是剧本上写的,有的时候我站在角色的立场我感受得到,然后就做了。(你是一个会调情的男人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好男人,我是不是一个有用的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说的都不算。

  大叔的私生活

  “真没有跟汤唯好?”“你猜。”

  南都娱乐周刊:以你现在的状态能拒绝掉多少诱惑?

  吴秀波:我能拒绝掉所有能拒绝的诱惑。(比如说有女生投怀送抱呢?)我不知道,现在真没有。

  南都娱乐周刊:那么推倒你这件事情容不容易?

  吴秀波:容易,随便推。我从来没站起来过。(笑)

  南都娱乐周刊:为什么每次采访只聊你儿子,没有正面聊过老婆?

  吴秀波:我是靠演戏谋生的,我以为这是我签了这部戏的后续工作,这是我的工作,不是来晒私生活的,我靠演戏来维持我的生活,没有一张合同给出的价格够我聊我的私生活。我能承受所有的事情,但不是所有的东西我都需要拿出来贩卖。

  南都娱乐周刊:你的意思是不怕被拍到,但是自己不会拿出来讲?

  吴秀波:对待每个问题,我可以选择答是或者不是,我发现一个更好的是我可以选择答或者不答。(什么时候发现这个的?)从17岁。

  南都娱乐周刊:《黎明之前》出来之前你回答得挺多的,但是之后很多人说吴老师越来越难采了。

  吴秀波:因为问的是我始终没答的问题。(老婆是你最昂贵的私生活吗?)我需要答这个吗?给我一个亿我告诉你。(儿子不算是你的私生活吗?)我只是讲孩子让我觉得开心,让我变得简单。你也不知道我儿子现在有多大。

  南都娱乐周刊:为什么会出那么多绯闻呢?

  吴秀波:那不是我干的,那是你们干的,我觉得你们跟我工作一样的,我拍戏跟你们写好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南都娱乐周刊:真没有跟汤唯好?

  吴秀波:你猜?

  南都娱乐周刊:不能给确切答案吗?

  吴秀波:因为没有付我那么高的报酬。

  南都娱乐周刊:如果我问你是否介意婚外恋,你的答案还是“你猜“吗?

  吴秀波:这是我的工作范畴吗?(笑)

  男神女神

  “演员就是笼里的猴子,我能保证的是我能在笼子里真正地过活。”

  南都娱乐周刊:网上说你当时做刘蓓助理的时候,和赵薇韩红等人聚会时,别人都走了,刘蓓唯独叫你留下。这个段子是在证明你的魅力么?

  吴秀波:那个场景让我很羞愧,因为当时我就是一个助理,所有助理吃饭的时候要退出去的,刘蓓把我当多年的好朋友,所以吃饭的时候就叫上我,但那顿饭让我吃得很不踏实。

  南都娱乐周刊:oh,原本看这个段子是以为你很知道如何处理和女性的关系呢?

  吴秀波:可能在戏里就能看出来,我在和女性交往的戏会觉得有一些无措,早期更多找我演的一般都是坏人,坏人身边都是兄弟。如果你凑巧看了《赵氏孤儿》的话,我跟屠岸贾或者跟公孙杵臼的戏更游刃一些,女性是我不熟知的物种。跟男性交流是面性交流,是一种平面交流,而跟女性交流是一种线向性交流。

  南都娱乐周刊:很怕跟女生做朋友吗?

  吴秀波:不太善于,(那为什么跟海清关系那么好?)在我眼里她有点像男性。

  南都娱乐周刊:汤唯跟你传绯闻,也是因为她像男性吗?这样才能跟你走得近?

  吴秀波:《北京遇上西雅图》是我的戏,剧本是薛晓路写的;我跟汤唯的绯闻是你们的戏,剧本是你们写的。在我的戏里我下一个残局,在你们的戏里我也就上一个残局。(毕竟有人拍到你们去吃饭。)我这一生中跟我去吃饭的有一万个。

  南都娱乐周刊:我刊卓伟老师今年的目标之一就是拍到你和汤唯,对此你怎么看?

  吴秀波:如果作为采访来讲,这与我无关。

  南都娱乐周刊:他不用采访你,只要拍到你。你觉得他这个目标今年能实现吗?

  吴秀波:不,圈里这个现象太多了,以前我出差经常会看到,比如去广州或深圳、香港,看到那些香港的杂志和周刊,当时我作为内地演员还觉得挺得意的,你看香港这些人总是在拍什么女孩的内裤,内地就不是,内地记者都还挺有节操的,然后现在内地也这样了,很多网站看起来有点像我在香港街头看到的某些杂志。我觉得我没有权利站在一个道德立场上评判别人的道德标准,但是我认为我的工作跟他们略不同。我拍一个戏,就是给观众取乐的,他们拍那种照片,也是给别人取乐的。如果再给我一次工作选择,我还是选择我的工作,这是我对这件事的全部看法。

  南都娱乐周刊:好吧,换个话题,你和丁俊晖很熟,是因为台球打得好吗?

  吴秀波:不是,我就是脑残粉。有一次上海一个颁奖礼他给我颁奖,哇塞,我瞬间觉得工作给我带来的回报是巨大的,因为我从小就想当台球手。台球手有很多天生的视觉和感知记忆,丁俊晖对一种动作和一个视觉记忆能保持得极其清晰,而且他打起球来每一个球不是跟对方打的,他是跟自己打的,越打越安静,然后到那种境界以后,他的世界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东西可以干扰他。

  南都娱乐周刊:作为脑残粉,谁是你最想接近的人?

  吴秀波:嗯……太难了。(谁啊?)赫本。我上次在火车上又看了一遍《罗马假日》,我每看一部电影,都会想,我要演男一号一定比原来那人演得好,唯独看《罗马假日》的时候就想只演里面那个理发师、卖瓜的人或者看门的老头。但从不敢说去演主人公,因为那个世界太完美了。那是一个经典,经典不是人做到的,而是所有缘分集成做到的。

  南都娱乐周刊:这是你心目中的女神跟男神的区别么?男神你觉得无限接近也无所谓,女神就是远观不可亵玩焉。

  吴秀波:因为我是男人嘛,男神是同一物种,是没有距离的,所谓女神是两个物种,我看到男神会心生敬仰,看到女神会心生羞愧。(不能跟女神谈一场恋爱?)谈不了。

  南都娱乐周刊:你现在也被封男神了哦?

  吴秀波:我没那么偶像,演员就是笼子里的猴子,是用来参观的,我能保证的是我能在笼子里真正地过活。

责任编辑: 瑞秋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