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雷不愿去好莱坞打酱油:演男六七号我拒了

2013-04-03 09:00:17  来源:华商晨报

孙红雷不愿去好莱坞打酱油:演男六七号我拒了

孙红雷

  由杜琪峰执导,孙红雷、古天乐、黄奕等主演的警匪片《毒战》今日起在全国公映。

  影片保留了“人体藏毒”、“烧钱祭祀”、“警员吸毒”等大尺度画面,最终得以顺利过审,引起业界对于审片尺度的关注。

  昨日,影片主演孙红雷及李菁来沈为影片宣传。提起杜琪峰的这部影片得以顺利在内地上映,孙红雷表示:“中国电影的市场会越来越好。向审片的人致敬。”

  他是个“戏疯子”

  “除了演戏,别的我都干不好”

  镜头背后的孙红雷,说话之前先带着三分笑。走进采访室看到记者抱着电脑坐在地上,他就一屁股坐在你对面,左手随意地搭在沙发上。扯闲话聊天儿的时候,他称呼记者“妹妹”或者“老弟”。然而,跟孙红雷一起工作过的人知道,在片场他并不是这样一位“随和的知心大哥”,他们更多地在背后叫他“戏疯子”或者“神经病”。

  记者:有人说你在片场特霸道,像个“戏疯子”,或者更过分点儿说,你拍戏的时候像个“神经病”?

  孙红雷:其实创作一个人物,不像一个疯子不像一个神经病就是真的创作不好。投入才会有信念感。表演就是一种控制。我演余则成,每天憋得很难受。我可能就擅长演戏,除了演戏,别的我都干不好。持家啊,管家啊,或者像别人把家里弄特别好什么的,我都不行。

  记者:演过这个角色后,会不会因为太累,太难走出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孙红雷:我才不会呢!我有瘾,我下面的戏也难演。我就是爱演难演的。我是比较极端的人,我不喜欢中庸。要拍就好好拍。

  记者:据说杜琪峰导演在片场比你还疯?

  孙红雷:拍杜琪峰的电影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你必须做到他的要求。他像个疯子一样,告诉你这么表演有问题。他在地上打滚,做示范。我就震惊了,我太爱跟这样的人一起拍戏了!我本身比较拼命,他比我还拼命。

  记者:你刚才说,你不善于持家,你在家里是不是什么活儿都不干?

  孙红雷:家务我特别会干。我说的持家是不知道怎么生财有道。比如我对服装设计感兴趣,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经营。每次想要试,都被自己低智商吓回去了。我只会表演。

  他演的电影尺度大

  “我为审查制度鼓掌!”

  影片《毒战》由于涉及毒品题材从一开拍就备受关注,最终剪辑公映的影片更是凭借人体藏毒、警员被迫吸毒、烧钱祭祀、注射死亡等震撼情节不断挑战审查部门的底线。

  上周,该片曾在沈阳本地举行公映前的媒体看片。昨日记者向孙红雷问起影片是否曾存在过审难题,孙红雷表示:“拍摄的时候因为尺度很大,确实删掉了很多镜头。即使这样,也没想到能顺利过审。”

  记者:在片中有一场戏,做卧底的你被迫吸毒,然后为了缓解毒品带来的伤害,泡在冰水里迫使自己清醒,能讲一下拍摄时的真实情况吗?

  孙红雷:拍摄时,使用的毒品其实是葡萄糖粉,吸进去也不舒服。吸毒后,为了缓解毒品带来的伤害,整个人泡在冰水里也是我们通过体验生活得到的真实信息。当天拍摄也是实拍。

  记者:你拍这部影片之前特意去云南体验过生活是吗?

  孙红雷:男演员对于军人、警察的角色都有特别的喜爱。这么多年我积累了很多生活素材,拍这类片子,我有足够的准备。我之前很长时间,时刻准备着杜琪峰请我。哈哈。杜琪峰之前准备了一个剧本,但是根本不能拍。后来组了一个班底,扣下我和古天乐,通过演这个戏,我也特别佩服古天乐,他比我还遭罪。

  记者:我们看到一些大尺度的镜头,比如烧钱祭祀,比如人体藏毒到排泄的全过程……

  孙红雷:香港电影北上十个年头,对于内地市场的探索,杜琪峰迈出了很大的一步。看了成片后,我为审查制度鼓掌!能允许这样的电影上映,是中国电影的一大进步。我之前没有想到。

  他不甘心“打酱油”

  “演男六七八九号,我都拒绝了!”

  记者:据说你想做导演?

  孙红雷:是,但是我现在水平不行。演戏是我目前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儿,导演是我想做不敢做的。我想我以后会做导演,但是做导演之前我想先上学。

  记者:准备去哪里上学充电?

  孙红雷:我想去好莱坞学学。

  记者:近年来,国内很多演员去好莱坞“打酱油”镀金,前两天《钢铁侠3》还因删掉了范冰冰的海外戏份而引发争议。你怎么看这件事?

  孙红雷:我不说别人。但是我要接拍好莱坞的影片,我就一定是中国人在影片里是主角。以前很多片子找我演反面一号,或者男六七八九号,但是我都拒绝了。比起好莱坞,现在我们是手工业作坊,人家早就是生产线。我不拒绝学习好莱坞,所以我想去上学。但是我尊重自己接下的每一个角色。

  大咖连换装

  新人难抢镜

  尽管在影片中饰演“聋哑毒贩”对于相声演员李菁来说是一次演技大爆发,然而跟孙红雷同台,他依然缺少关注度。

  在昨日的发布会上,记者几乎抓紧所有的时间向孙红雷连连发问。在此后的专访环节,李菁也仅接受了少数几家媒体的采访后,先于孙红雷离开现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场发布会以及随后的专访环节,孙红雷连续换了3套衣服。发布会上穿一套,接受电视媒体采访穿一套,接受平面媒体采访又换了一套。最后走进采访室时,戴着墨镜的孙红雷无奈地笑着说:“我也闹心。刚才那身衣服穿着可累了,投资方要求我必须换衣服。”

责任编辑: 小七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