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鸣贺第一阶段化疗结束 接受不间断输血治疗

2013-03-12 15:23:21  来源:燕赵都市报

邓鸣贺第一阶段化疗结束接受不间断输血治疗

小鸣贺和爷爷合照

  春节前后,对小童星邓鸣贺一家来说,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央视蛇年春晚上,邓鸣贺二度登台,并且带上了妹妹邓鸣璐,兄妹俩可爱、喜庆的表演给全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这对邯郸大名走出的童星收获了更高的知名度,精心培育兄妹俩的爷爷邓庆华展望未来,信心满怀,一步一个脚印地给两个孩子制定学艺道路。

  谁也想不到,暴风雨会降临到被网友称为“年画娃娃”的邓鸣贺身上,新年刚过,小鸣贺被查出患上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入住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这个消息给邓庆华一家带来沉痛打击,也牵动着全国喜爱小鸣贺的观众的心。经历了二十天左右的治疗,小鸣贺现在的病情如何?状态好不好?记者日前在北京见到了邓庆华,小鸣贺因为住在无菌病房,非亲人不能探视,记者从邓庆华口中了解了他的现状。

  爷爷谈孙儿悲痛落泪

  记者和邓庆华约在北京儿童医院北门,当看到邓庆华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时候,他红肿的双眼与憔悴的面容与春节前判若两人。简短寒暄过后,邓庆华便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你看你上次(1月31日)见他的时候,还是多么健康的孩子啊……”2月22日,媒体正式公布了邓鸣贺患病的消息,那一天,邓庆华的手机被打爆了,他哽咽地说:“那两天我的心里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觉得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想着如果鸣贺好不了,我也没有生活的勇气了……我再往乐观的地方想,也没法安慰自己,我心里很没有底。”那两天,媒体的电话邓庆华一个也没有接,家里没人的时候,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大声地哭。

  接下来的几天,邓庆华接受了不少记者的采访,“跟其他地方的记者交谈时,我都极力控制自己,要冷静。可是见到家乡的记者,各方面的感情就控制不住了,忍不住掉泪。”

  红孩儿发型已剃掉

  按照医院的要求,病人家中的女眷可以在病房陪护,这个重任便落在了邓鸣贺妈妈的身上。邓庆华想见孙子,只能隔着无菌病房用电话聊天。“为了治疗,给他留了三年的红孩儿头型给剃光了,我更不愿意看见他,看见心里就伤心。他的头型是最能代表他形象的。”谈及小鸣贺目前的病情,邓庆华说,第一阶段的化疗已经在3月4日结束,小鸣贺的情况正常,食欲稍差,孩子还在不间断地输血治疗。记者问及具体的治疗方式,比如需不需要骨髓移植,邓庆华解释道:“医生建议做了这几个疗程后再看情况,如果一切顺利,就不用骨髓移植。如果化疗效果不好,再考虑其他治疗方式。”问及治疗时间,邓庆华茫然地说道:“保守估计的话,如果治疗顺利,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康复。淋巴细胞白血病,好治一点,但是复发率高,他这个是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治起来费劲,但是复发率不高,如果好了,每个月也要定期复查。医院很照顾他,我也不愿意过问太多,我相信医院,他们千方百计地想办法为鸣贺治病。”

  小鸣贺不知自己病情

  在记者印象中,小鸣贺性情质朴、善良乐观,7岁的年纪,对人情世故也有所了解。他对自己的病情知道多少?“他挺乐观,他对自己得的什么病,没有概念。从小我就严格要求他,所以他玩的时间很少,学习、学戏都很紧张,现在一下子放松到这种地步,而且他想吃什么饭,我们就给他做给他送过来,他会纳闷,怎么对我这么好啊,心里还特别感动。前两天他们班的同学每个人给他准备了礼物,每个小朋友在卡片上写了祝福,老师给他送来了书,把他高兴坏了,当天就想去学校上学去。所以他在治病的时候,特别配合。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病情,肯定会受不了。”邓庆华补充说:“所以他不知道病情,对他的治疗非常有帮助。”

  不以私人名义接受捐款

  3月5日,北京两家文化企业向北京儿童医院基金会共捐助200万元,用来治疗小鸣贺的病。这个数额足以支付小鸣贺的治疗费用。“我感谢大家的好心,如果鸣贺的病好了,就把剩下的钱给别的孩子治。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无论社会上捐款多少,都请打到北京儿童医院的基金会上,我们家人谁也不能以个人名义接受捐款,如果我们私人接受捐助,就是家人的耻辱。”

  面对这场打击,53岁的邓庆华说第一次体会到了病魔对一个家庭的摧毁。另一方面,他又庆幸小鸣贺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如果在老家,我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得了这个病,那麻烦大了,孩子大人都受罪……没有这么多好心人和社会的帮助,我觉得我会倒下了。”

  家人感谢社会各界的关爱

  邓庆华一家都是农民,但他对孙子孙女倾注了全部心血,并用自己的方式给孩子们制定了适合的学艺道路,在小鸣贺生病前,他欣喜地看到两个孩子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很顺利。“去年鸣贺参加了北京电视台一期节目《我家有明星》,他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将来想来北京上学。北京戏曲学院冲着这句话就相中他了,把他们兄妹俩当成定向培养对象,安排鸣贺先上小学,中学就开始进北京戏曲学院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觉得很幸运,一切很正常很顺利。”邓庆华对两个孩子要求很严,觉得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可天有不测风云,小鸣贺患病后,他突然觉得度日如年,“大喜大悲都让我经历过了,但到了这一步我是既痛苦又高兴,高兴的是,鸣贺有那么多人的关心。咱们河北的热心观众,邯郸市、大名县的领导都来探望过他,虽然没能见到孩子,但是我特别感谢家乡人民对孩子的关爱。”

  邓庆华告诉记者,想通过本报传达他的一个愿望,“等鸣贺好了后,一定要报答社会,我现在给孩子拟定一个方向:第一,一定要好好上学;第二,在不耽误他学习和身体的情况下,多做些公益和慈善的事,我不会再让他到处演出了。孩子好了,就是全国人民给予他的生命,没有这么多人帮助他,我们不知道孩子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等他好了,希望他能报答社会,多做公益和慈善事业,用他的力量去帮助其他的小朋友。”邓庆华想告诉关心小鸣贺的人,只要给鸣贺一个祝福他就感到非常知足,不用再来探望他了。

  成名之累与委屈

  就在各界的爱心涌向小鸣贺的同时,邓庆华也听到了让他痛心的非议声。“网上有声音说,对鸣贺在春晚彩排时一直得着病的说法很是不解。他说,就是2月5号彩排的时候,有点低烧,我们一直以为是感冒了,正好《我要上春晚》导演组在后台录制特别节目,就把鸣贺生病这一段录下来了,让观众产生了误会,我也解释不清。观众觉得家长不近人情,孩子发着烧也不给治,那是不可能的啊。也有观众说,孩子得病是因为参加春晚给累的,他上节目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在后台的时候,他不是玩就是睡觉。这个报道我看了心里很不得劲,说我吧我能承受,这么多年我带着他,我心里对孩子问心无愧。但是说春晚剧组怎么样,我心里特别难受,他刚发烧的时候,好几个导演从彩排现场跑出来问,小凳子(邓鸣贺昵称)怎么了,我还解释说他就是感冒,跟组的医生也很关心他,让他吃了药,给他做了物理降温。没多长时间他就退烧了,至到除夕也没有表现有病的症状,谁能料到他后来会得这样的重病啊。”

  正月初七,邓庆华接到筹备元宵晚会的春晚导演组电话,让两个孩子参加元宵晚会并且表演重要节目。“当时鸣贺已经得病但是没有确定下来,我含糊答应了,到了正月十二,鸣贺的病情确定下来了。我赶紧跟导演组的人说了,他们很震惊,下午就要来看鸣贺,哈文导演也发微博祝福了。在春晚剧组,每个人都很喜欢他。”等到全国媒体开始关注小鸣贺并向邓庆华确认病情时,他干脆就向媒体说明了实情,坦然面对。

关键字: 邓鸣贺 邓庆华 春晚
责任编辑: 球球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