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早已辞掉央视所有职位 告别能走权力的路

2013-03-07 10:11:00  来源:新快报

政协委员白岩松:换了个舞台做记者该做的事

白岩松

  每天出现在电视里的他,言辞犀利,但并不刺耳;立场坚定,但并不刻板。他是央视知名记者、主持人白岩松。在报道全国两会15年后,今年出现在会场的他,多了一个新的身份——全国政协委员。昨日中午,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记者见到了委员白岩松,休闲的运动服,刚刚摘下的标志性黑框眼镜,磁性、清晰的语调冷静依旧,但多了些温和。

  采访白岩松,对记者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挑战。往往问题还没说完,他早已心领神会,无须准备早已胸有成竹,自动打到直播状态,每句话都直指核心,逻辑严密入情入理,没有一句多余。

  白岩松提案

  建议国务院各个部委办局,全国各省政府能每月定期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建议中国所有的城市,人文自然景观的公园免费拆墙

  建议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每到年底要跟公众述职

  建议设立医生日

  谈履职

  履行委员职责不能做“好好先生”

  承担了这样的一份职责,就不能做“好好先生”,我不会在政协会议上改变我的语言风格。真正的“好好先生”,应该是看得准,能提出理性的建议,并且锲而不舍地去推动。

  新快报:从采访报道两会的记者,到成为真正参政议政的委员,你怎么看待这种身份的转变?

  白岩松:此前做了15年的两会报道,今年还要做两会直播14天,我是带着记者的心态来参会的。以前不是委员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真正的好记者要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推动社会进步,收集社情民意和表达……一个称职记者要做的,不正和委员或代表要做的一样吗?因此,我一直告诫自己,你也是委员或代表,所以我觉得我是换了个平台在做记者依然要做的事。

  新快报:虽然会后晚上你还有直播节目,但报到之初你就提出,不会错过每个上午和下午的小组讨论,你忙得过来吗?

  白岩松:我认为政协委员履职,首先按规则办事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如果规程都不能很好履行,很难保证履职效果。政协委员五年一届,虽然每年365天都能提案发表看法,但在会上是集中表达,不光可以提案,也包括小组讨论、发言,还可以聆听同组其他委员的发言。另外,还有很多履职行为是看不到、拍不到的,那就是思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进行思考,很多想法能变得成熟,用五年的时间来进行长跑,我当然不能让自己缺席任何一次。我晚上做直播,我可以利用中午和会后的一点时间,下午会议大概5点多结束,到晚上9点半直播,我抓紧点时间还是可以准备的。从我自身来说,当然是忙的,但对我来说它当然不能成为理由。其实,作为全国的代表或委员,有哪个是不忙的?

  新快报:在电视上,你给人的印象是犀利,在政协会议上还会延续这种风格吗?

  白岩松:我想我永远也学不会不说真话。既然承担了这样的一份职责,就不能做“好好先生”,我不会在政协会议上改变我的语言风格。而且我认为,真正的“好好先生”,应该是看得准,能提出理性的建议,并且锲而不舍地去推动。

  新快报:听说你不开微博,网上不少署名言论并非来自你本人?

  白岩松:编造他人言论跟在奶粉中加三聚氰胺一样,都是造假。那些话,说得再好,不是我说的,即使能获诺贝尔奖,也不能署我的名。我很无奈,很多次声明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我们应该营造更好的表达空间,这个自由来的不容易,更应该去捍卫。

  谈主持

  让所有人都开心的评论员一定很烂

  一个新闻评论员让所有人都开心,那一定是做得很烂的标志。让所有中国人都喜欢的只有人民币和大熊猫,我从来不指望做成这样,所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新快报:现今,一方面不少民众开始调侃央视,另一方面包括你在内的不少主持人也成为不少民众心中的标杆,你怎么看待这种差异?

  白岩松:我觉得这是个积极的信号。当时我们策划问“你幸福了吗”,我原担心受访者会“被幸福”,答案会全部阳光灿烂,后来看到很多搞笑的回答居然也播了,包括“我姓曾”。这个时代不止央视了,所有事情被大家亦正亦邪地对待,很多东西都被消解掉了。作为央视的一员我觉得,央视应该适应,做得对的不要指望多少人表扬,因为你是央视,所有人觉得你是应该的;做得不对的,大家会恶搞和挤对,你要接受,因为你是央视,有很大的传播平台。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标杆,我不希望大家符号化,央视既有《新闻联播》也有《新闻1+1》,也有不同的主持人。综合来看,央视有很多需要改变的地方,但另一方面也在安静地做一些事,比如纪录频道、戏曲频道,都是要往里面砸钱的,这个时代,不可能让任何人都理性地看待事情,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新快报:作为新闻评论员,不少人认为你言辞犀利,但并不刺耳,在边界和分寸的把握比较到位,你们是怎么平衡的?

  白岩松:我没那么平衡,我经常遇到很多问题,很多人都知道。40岁的时候我就说了,我早已进入了得罪人的时代。一个新闻评论员让所有人都开心,那一定是做得很烂的标志。今天说这个明天批评那个,不同的部门不同的利益肯定会反感你,但要看最后你要追求的是什么,总体是在做建设做推动,这个职责永远最重要,不要为了简单的让所有人都开心而改变。让所有中国人都喜欢的只有人民币和大熊猫,我从来不指望做成这样,所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新快报:博弈的过程是不是比较痛苦?

  白岩松:当然不可能幸福指数很高。但如果你还是认同新闻会让世界变好点,还是觉得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在你还有机会承担责任的时候,哪怕要忍受可能的委屈、压力、难过、不解和挣扎,也只能继续向前走。想放弃还不容易,最难的是想放弃,最后还不能放弃。

  新快报:近年来,在官民之间、民众之间,信任感似乎都在下降,你觉得根源在哪里?

  白岩松:信任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在我40岁的时候,曾经拿12个字作为自己后半辈子的支撑或者是信奉的东西,我说的是捍卫常识,建设理性,寻找信仰。

  谈从政

  早已告别有可能走的权力之路

  新快报:不少央视名嘴如王志、张政都选择了从政,发展得也不错,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白岩松:2003年我就将在央视的所有职位都辞掉了,今年已经是第十年,我早已告别有可能走的权力之路。说个玩笑话,我妈跟我说,别开车别当官,我开了车,那就别当官了吧。其实,我还拥有另外的权利——话语权,如何很理性地掌握好一个权利,在我看来都很难了,我想负责任地行使好话语权,有一种权利可以了。

  新快报:在你的办公室里挂着从英国带回来的招贴画“keepcalm and carry on”,在大众的印象里,你一直是沉稳冷静的,难道你觉得自己还不够冷静吗?

  白岩松:冷静并前行,我认为这不止是对我自己的提醒,对周边的同事,乃至整个新闻行当、整个民族和国家也至关重要,我们取得了很多成就,但也有很多的问题,既不能被成就冲昏头脑,也不能被问题吓破了胆,让自己完全成为负面情绪,绝望或失望。要冷静也要前行。

  新快报:改革开放30多年,你怎么看待广东的变化?有什么建议?白岩松:广东永远是南风窗。我看到广东提早经历从物质GDP追求,到无法用数字衡量的如幸福、志愿行为等的变化。我是中国志愿者大使,我能感受从深圳到广州,发自内心的志愿行为,是在全国做得最好。我非常看重广东,不仅仅是有硬实力,更看重它有哪些实验和尝试于加强未来中国的软实力,包括那些无形的进步,能成为未来中国的一部分,并起到推动作用。广东应该意识到新时代的新使命,不仅是赶超亚洲四小龙,更重要的是下一步,怎样的试炼。

责任编辑: 瑞秋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