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演员克劳斯·金斯基性侵9岁女儿详情披露(图)

2013-01-24 16:16  来源:大公娱乐综合

1979年3月13日,克劳斯 金斯基和女儿波拉,摄于卢森堡公园

1979年3月13日,克劳斯·金斯基和女儿波拉,摄于卢森堡公园

6岁的娜塔莎和15岁的波拉

6岁的娜塔莎和15岁的波拉

  据法国《巴黎竞赛报》报道,波拉·金斯基在新书《Kindermund》中控诉自己的父亲,德国著名演员克劳斯·金斯基在世时曾多次对其实施性侵犯。

  “今晚穿上你最漂亮的裙子。”这句话,表面温和无害,但是语气很严厉。9岁的波拉·金斯基在初领圣体的那天,选择穿一条白长衣,并搭配了一件白色的外套,这是她当时最喜欢的穿着。她和父亲克拉·金斯基在慕尼黑最豪华的凯宾斯基四季酒店(The Vier Jahreszeiten Kempinski)共进午餐。下午,这个全球知名的演员,跳进了他9岁女儿正在嬉戏的泳池。50多年后,波拉·金斯基在接受德国杂志《Stern》采访时回忆道:“几个穿着制服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替我们打开了酒店的门,另外一些人领着我们上楼。房间很大,正中间有一张很精美的大床,像宝座一样。”张着明亮的大眼,留着齐短发的波拉·金斯基被粗鲁地拖到了这张床上,她的脚深深地陷在厚实的地毯中,没有办法行走,是她的父亲把她抱起来扔到了床上。他将波拉搂进怀中,用手臂紧紧地禁锢住她,紧到让她感觉窒息一般,然后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我的小天使。”

  在2013年前,波拉·金斯基什么都没有向外人透露。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带着无法言喻的恐惧忍受着这种折磨。“他很快重新给我穿上了衣服,我的短裤还有白长衣。他的眼睛盯着我,警告我什么都不能说,如果我说了,他就会被送到监狱里。”有一天,克劳斯·金斯基再次强奸波拉后,他为自己的丑陋行为找了极其无耻的借口:“世界上所有的爸爸都和女儿做这种事情。一直以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波拉忍受了,服从了,从5岁开始到19岁,她一直遭受着克劳斯·金斯基的性侵犯。在父亲在世时她保持缄默,在他死后的20多年也没有向外界透露只言半语。

  和初恋情人结婚后,如今60岁的波拉·金斯基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对父亲的愤怒也渐渐平息,她选择向公众揭露父亲不为人知的兽行。在她刚刚出版的新书《Kindermund》中,波拉讲述了她被父亲践踏撕毁的童年,而克劳斯·金斯基,这位身材矮小的金发影星,被德国大众推崇的著名演员,竟是如此泯灭人性。波拉同父异母的妹妹娜塔莎·金斯基表示很震惊,为自己的父亲感到惭愧。被视作电影和戏剧表演天才,一直以来受到无数观众崇拜的克劳斯· 金斯基,凭借着自身独特的个人魅力:毫无修饰的咧嘴笑,瞪大的双眼,稻草般金黄的头发以及拍摄时歇斯底里的吼叫使得他成为神话一般的人物。

  “你的父亲?他是一位令人难忘的天才!我很喜欢他!”20年中,很多粉丝在波拉耳边重复这些话,无视她的厌恶。不过,克劳斯·金斯基,这位《天谴》和《陆上行舟》的主演,从未想过要掩饰他真实的性格。波拉回忆道:“在餐馆吃饭时,他会把烟头扔进汤中,责骂那些服务员。他开敞篷的法拉利,他会把手边的东西都打碎,把它们砸到墙上。他会反复的重拍,辱骂观众,或者攻击来采访他的记者。”

  娜塔莎·金斯基结过两次婚,现在也是一位孩子的母亲,她承认曾差点被父亲强暴。“他把我卡在墙和他之间,试图吻我,但是我不停地反抗。我知道这种行为并不正常。”她回忆起的那种不安和波拉经历过的相似,但她不知道在波拉身上发生的恐怖事情。“我们生活在恐惧中,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他是一个暴君。”

  这对姐妹从来不是朋友,没有一起吃过饭,度过假,没有融洽的共同生活过。二十年来已经互相失去了联系,但是她们曾经经历过相同的尖叫、噩梦和暴力。她们两人,不管是在克劳斯·金斯基生前或是死后,都无法忍受在荧屏上看到他的身影。“他在家中就和在电影里一样疯狂。”然而,克劳斯最后一任妻子Geneviève曾在2008年控告柏林的一家医院。这家医院公开了50年代的一份病人档案,当时年轻的克劳斯·金斯基在该院住院3天,而他的诊断结果是精神分裂症。很明显,Geneviève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从一个偶像变成一个精神病人。

  克劳斯·金斯基的父亲是一位没有名气的歌剧演员,后来改行做了药剂师,母亲是名护士,两人都在二战快结束的时候去世了。克劳· 金斯基从小养尊处优,1943年应征入伍,加入德国国防军,后向英军投降,做了战俘。他喝自己的尿并吃香烟,为了能够生病早点被释放。“他不尊重任何人”,1955年,在事业刚起步遇到困难时,克劳斯·金斯基曾试图自杀。没有一个剧院负责人愿意留他,即使他很有才华,但是“行为无法掌控”。

  从此以后,克劳斯·金斯基致力于“摧毁”他人。他一个接一个的妻子以及那些不到20岁的少女;和他合作过的导演;他的女儿,特别是波拉。对于波拉而言,5岁起,生活就像地狱一样。三岁时,父母离婚,她的母亲Gislinde Ku hlberg后再婚并且孕有一子。在母亲家中时,波拉往往是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吃饭,面对着垃圾箱,她的继父对她很冷漠。波拉告诉《Stern》,当克劳斯来找她,把她带到罗马、巴黎或是马德里时,他会带她到很多商店,花大把的钱把她从头到脚打扮一番,从外套到内衣都焕然一新。直到17岁,波拉穿的衣物全都是克劳斯亲自挑选的,其中甚至还有一件“小红帽”的衣服。5岁到9岁期间,这个不幸的小女孩在家中时常被她的父亲猥亵:拥抱、亲吻、窒息。在玩具店的时候,波拉非常害怕巫婆和魔鬼,她会远远地避开,停留在洋娃娃和上帝的面前。

  直到9岁,噩梦再也不肯轻易放开她,生活变得更加糟糕。“所有他为我买的衣服,我都扔掉了。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些是过去的记忆,我不能保存着。”波拉在19岁时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母亲,但是母亲什么话都没说。有多少人,多少司机,多少助理或者多少佣人曾经猜想过美丽的表象背后的丑陋?克劳斯·金斯基在众人面前,只是个特立独行的著名演员而已。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曾想在《法柜奇兵》里让他担纲一个纳粹反派角色,但金斯基回绝了并表示这是部愚蠢的烂剧本。他在电视节目上鼓吹女孩应该像中东地区一样,11岁就结婚。在观众的掌声和笑声中,他迷惑了很多人。他出版了一些自传,在书中,描述了他想象的和母亲或者姐姐发生性关系,他宣称“我们注定应该彼此相爱”。他的两个哥哥因为克劳斯在自传中对他们的描写感到痛苦生气,并且向他提起控诉。但是德国人对克劳斯·金斯基的过分行为毫不在意,依旧狂热的追捧这个号称每晚高潮76次、拥有过3000个女人的“疯子”般的天才。

  娜塔莎在接受日报《Bild》的采访时表示:“如果他还活着,我会想尽一切方法把他送进监狱,让他终身监禁。我很高兴他死了。”克劳斯曾经在自传中写道“我渴望和娜塔莎一起,在一张大床上度过激情的一周。”娜塔莎侥幸逃脱了恶魔父亲的侵犯,但是波拉却没有那么幸运。第一次被强暴后,波拉发着烧回家,几乎失去了意识,但是没有人关心她。第二天晚上,她躲在浴缸里,用指甲钳剪碎了她的白长衣和外套。“我每一秒都感觉要死了一般的痛苦。19岁的时候,我逃跑并把所有的事告诉了母亲。她没有反应,但是我再也没有看见过我的父亲。我和他最后一次说话,是在电话上,那时候我25岁了。”

  1991年,65岁的克劳斯·金斯基在加利福尼亚去世,他的骨灰撒在了太平洋里。很遗憾没有人能去唾弃他的坟墓。

责任编辑: 郑月明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