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当女儿,我给自己打六十分


采访海清的时候,是最美的四月天。


我们约在了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建筑里见面,这里曾是见证岁月变迁的教堂,如今则变成了街角有名的咖啡馆。每天,都有不少文艺小青年们慕名而来。踩着木质阶梯上楼,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会让你忍不住放慢脚步,轻轻地,一步一步地,向今天的故事靠近。


拍摄现场有条不紊。摄像师架机器调灯光,化妆师则在一旁为海清补妆。下午3点的阳光,温煦地洒在海清身上,她轻柔而又认真地与我聊天,没有一句客套,直来直往,就像这突然而至的春天一样。


很多时候,她是严肃的。对待工作上的问题,她会一字一句地斟酌,给出当下最完整的答案。她条理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坚守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滴水不漏。某些时候,她又是亲近可人的。聊到私底下的自己,她会自我吐槽:“我要是身边有我这样的人,我会觉得这个人可讨厌了。”聊到父母家庭,她又会变成贴心小棉袄:“我跟爸妈就是一个人,他们老了就是我老了。如果真的有一天要我在工作与家庭里选择,我一定会选择后者。”


我们的对话有长有短,遇到一些比较笼统的问题,她会偏着头,思考几秒后笑着说:“我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哎,过了吧。”嗯,那就Pass。我并不觉得不好,这样的真性情,正是她的魅力之一吧。


如果你问我,这次见面之后,我会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海清?我会告诉你,等你感受过了北京的春天,就会知道。


接拍新剧变身记者 大赞锦荣懂事守规矩


大公娱乐:在你接拍的新剧《女不强大天不容》里,你的角色是怎样的?


海清:我要演的是一个报社的社长,从实习记者做起,一直做到报社社长,最后应该是进入了市委做市长秘书,市委秘书还是什么的,最后的几集我还没有看到。


大公娱乐:听说你为了角色有去体验生活。当了一段时间实习记者,感觉是什么样的?


海清:这应该算也是一个行业戏了,如果六六的戏你不去体验,是挺难把握的。像演《心术》是行业戏,要去体验一下医护人员的工作和生活,体验完了以后,再出来演,你就会觉得很多东西非常亲切,不那么陌生,你就知道六六为什么这么写。这个戏也是这样,因为我个人和记者打交道挺多的,但是打交道多的基本上是娱乐记者,而社会、政治新闻记者,我对他们是比较陌生的。这个戏里的女主角是从新闻实习记者做起,一路做新闻做上来的,所以我就提前去实习,前后去了两次到三次。


大公娱乐:你在实习的阶段,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海清:我是被那个报社的景象给震撼住了。真的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我记得我前几年每天早上起来后,都会边吃饭边翻报纸。我记得我怀孕的时候,我妈妈还给我拿了一副手套,说上面铅的油墨太重了,让我戴手套翻。这个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但是今天我们基本上都是在刷手机。所以通过这个你就知道,报社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我去报社的时候,一开始我还以为去了一个家具厂。他们以前主要的会客厅,特别大的会议室的那个场地,现在已经卖红木家具了。报社的人说前一段时间卖葡萄,之前还卖过年货。这个景象的反差,是那么的真实。


大公娱乐:电视剧题目听起来就特别的豪迈霸气。当个女强人,是不是也是你的观点?


海清:我觉得女人可以强大,但未必要强势。强势挺痛苦的,强势会给周围的人造成阴天一样。


大公娱乐:前不久你刚杀青了一部叫做 《大猫儿追爱记》,这部戏是你跟锦荣的第一次合作。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海清:Vivian 是一个非常聪明,也非常用功的演员,他身上有很多我们现在很多年轻人缺失的东西。他非常守规矩,他把自己安排得非常好,不抽烟,不喝酒,不会很晚睡觉,跟他在一起,你会觉得像跟一个课表在一起。这中间还有个花絮,因为他拍戏期间减肥,我也是减肥,后来我看看人家减肥的尺度和我减肥的尺度,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有一天,我因为要拍夜戏,特别饿,我说我要去卖肉夹馍,就给全组都一起买,他说你不用给我买,我吃你的吃一口就好了。买回来后他就真的只吃一口,非常好吃的情况下都控制住,就一口。


大公娱乐:真的觉得佩服他。


海清:对,我对那些能够这么节制自己的人,我是真的心生佩服的。


大公娱乐:那你们俩拍戏的时候默契吗?


海清:挺好的,他非常聪明,其实他刚刚进组的时候,中文都不是那么的好,很多东西他不能够理解,但是他一部戏拍完了之后,中文非常非常好。

不再介意被称作国民媳妇:演戏过程更重要


大公娱乐:《大猫》这部戏改编自网络人气小说,书迷基础庞大,是否担心搬上荧屏之后的效果?


海清:说实话我没有看过这个小说,我直接是看的剧本,我就觉得这个剧本基础非常好,阿巳是个非常有才的编剧。然后说实话,这类题材的戏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的喜欢,我觉得特别白雪公主,不是我的菜。但是接一个戏,就要秉承着负责的态度,所以我在拍摄的整个过程里,我也是尽量让我的思维和想法跟编剧去贴拢,尽量去理解,因为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东西不是你不喜欢它就不存在的。加上赶巧了,我当时档期时间比较充裕,这个戏的投资方一直有恩于我,这部戏另外一个投资方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说你一定要过来。看过剧本之后,我觉得剧本基础真的是不错的,我就来拍了。


大公娱乐:像这种白雪公主的戏不是你的菜,那什么样的角色是你喜欢的?


海清:人是这样的,在一个阶段就会喜欢一个阶段的东西,就可能小的时候你会特别喜欢这样的东西。可是真的长大以后,你被生活打磨的,对这样的东西就不感冒了。打个比方说,蛋糕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茶喝,茶是茶,蛋糕是蛋糕。可能我现在更喜欢那些更加真实的东西吧。


大公娱乐:更接地气,更贴近生活,更加符合你心里面想的那种?


海清:我没想过会是什么样的东西,但是就是说不管怎么样,我说的真实并不是说它的故事真实性,因为有很多假的故事,我们说演戏可能是在一个虚构的故事里面,但是它的情感是真实的。


大公娱乐:你拍《心术》也好,拍《二炮手》也好,还包括有一段时间网上疯传的你的性感写真照片,这个是你在转型的表现吗?


海清:没有啊,我身上本来就有这些东西,它只是在不同的渠道释放出来。有的是通过影视作品,有的是通过杂志,有的是真人秀的采访。


大公娱乐:不少观众看到你的时候依旧称呼着“国民媳妇”,你介意吗?


海清:以前我会介意,现在我不介意了。

以前的阶段是想证明我能,我不是只有这一个形象,我还可以做其他的,我有别的角色,现在是我知道能不能已经不是特别重要了,因为如果演戏只是为了证明我能,那就不是很好玩了。我现在演戏是因为有好多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我不能做到,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也许能,也许不能,但是这个过程对于我来说,真的挺重要的。


大公娱乐:你的电视剧作品非常多,大银幕则涉猎较少。有没有想过多尝试电影方面?


海清:有,其实有一些来找过我,但是我一直迟迟没有动,是因为我不想用电视荧幕的形象去买单我大银幕的形象,我不想这么去做。

因为我也是一个孩子,老让我演一个类型,或者是这些类型我演过的,我不会太感兴趣。对于表演,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一直要怀抱一颗如同孩子一般做游戏的心理,做这个事情你一定要感兴趣。可能很多事情你没有兴趣,你只能因为其他的原因去做,到最后你就没有办法坚持下去。


大公娱乐:你曾说,“大银幕是男人的天下,好的女性角色太少了”,现在是否还是这么认为?


海清:不是我这么认为,是事实就是这样。

热衷参与妇女署活动 维护同性恋:爱是平等的


大公娱乐:在这两年,你参加了不少联合国妇女署的活动,你的初衷是什么?


海清:因为妇女署找我这边来接洽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后来在跟妇女署一系列的活动对接、沟通当中,包括他们之前做过很多项目和计划,未来将在中国做的很多项目、计划,从这些里面,我发现我们很多地方是很合拍的,我们有很多东西,很多理念是一致的。我很荣幸,我能够进入到这样的组织,因为初衷想法是一致的,我们才会有了后续的一系列活动。


大公娱乐:你曾在妇女署的活动上提及关于“科学看待跨性别,支持同性恋”的观点。这个现象虽然较以往相比,出现得越来越多,但是在大众接受度上,还是比较弱的。你是怎么想的?是否担心这些观点带来负面评论?


海清:如果这个负面的评价能够消除这个不平等,那就是值得的。可惜,并不能。

每一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大部分的人基本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不能说这个问题是一个。因为这个问题其实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碰不到。从概率上来讲,很多人觉得这个事情离我很远,但这个事情一直存在着。我有一个观点,我一直认为我受的教育让我觉得爱是平等的,我觉得这句话弥足珍贵。而且我相信真理,有一天这个事情会得到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一味的去等。


大公娱乐:也许会有一天,每一个人都能够平等的看待这个事情。


海清:对。其实在自然界很多生物他们是雌雄同体的,像蝴蝶,它在温度低的时候,它就是雌性,在温度很高了以后,它就变成雄性。还有很多,鱼也是这样的,是靠自体繁殖的,这是自然界的现象。我不想过多的去渲染,或者在我们强烈的支持之后,大家用这样的方式繁衍后代或者是怎么样。但是,就是希望,我们也可以冷静的理智的去看待这个问题。

遗憾没有早些生孩子 自认是60分女儿


大公娱乐: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会带爸爸妈妈去旅行吗?


海清:确切地说,是当我有了一点钱以后。以前我想带他们去,但是我没有这么多钱。第一次带他们去的时候,我就记得是身上有余粮了。我就带我爸爸妈妈去了一趟九寨沟,那是我第一次带他们出去玩。


大公娱乐:那时候,你第一次带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叔叔阿姨是什么反映?


海清:我好庆幸那一年我带他们去了,因为我后来的时间就没有那么多了。在那次去旅游之前,我就已经把九寨沟说得美得不行了。因为他们很害怕人多,我就跟他们说根本见不到人,特别美,他们就去了。后来去了之后,他们一边玩,一边还说怎么这么会多人。(大笑)但是,依然玩的很开心。


大公娱乐:有没有考虑过下一次要带他们去哪。


海清:今年我有计划,今年7月中旬,拍完六六这个戏,我会带他们去一趟俄罗斯。因为,父母这一代人是有俄罗斯情节的,有苏联情节。像克里姆林宫,像彼得堡这些地方,对于他们说,就像跟台湾一样的,是不可释怀的一个情结,所以夏天正好能够有大概十几天的空,我就带他们去。


大公娱乐:现在你觉得你当女儿,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海清:我当女儿60分。


大公娱乐:还有40分,差在哪?


海清:我差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说白来还是我会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面,这个我不怨别人。当然,我也可以不工作去陪我爸爸妈妈,但是我没有那么好的思想品质,我做不到。现在我把他们接到我身边来跟我一起住,我每天能看到他们。每天早上起来,哪怕很晚回去,我知道他们跟我在一起,我就很安心。另外,我不能像有的孩子那样听话,我努力在改,我要学会安静的听他们说,他们说的所有的问题我要耐心听。我现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去做。


大公娱乐:我觉得这个很不容易做到。


海清:但是我知道有的人能做到,我应该能做到,因为小的时候我们不厌其烦去骚扰爸妈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很耐心的给你解释,但是你现在大了,他们很多观点可能你未必能接受,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会说你不懂,你错了,这样不好。不管他说什么,我以后就说“你说的对”,“是的我注意”。我其实现在已经这么做,效果特别好。


大公娱乐:爸爸妈妈会很开心,觉得他们说的话你都听到心里面去。


海清:是的。其实说实话,我觉得他们在于我的人生方向上是给予了非常正确的指引的,虽然我没有照着那个走。但是回过头来,我觉得他们很多说的是对的。


大公娱乐:你有很多身份,演员,女儿,妈妈,妻子等,你觉得最重要的是哪个?


海清:女儿吧。因为父母的恩实在是报不完。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在工作和家庭,就是爸爸妈妈之间去选,我想可能我还是会选我爸我妈。他们其实跟我是一个人,我们是从妈妈身体里面出来的,起初我们就是一个人。他们总跟我说以后老了,我不麻烦你,我就会告诉他们,这不叫麻烦我,你如果老了就是我老了,我照顾你像照顾我自己一样,我不可能嫌弃我自己。

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给了我非常多的爱,无私的爱。我所感受到的是,在我小时候成长的那个环境里面,那就是家,想起来的第一个词就是暖,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长大了,我可能我也是这样,他们以前问过我说,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我说我的人生理想是结婚、生子、演戏,这两个东西是在我演戏之前的。


大公娱乐:其实你都完成的很好。


海清:运气好。其实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生活可不就是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大公娱乐:这么多年,如果说让你回头在想一下,有没有自己觉得比较遗憾的事情,会有吗?


海清:早点生孩子就好了。我觉得我年轻时候更应该勇敢一点,但是没有办法,可能年轻时候就是这样。


大公娱乐:你会怎么样形容你所走过的这些岁月呢?


海清:命好。我是命好,我是命大福大的人,上天特别眷顾我。


大公娱乐: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你们一家人也会一直开心快乐,健康幸福地走下去。在今天专访的最后,对一直喜欢着你的观众朋友们说点什么吧。


海清:真心希望喜欢我的观众们,你们能幸福,因为幸福真的很重要。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罗伊宁

摄 像

徐上杰

摄 像

冯 昊

撰 稿

罗伊宁

后 期

冯 昊

实 录

许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