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我想拿奖,证明我是个演员

< >

4月20日,金像奖结束后的第二天,我见到了林雪。


为了照顾要赶飞机、人生地不熟的我们,林雪特意从杜琪峰导演工作室来到了我们停留的酒店,在酒店安静的咖啡厅里,与我们畅聊了一个多小时。


他一袭黑衣,带着帽子,低调地出现,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窗外,行人来来往往。他看着坐在路边休息的老人家,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中年人,看着街边卿卿我我的年轻人,也能感悟生活。我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黄金配角”这个称号,他脸上露出笑容:“配角并不好演,站在主角的身边,我能把他们衬得更舒服,这就是我的能力。就像我常说的郭德纲于谦,如果没有于谦的捧,又怎么会有郭德纲的出彩?”


自信地回答完问题之后,他又像他塑造过的那些搞笑鬼马的角色一样,笑呵呵地自嘲:“其实,他们看到我都叫我‘那个胖子’,都记不住我名字的。谁让我有这样不像我身材样貌的名字呢!”


而对于刚结束的金像奖,林雪显得有些失落。他抱着期望而来,却最终落空。他说,曾经他不想要奖项,是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而现在,他想要这个奖项来证明“我可以”。他说,他最遗憾的是,他不能像影帝刘青云那样,在那个万众瞩目的场合,对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的妻子说一句感谢,说一句辛苦了。


那么,就让我以此专访,把林雪的心声告诉大众。同时,祝林雪与林太太,结婚十八周年快乐。


失落金像奖有遗憾:我这次想证明自己是演员


大公娱乐:金像奖颁奖前你一直忙着在拍戏,赶回香港参加颁奖礼,是不是抱着得奖的期待回来的?


林雪:说实话,每一个人有了提名,当然想要拿奖,每个人都有机会,都会有期待的心情。在金像奖之前,我一直听大家讲,包括网上的评论,让我觉得这次我是不是有机会能拿奖了。但是这样的期望并没有结果。这是个游戏,是让大家一起来参与的大派对。结果是什么样的?有的人是意料之中,有意料之外。现在颁奖礼已过,无所谓了。


大公娱乐:像《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以下简称《红van》)这部电影,有不少网友是在网络上看到的。它原本是这届金像奖大热的片子,但是最终只摘得一个音乐类奖项。剧组有遗憾吗?


林雪:没有,颁奖礼结束后我们自己也坐下来聊天,当时也有媒体在访问。大家在说,其实奖项就是趋势的问题,你看拿所有奖的就是《黄金时代》和《窃听风云3》两部片子。不管拿不拿奖,电影始终还是要做,我们的工作还是以演为主,就是说心里会有一点不舒服。因为我本来想好了,如果我拿奖我会在现场谢谢她,今年我跟我太太结婚18周年,我想拿奖谢谢她。现在好像一事无成一样。


大公娱乐:不需要有“一事无成”的想法,因为很多人都在对你的演技好评。


林雪:是我期望太高,也是大家呼声的问题。我觉得我从影到现在,《红van》我演得比较HIGH的一部电影,放开了去演。我特别认同张艾嘉导演在金像奖上说的那句话,电影其实是大同小异的。我们通过一个摄影机,一个导演的思维,把一个生活中的小故事把它放大也好,把它缩小也好,都能希望观众明白我们在做什么,给大家带来娱乐性之余,它会有一些启发性的东西。我觉得这就是电影。

其实我不是投资方,我也不是导演,我不是制作方,我作为一个演员来讲,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尽心尽力去拍。这就足够了。


大公娱乐:上次你拿奖之后,你说自己过了一段很放肆的生活。后来,你在采访的时候就表示,以后千万不要颁奖给你了。


林雪:那个时候对电影的理解很生疏,对怎么样作为一个演员,怎么去演比较生疏,我不希望在那个时候有个奖给我,我没法驾驭。为什么现在我特别渴望有一个奖,就想证明我自己在这个阶段有成长。因为我一定是有成长,我可以驾驭一切,可以运用的很舒服。所以说这个奖项对于我来讲,真的是很重要,我在考验我自己,是不是我真的可以实至名归拿这个奖,证明一下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称的上是一个演员。

“电影里,有个角落是你的,世界都属于你”


大公娱乐:《红van》是陈果导演的作品。这个导演相对于内地观众来说,并不熟悉。但是很多影评人说,陈果是个特别有思想、有内容有手法的导演。你一直在跟杜琪峰导演合作,那这次跟陈果合作,你怎么样去评价他?


林雪:他们有些地方有类似,所以我们合作的很舒服,他们都在做自己风格的电影,喜欢做原创,在有概念的戏里加入自己的思想。跟他们合作,我觉得比较贴近生活,这些生活往事的点点滴滴,就算天马行空但依然很接地气,所以说我喜欢陈果导演,其实《红van》是我第一次跟他合作,对演员吸引度比较大。


大公娱乐:你在选剧本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自己特别的要求?


林雪:我没有任何要求,只是说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是角色,我的格言就是这样的。我曾想,如果我拿奖的话,我一定要当众谢谢刘青云。我第一天演戏的时候,我很紧张不知所措,青云哥就跟我讲:“电影世界里,有一个角落是你的,这个世界都属于你的,所以你得为这个世界负责任。”


大公娱乐:这句话好棒。


林雪:对,我一直记到今天。每接一部戏也好,一天也好,半天也好,俩小时也好,我都认真去演,因为那个是一个角色,那个就是一个自己的,所以你要负责任。就这么简单,所以说,我没有对剧本有甚么要求,我只是要求我自己怎么演好剧本里的东西,这个是我拍到今天一直在遵守的一个诺言,一直是这样的。


大公娱乐:那如果说,有三个不同的导演,同时递剧本给你,那你会因为什么而挑中其中的一个?


林雪:如果可以,我三个都拍。一个演员,职业就是这样,你要尽快入戏,尽快抽离。你深陷在角色里出不来,反而显得你太不专业了,人家会说“你这叫做跑龙套。”我觉得在我心目中没有龙套不龙套,只有角色。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是角色,有没有生命力都好,必须要存在的。你就算要我演个道具站在那里,我也会站得笔直。


大公娱乐:你对细节的认真,对电影的理解,如何抓住情感,如何吸取经验,这些是不是都与你做了很多年场记,了解摸索过有关系?


林雪:这个百分之百,因为我们是个团队,电影是个团队,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但是我们有主心骨,有大脑,有肢体,细胞,我们组织起一个电影,有心跳才会有生命力,缺一不可。所以说,我做线上每一个细胞,每一个部分只要我起到作用,那我希望这个生命是完美的。很简单的说,只要电影有任何一个部位需要我,我都会去做。因为我喜欢它,喜欢电影。就是我去做场务,我也做的非常专业。任何一个部门我做得来的,我一定会做。


大公娱乐:你在片场脾气会很大吗?


林雪:我会有脾气,但是我的脾气只是限与我自己会发我自己,我会有情绪,但是来得特别快,消失得也特别快,在某一点上,可能我过不去自己这关,我会有情绪。我所谓的不舒服,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


大公娱乐:这样生活,有压力的时候要怎么发泄舒缓?


林雪:我压力在的时候,只有去做。说白了,不好听叫做犯贱。做我们这个行业,如果没有一直给你压力的话,你完全放松心态去做,可能是做了另外一个东西,就不在这个层次上了。其实生活里面,每一天,每一个人走在街上,每一个人在自己干什么,他都有自己的压力。我觉得压力一定会在某方面变成你的动力。我一直都认为:没有明天会更好,只有今天做的好。我们每一天都想,我们明天要做好,那我今天怎么办?如果一个人,一直都在希望明天会好一点,而自己今天什么都不做,明天还是得一塌糊涂。


大公娱乐:你的这个心态是怎么养成的?自己的经验还是经人指导?


林雪:是我自己慢慢遇到的东西多了,遇到的挫折多了,知道没有人能帮你做你的事情,你要对自己负起责任。摔倒了,为什么要让别人去扶你?你自己能爬起,爬起来就走。这个世界上,大家都不能保证100%的谁对谁去负责任,但是负责任的念头一定要在心里,尤其是男人。


大公娱乐:像你演过那么多的角色,如果以后你去导一部戏,你希望挑战的是哪种题材的?


林雪:我会选择还是贴近生活的,以及比较另类。就是在黑暗角落里,大家可能不会去发觉,不会去理会,但是又不能忽视的那种贴近生活的题材。我希望去做这一方面的尝试。

“杜琪峰是我的贵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大公娱乐:你跟杜琪峰导演合作那么多部电影,他有说过你演的不好的时候吗?


林雪:他每天都说我演的不好。


大公娱乐:那你怎么反驳他?


林雪:没有,他说我演的不好,一定有我演的不好的时候。我明白导演对我的要求,是比人家要严的,是为了锻炼了我出来。我在外面拍戏,我可能发挥了60%,人家就以为100%,这是对我一个很好的一个学习的机会,对我帮助大于任何事情,因为你就是演员,你轻佻就会飘,一飘就会不来了。


大公娱乐:这么多年,他对你的影响是不是特别大?


林雪:这个是肯定的,他会告诉你演员其实所有东西都很简单,你会最基本的就OK了,好多演员长篇大论,讲了一堆,回归不到最基本的东西,我们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有感而发的,心灵上的最重要。杜导演最讨厌我表达一个人物,只用我的面部肌肉,或者是身体肌肉去演。

前不久在片场拍戏,我拍一个镜头,加入了我的一个动作,就被他当场骂了我一通。真的是骂得挺狠的,我说要解释,他也没让我解释。我就在他面前。但是他也知道,他骂了两句,过了就算了。不过如果他要是越骂越过瘾,我就会顶嘴。(大笑)


大公娱乐:你怎么评价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林雪: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是永久性的。我觉得我们生为中国人,就要有这种最简单的东西,没有他没有你,我在做场务的时候,就是他给了我机会,而我没有辜负他,我有把握到这个机会。这么多年大家去合作,他每每的去教我,手把手去教授我,他是我荧幕中的一位贵人。他给我荧幕上的生命,一直在抚养我,告诉我怎么样在这个世界里去打拼。

每每回来的时候,就像回到家里一样,他会问你在外面拍什么戏了,有没有学坏。他每每就会告诉我,哪里做得不好,哪里有缺点,他告诉我的都是细节上,大家忽略而特别重要的东西,我就会紧记。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所有基本的训练,包括形体上的训练,我都没有。他称我叫做即兴演员,就是说给了你一个环境,你就能演的特别好,环境没有了,你一定一塌糊涂。所以说我好多方面,我还是要去努力。


大公娱乐:是不是杜导演的戏,只要是叫到你,你一定会接?


林雪:马上来,因为上次他拍《华丽上班族》,我真的没办法,因为我在《道士下山》的戏上,真的来不了,就没有来。这部戏在开之前跟我说,下一部戏你来,我说到时候告诉我,我把别的戏安排,什么戏,不知道,什么时候拍,不知道,那我的戏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不知道,那只有我知道了,我先把戏推掉,把他的戏拍完了再说。至于戏份重不重,其实我还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一定是戏份重才叫我去把这些工作回避掉,专心去拍这个戏。


大公娱乐:4月21日是杜琪峰导演的生日,你要准备送什么?


林雪:我那天跟他聊,他可能去做一些电影慈善的东西,利用杜琪峰的名义,去把它捐出来一些,他现在扶持一些新的香港的导演。在电影方面做一些事情,他说什么那我们就怎么样去做。

“黄金配角”解剖心境:观众认知是我的虚荣心


大公娱乐:如果你要给自己下一个定义,你觉得你是一个怎么样的演员?


林雪:我是傻子(大笑)。


大公娱乐:为什么这么说?


林雪:阿Q精神最好,无所谓,人家说我好,我就要继续做好;大家说我不行,那我还是要做好。就是所有东西对你来讲,都无关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今天还在这个职位上,还在做着你喜欢的事情,所以说所有东西变得无所谓。


大公娱乐:现在大家提到你,都会叫你黄金配角。有一些观众可能见到你的名字还是没有想起来是谁,但是一看到脸,就会恍然大悟。


林雪:原来是这个胖子。(笑)


大公娱乐:观众的这种态度,这种认知你是认可的吗?


林雪:我认可,其实因为是我不对,因为我起的这个名字那么怪,叫林雪。(大笑)我觉得无所谓,只要给大家留一个印象,在街上碰到的时候打声招呼,这样就挺好。还是刚才那些话,我只要有一个角色给我演,我什么都无所谓。因为我喜欢。其实是我的虚荣心,那个虚荣心并不是来自于我穿的怎么风光,我的生活多么奢侈,不是。我只是活的开心。你可以当成是认可,但是我希望大街小巷,到哪里大家都认识,哪怕大家只是有印象我演过戏。这个世界里那么多人,他怎么没有对别人有印象,只有对你有印象?这就证明做到了自己要做的东西。这个就是我给我自己的虚荣心。那个就比给我什么都好,就是这么简单。


大公娱乐:有人说演戏是工作爱好,有人说演戏是谋生的方式,对你来说演戏是什么?


林雪:演戏是我谋生的方式。他是我的职业,我的职业是演员。但是,要把演员这个职业做好是很难的,我希望能做一个好的职业演员,就是我对我的工作负责任,对我的老板要有交代,对我的投资人要交代。


大公娱乐:你演到现在有没有哪个角色是你最喜欢的?


林雪:是跟刘青云演的《再见阿郎》,也就是那个时候刘青云跟我说的那些鼓励我的话。我觉得现在我演不来那个角色。那个是很简单,很直白,很主观性的角色。我把他演得不说淋漓尽致,也演得可以说是心无杂念。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对角色有那样的交代,我觉得自己很棒。这是我特别骄傲的一部戏。现在回想,让我再去演那种角色,我可能就演不出当时的感觉了。


大公娱乐:我记得《再见阿郎》里的角色,是你一直烦杜琪峰导演烦来的。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能拿到这个角色?


林雪:因为我的自信心。我觉得做人还是要有自信。我之前已经准备好,我要爆发了。因为我在做场务的时候,我都去研究一些角色,总结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专业的。在现场我可以去分析演员演的东西,包括肢体语言,内心的表达。我觉得在我的判断里面,我如果演,我可能演的比他好。因为旁观者清,演员演戏需要跳脱出来,你要记住是演给人家看的,不是演给你自己看的。

所以说,一直到了现在我的演戏方法,可能就是这样:当我太过投入,我自己很烦躁的时候,我就会跳脱出来去看我自己。我觉得舒服,那么一般人都觉得舒服。

谈香港电影未来:我们不要地域性太强了


大公娱乐:你拍过非常多的香港电影,也在内地演戏当监制。回到香港来,你对香港电影现在的状况,怎么看?


林雪:电影创作与制作很重要。制作需要什么,制作需要金钱,然后才能有创作。这个关系是矛盾的,又是分不开的。我觉得香港需要有一些真的喜欢电影的老板来支持一些喜欢电影的新的创作团队,有时还是有限制上的东西,题材上的东西,你要真的世界大同了,那你就可以用开阔的方式去做一些开阔的电影。那我们才有选择,最主要是电影人有选择性。用自己的脑筋去为生活而创作,还是为创作而创作我觉得是两回事。生活始终要生活,我们要活着,就要去做既能创作,又能生活的东西。但是有矛盾的是,我现在还不敢去选择,首先我还是一个需要生活的人,这是最基本。


大公娱乐:你有没有比较看好的年轻演员?


林雪:暂时还没有。因为现在很多的年轻人,他并没有一个正确的理念,他一出来可能就是前呼后拥地给他一个虚幻的光环的东西。他可能也不会静下心来回头想,我为什么以及怎么样做演员;另外,没有一个训练他们的机会。在每一个电影里,大家给了那两三个主要演员之外,其他就不用了,就来回来去那三个演员演。其他人机会很少,很多有才或者是有这方面天分的人,都没有机会。还有一个就是说,在香港创作的机会很少,我们还是要去做一些事情,透过电影业去做一些事情,导演多给一些新人机会,我们演戏遇见新人的时候也多一点耐心去与他们沟通帮助。当然,新人还是一定要自己摔过,自己站起来,才能知道哪些重要哪些更好。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演出配角能演的这么好,我说因为我知道怎么把主角衬得特别舒服,我也不失我自己的配角的这个感觉。我总拿拳赛去形容,就是说,看泰森的拳赛我很期待,但是,30秒钟把他打倒,没意思。我希望就可以能打12个回合,很精彩,以点数取胜,这场戏就会很好看。有可能他摔倒,15秒又爬起来继续打,有高潮,跌宕起伏。你一定要抓住观众的心跳,做演员一定要做这些事情。


大公娱乐:这个好像跟你之前说的,你去看过一场泰森的拳击赛有关。


林雪:就是那个,每每我就是用这件事情告诉新人,我们演的不是谁把谁打倒,我们演的就是我们揪在一起那种感觉,才会好看。所以我做电影,你要参透你自己做可以,你要做好你做配角的人,你要记住你是配角,你永远都有上巴跟下巴,你做下巴的时候,一个逗哏,一个捧哏。

我常说的一个比喻,郭德纲跟于谦,郭德纲没了于谦,郭德纲什么都不是。于谦是配角,他是站在桌子后面的人。我们能做到所有的明星都是郭德纲,我就做于谦,在桌子后面去配你,我搭得你舒服,捧得你舒服就可以了,我的职业就是这样演,我是演员。我一定去做我的角色,我是捧哏的,我就要去捧。


大公娱乐:那我们总归说一句话,你看好香港电影的未来吗?


林雪:这个问题太大,我们都在努力当中。其实不能单说是香港电影,是中国电影。为什么好莱坞电影来两天就能拿到五亿票房?人家就是好莱坞大片,没有区域的分别,我们也不要地域性太强了。我们可以讲大同的东西,我们拍电影,两岸三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我们大家创作人在一起,一起齐心协力做一个大家都能做的事情。试着想一下,这样的话,好莱坞的大片还有可能两天拿走我们几个亿吗?这个不是说远大的理想,这是在我们眼前就能做的。


大公娱乐:平常你的荧幕形象,都是很经典的搞笑的角色,今天跟你聊天,看到了你的另一面,感觉上你是很严肃的。


林雪:没有,我觉得我还是职业的,我的职业叫我去搞笑,我就会搞笑让大家乐一乐,叫我去严肃,我就要去严肃。但是我在面对我自己的生活,面对大家未来的时候,没有心情去搞笑。我爱电影,这是我的行业。在一个文化上,电影是一个文化产业,那我们自己不接受我们自己的文化,反而接受西方人家的文化,那我们文化将来怎么办?


大公娱乐:那在最后,在前几天金像奖上没有能说的感谢妻子的话,你现在愿不愿意说?


林雪:一个女人,甘心跟你,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你,献给了两个孩子。而你呢,一天到晚的左飘右飘,以你的工作为借口,去了这儿,去了那儿,金像奖颁奖礼的时候刘青云也说,他特别感谢自己的太太在他飞去太空不知道到哪里的时候,太太能让他安全地返回地球。听到他说的时候我特别感动。女人需要男人去疼,家里需要男人去作为支柱,可现在我没有一样事情做的到。一个男人,赚钱养家,陪孩子,陪老婆,保护老婆,教育孩子,这都是应尽的责任。我现在只可以说,我会尽力而为。之前我做得不好的,说再多的话,说再多对不起也没用,我只能想办法再怎么去做好。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罗伊宁

撰 稿

罗伊宁

实 录

许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