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丙燕:不合适的戏给多少钱都不演


在我的记忆中,我追的第一部电视剧,是1997年播出的《红十字方队》。那时候我刚上小学,懵懵懂懂地看完了这部戏。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已忘记剧情到底演了什么,却一直记得一个短发漂亮的、聪颖清高的女孩,她在电视剧里有个好听的名字:肖虹。


10年后,那个女孩在金鸡奖的舞台上,捧起了她的第一座影后奖杯。笑起来甜甜的她,在之后的庆功宴上,感慨地哭成了泪人儿。


那一年我终于记住了她真正的名字:颜丙燕。


在专访之前,颜丙燕刚在一个颁奖礼上,为好姐妹陶虹递上了“2014年度最佳女演员”的奖杯。下了舞台,她撒娇地要陶虹请她吃饭,还充满羡慕地说:“看看人家,带着孩子都能拿到奖。”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可我从她眼神里看到了渴望。


她总把那一句“不然你会不快乐”挂在嘴边。演了20多年的戏,她感叹生活给了她太多太多,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我问她难道不会有遗憾吗,她沉思了几秒,缓缓地说:“我知道你们都担心我,可是,如果说这一辈子,它不能再多给我一个丈夫,多给我一个孩子,多给我一个自己的小家庭,我也已经很感恩了。”


这样一个无欲无求,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快乐的人,我相信,在不久后的未来,不需要走到灯火阑珊处,就会有一个合适她的人,在等她。

“不合适我的,给多少钱我都不会演”


大公娱乐:你以前演戏多以文艺片为主,也凭借这类影片获得了大奖。然而电视剧方面,像现在正在播出的《伙伴夫妻》,还有去年的《家宴》都主打“都市轻喜剧”,为什么会改变一贯的风格出演这类轻喜剧影片呢?


颜丙燕:其实我也一直没有一贯的风格,只是相对来说,电影的风格比较统一,就是文艺片。电视剧其实从一开始拍,我就一直在试图去接触各种不同的角色。确实轻喜剧比较少一些,大多数导演投资方他们都是比较喜欢我很稳重,很母性,感觉很强的,或者是传统的这种气质。所以挺难得能有轻喜剧这样的电视剧来找我。可能也恰恰是因为少,所以像你一说,你就记得这两部比较清楚。我其实一直都在试图演各种各样的类型的角色。


大公娱乐:拍轻喜剧的时候,你心态会不会比较放松一些?


颜丙燕:没有,演沉重的角色也不需要心情沉重。因为表演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是一件非常开心,非常愉快的事情。比如说,这个女人太苦了,那我们怎么能让她再苦一点,再虐心一点,然后再刺激她一点,大家在现场是这样的一个状况。反倒是说,这场戏写的有点没意思,我们得让它好玩一点,我们得让观众笑起来,这种反倒是会很难。你又不能嘎吱人,你不能说,我给你做鬼脸你笑吧,这种是很低级的戏剧的表演方式,我认为。


大公娱乐:塑造了那么多不同的人物,你现在还有没有特别想要尝试的角色?


颜丙燕:对,演了这么多年了这么多的角色了,如果从大类型上来说,早就演了遍了,我老说,我连男的都演过了(注:《走出硝烟的女人》演的是一个男的)。其实很多人会问这个问题,那你如果特别想尝试不同的角色,现在是不是已经没得演了。我说不是,每一个角色,它好看与不好看不在于说,他是什么性格,他是怎么样的,他讨不讨巧,其实是在于说,你如何去呈现这样一个人,遇到了怎样的事情,你如何去抓住故事,或者是这个事情发生的那个重点,你怎样去把它呈现给观众。因为每一个故事都是不一样的。可能在人物上,可能这个戏的这个人物跟那个戏的人物大体上一看很相似,但是它故事发展的不一样。那么,演员就可以通过很细微的心里的变化来诠释人物,你会发现,你演出来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现在也不怕雷同了,原来是觉得说,这个角色跟那个角色很像,我刚演完了一个那个角色,我就不演这个了。现在好像不是了,现在就觉得其实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一个角色都不一样,那么你就会去看剧本,说这个角色虽然那个角色有点像,但是实际上他是什么什么,可以怎样怎样。你会觉得更好玩。


大公娱乐:你自己心里面是不是有一套选戏的固定标准?


颜丙燕: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固定的标准,我觉得这个怎么说,在你看剧本的时候,原来是觉得说这个故事一定要写的本身就特别好。现在我再去看一些剧本的时候,我通常会去想,每一场戏我把它立体起来之后,它的可能性有多少,那么我能够赋予给它多少。就是这个角色对于我而言,我能给它加分吗,如果我能给它加分,我就会汗毛孔张开,我就会浑身颤抖,我说太好玩了,太好玩了。

如果你要是觉得这个角色写的还可以,反正就是照着它演,也不会有问题,加也加不出什么东西来,反正演呗,人家给钱。如果是这一种角色,我通常就会不接,那不要。因为这样,你拍几个这样的戏之后,你就会对这个工作的兴趣度失去了,就会减弱,所以不,你给多少钱我都不去。我还是去演一个我觉得好玩了的角色。所以选择标准上来说,很难说是什么样的剧本,什么样的类型,而是说这个故事,这个角色它呈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它跟你合不合适。可能999个女演员看完了以后,觉得这个剧本我演不了,我不喜欢,可能我看了挺好的。可能人家都觉得特别好,我觉得我给予不了它更丰富的东西。这个跟搞对象是一样的,我觉得是别人都说好,未必适合你。别人都说不好,未必不适合你。


大公娱乐:那你这个是从你出道开始,自己慢慢累积的经验吗?


颜丙燕:也没有说刻意的去累积,就是你拍了这么多东西以后,你走到了今天,然后你曾经用自己的很多很笨拙的方法,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角色,去呈现角色。你会发现反正你积累的经验越多,你就会发现这个事情越好玩,然后,它越好玩的时候,你就越要刻意的去保持它的新鲜度。千万别图眼前的某些东西,让它不好玩了,那就失去这个工作的意义了。

“如果我当导演,我做不到一边导,一边演”


大公娱乐:在刚出道接触到演戏的时候,对你来说,那时候演戏它意味着什么?


颜丙燕:最开始其实没意味着什么,我原来是跳舞的,不拍戏,完全没演过。那时候演戏对我来说是什么概念,是不会,就如同现在你说丙燕你改行画画去吧,我会想,那事儿跟我有关系吗?就是你会觉得隔行如隔山。况且我那么热爱舞蹈,那么喜欢跳舞,我觉得我会跳一辈子,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拍电影、拍电视,做演员的这个念头没有过。

一直到1994年,那时团里头很闲,没事儿,没有演出。后来有一个合拍戏的电影,女一号是一个特警,这是一个动作片,要从头打到尾,那么动作片舞蹈演员比较有优势。原定的女一号出了点问题,得换角。阴差阳错地,不知道怎么着地就选上我了,结果就拍了。拍了之后还挺好玩,就觉得这事儿不太难。

后来到1998年,《红十字方队》拿了金奖之后,也赶上团里有决定说不允你们再去干别的去了,都踏踏实实回来跳舞,以后外面的合同不给签了。这时候我必须要做选择:跳,还是不跳。那个时候其实我才正儿八经的去考虑舞蹈和影视演员的区别。想来想去我觉得,那作为影视演员它比舞蹈演员丰富,展现的东西多,舞蹈演员是不能张嘴说话的,只能用肢体,远远的让观众看着去表达。而且那个时候电视到看到舞蹈就是伴舞,就是所有的歌曲的伴舞。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后选择做影视,其实那个时候才正儿八经的开始去思考,我应该怎样做一个好的影视演员。


大公娱乐:你刚才说到《红十字方队》,我看那部戏的时候还是小孩子,虽然年龄小,可是当时全民都在在追,现在想起来,我感觉很像在追如今的偶像剧。  


颜丙燕:对,说实话,《红十字方队》可能还真的应该算是中国偶像剧的先河。而且它很好在于哪,就是各个年龄段的人都会喜欢。你像现在的偶像剧,小男孩,小女孩在一起,你爱我爱,然后老人们会不爱看。但是,我们那是一个军队题材,所以老年人会觉得这当兵的小姑娘,小伙子怎么样。它让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喜欢,所以就很成功。


大公娱乐:那你演了这么多年戏,这么多年经验,有没有想过自己也尝试一下当个制片人,当导演?


颜丙燕: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就有人找我拍戏做导演,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在拍戏的过程中比较琐碎,说难听点就是比较矫情,我会去顾忌到很多东西,跟我合作过的导演都知道,我爱管闲事。我也是觉得,当你作为一个演员,你所要表达的东西作为演员不够了的时候,你会有这种欲望。诚心诚意的说,我心里有时候会有这种冲动,说要不然我来做一个戏吧,我看看我到底能够做成什么样,我能够把它完善到什么程度,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真的要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太爱演了,我太爱演员这个职业了,因为对于我来说,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改行做导演的话,我一定不再演了,我不会去自己导自己演。这个是从我的认知度来说,我对电影,对影视剧的认知度来说,我觉得很难很难做好的。因为,导演和演员,这两个职业在某个点上它有很大冲突的,演员他是按照自己的那条人物线,自己的那个角色,很细致的剥开了,揉碎了,然后一点一点去完善他这一条线。那么导演他是一个整体感,他是立体的,那么你这条线铺在他的,像一个管道一样,铺在他的宏图里头,演员其实只是一条管道,导演还要去顾忌更多更多这样的东西。

那么如果一个导演他做演员,又自己导,比方说我,我认为我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可能就我这条人物好看。不是说我不想让别的角色好看,是我很难做到。因为,你首先得把这个戏演好,你演好了它你就会去忽略别的角色,你会为了完善,你更加完善这个角色,况且你还有这个权力,你可以自己去取舍的时候,你一定取的比舍的多。那对其他角色不公平,整个剧就不会好看。所以我觉得如果做导演,我会选择专心去做导演,而不会去自导自演。但是就目前为止,我还是喜欢演。


大公娱乐:目前为止我也还是希望你继续演,不然太可惜了,看你演戏,是一件享受的一件事情。


颜丙燕:谢谢。其实是我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我很享受,所以可能观众也会觉得好过瘾啊,因为我好过瘾。(大笑)

“有什么红不红的?太纠结这些你会不快乐”


大公娱乐:演戏这么多年,你拿了很多奖项,你得奖之后是什么样的心态?


颜丙燕:我也会特别开心啊,我也会很飘飘然。(笑)我老说这个奖就是一个天上的一个大馅饼,它很难得,但是,它一定是惊喜,它一定是你生活和工作之外的,它是意外。我从来没有把它设定在我的生活和工作当中,说我拍这个戏我就要拿什么奖,我拍那个戏,我必须拿那个什么什么奖,那样的话,你会特别的不开心,你会特别不快乐。一旦介意了,你就会觉得,你们这个奖公平吗,为什么不给我,他那个电影怎么样怎么样,我这个电视剧怎么样怎么样,我那个电影怎么样怎么样,就是你会发现你所有的热情和你的快乐就不再了。

我总说人无欲则刚,当然这个无欲则刚,不是说完全的,你连吃饭、睡觉的欲望都没有,那就不能活着了,只是说它这个度,你去做这个事情,你快乐了,尤其是表演。你快乐的时候,观众是感受的到的,你兴奋的时候,观众也是感受的到的,人去呈现一个角色的时候,不光是你外表的装备观众能够看到,你装备里面的那个东西是最先打动观众的。所以我总是说,我刻意的去保持这个新鲜度,让我自己永远在工作的状态当中。哪怕我拍的这个电影,可能没有票房,可能依然没有票房,可能还是没有票房,可能永远不会有票房,但是我在去做它的时候,我是会把心肝肺全部掏空了,我去全情投入,因为什么?因为这样我快乐。  

这个电影如果拍出来有一个观众看到了,那这一个观众可能也是会有所感触的。其实这些东西你都想明白了以后,那你无论得多少奖,你就都知道,太好了,就是被表扬了。那么,被表扬了之后,为什么表扬你,是因为你之前做的好,那么表扬了你之后,你要怎么做,继续按照之前做的,那才是有意义的。越是表扬你,越是要鼓励你按照之前好的去做,继续去做,然后你在其中也是更快乐,你的快乐是无限的,是叠加的。你越是面对特别大的喜悦,特别大的幸运,你越是要调整自己,调整自己用一个很好的、很正常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一切,然后才能够让这个东西更加有意义,更加好。


大公娱乐:当别人跟你说“太可惜了,为什么戏红人不红”此类言论的时候,你常说解释说,你不纠结红不红的问题。我觉得你的心态,跟你刚刚说的那个话特别地符合。


颜丙燕:对,其实你想清楚了以后,有什么红不红的。(大笑)

当然,你拍了一个电影,没有票房,没有人去看,是会很难过,拍摄了那么多的电影,有那么多我觉得还不错的电影,都是尽心尽力的去拍的,但是它的票房不好。票房不好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没有钱去做宣传。现在文艺片在中国还是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比方说我花了600万拍了一个电影,谁会拿出1000万来做宣传?一个电影宣传100万,可能什么都听不见。所以谁又会说600拍一个电影,拿出来6000万做宣传,可能吗?不可能。如果说拍电影我花了2个亿,我拿出6000万来做宣传,那很正常。所以就是说在商业和文化,和艺术去结合的时候,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是有矛盾的。其实可能真的如果一个文艺片用600万拍完,你真的花了6000万去做宣传,你可能也能赚到很多很多的钱,但是只不过没有这样去做。你要去纠结这些东西,你就会不快乐,你就会做不好了,所以不管有没有人看,那些事情,宣传也好,营销也好,推想市场也好,不是我们做演员该去考虑的。

所以我作为一个演员,我只是去张开着毛孔把我的角色演好。然后哪怕有一个观众看到了,他也说丙燕,你那个角色还不错。哪怕不小心真的拍了一个烂戏,一个会入围金扫帚奖的电影,但是也可能有别人会说,那个电影特别烂,但是有一个演员演的还不错。我只是想着说,当我去看这个电影,或者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坐在观众席的时候,我不会去骂这个角色,其他我管不了,我只是去做好我自己职业的本分。


大公娱乐:那现在很多人会更喜欢去拍商业片,为什么你会偏爱文艺类的影片?


颜丙燕:怎么说,现在搞得我很拒绝商业片,其实我并不拒绝,只不过可能当一个商业片和一个文艺片同时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会去先看那个文艺片的剧本。因为文艺片,它所讲述的故事也好,这个人物,它其实都是平时我们不太会很容易触及到的,都是你要去剥开,一层一层地,剥开一层了,你发现里面还打着一个包,再打开还有一个包......看这种剧本的时候,你会很过瘾。

所以,通常如果说碰到了这样的剧本,好呀,我喜欢,可是片方没钱,行,没钱也没关系。商业片我也是挺运气不好,也不是没有大的商业片导演找我,我也很高兴要出演,可是之后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每次碰到商业片总是会错过,也挺奇怪的。


大公娱乐:错过的时候不会觉得遗憾吗?


颜丙燕:会有遗憾,其实错过任何一个你决定的角色都会遗憾,不管它是商业的,还是文艺的,还是电视剧,都是会有遗憾的,只不过你错过它一定是因为其他的。比方说合约,你本身在跟其他的戏在签着合约没完成呢,你就不能去这个戏,反正总是会有一些更有道理的事情去让你错过了,那它就是应该错过的。那就没办法。


大公娱乐:你心态真的特别的好,我觉得。


颜丙燕:不好也不行,不好又能怎样。(大笑)

“生活给了我太多,如果没有爱情,我也认了”


大公娱乐:刚刚在采访前,你在跟陶虹姐聊天。你开玩笑地说,陶红姐带孩子也拿到了奖。


颜丙燕:对啊,多气人啊。


大公娱乐:你是不是很羡慕陶虹姐现在的生活状况?


颜丙燕:对,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在羡慕着别人的生活方式,我羡慕着很多人,可能也有很多人在羡慕着我的生活方式。作为我个人来说,42岁了,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没有自己的小家庭。其实对于我来说,实话实说并没觉得怎么样。因为我的工作是快乐的,我很享受我的快乐的工作。但对于家人来说,对于我爸爸来说,对于长辈来说,他们会很担心,会觉得不踏实,他们会说,你这么大了,你再过几年还能不能生小孩,现在你如果一个人,等你年龄大了,你老了,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别人都儿女成群的时候你怎么办?等等等等。就是父母长辈一定会更多的去考虑这些。

那天我跟我爸爸也聊,我说我最纠结的那段时间是我妈妈去世之前,那是我最纠结我最想要的事情。因为想给她看。可恰恰是阴差阳错的,恰恰是因为我的目的性太强了,所以把感情,把爱情弄得很不美好。我甚至都挺歉意在那些年当中的那两个男朋友。我很歉意,因为我的心态不对,我给了人家太大的压力,让人家在那个年轻段有了那么一段沉重的爱情。我特别觉得不好。现在也一样,如果我为了说再过两年我生不了孩子了,为了生孩子去找一个对象,去找一个人,那其实无疑又是让爱情在压力之下,我觉得它就会变形变的很厉害。

其实现在的生活给予我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远远地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要的,以及我认为我应该得到的。能够让我这么开心的工作,还能给我这么多的奖项的鼓励。就是你会觉得,生活已经对你非常地宠爱有加了。所以我说我不贪心,生活已经给予我这么多,如果说这一辈子,这一世它不能再多给我一个丈夫,多给我一个孩子,多给我一个自己的小家庭,我说我认,我很平衡。我可以平衡我自己,因为我已经得到的太多了,我已经很感恩了。

其实我对爱情,对婚姻很渴望,充满着渴望。只是,我不愿意说因为什么而去结婚,我也不会因为什么而去爱一个人。我觉得爱一个人,一定是什么都不因为,那才是爱一个人。如果因为什么爱上了一个人,那你爱的是那个因为,而不是这个人。


大公娱乐:特别好的一段话。我觉得一定能够会有这个人,缘分一定会来。


颜丙燕:借你吉言。(大笑)


大公娱乐:在采访的最后,你想对喜欢你的观众朋友们说点什么呢?


颜丙燕:首先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新年快乐,健康平安,万事如意,大吉大利。其实,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面对着很艰辛的生活,可能也有很艰难的工作,或者是很艰难的选择,我觉得只要你坚持,只要你怀着一颗善良的,尽可能平常的心态然后去面对所有的事情,一定会越来越好。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罗伊宁

摄 像

徐上杰

撰 稿

罗伊宁

实 录

许 楠

后 期

徐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