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飞:我在感情上是个挺失败的人

 

王志飞老师最近有点忙。来演播厅录节目的那天,他前后跑了将近8个通告。工作人员去接他的时候有点晚,刚到门口,他已经笑意盈盈地站在了那里,脸上挂满亲切。

 

等待的间隙,公司门外亮起了欢迎他的跑马灯,他裹着火红的羽绒服跑去合影,“蛮好的蛮好的”,开心得就像个孩子一样。

 

除了看过几部他的戏,除了曾在八卦新闻上看过几次他的名字,我对他真的不甚了解。《突出重围》、《大秦帝国》、《向东是大海》、《大宅门1912》、《浮沉》......他可以是军人,可以是刑警队长,可以是古代忠君大臣,也可以是不择手段的商人......出道近30年,他塑造了40多个个性角色,我能数出N个角色名字,却说不出私下真实的他究竟如何。

 

于是,忐忑的我偷偷去围观了他的微博,想要翻出拉近距离的聊天话题。固有的观念让我以为他会是个动不动就满嘴道理的“老艺术家”,殊不知他早已融入了如今的天地,与网友聊天,跟影迷开玩笑,时不时还与妻子晒晒恩爱,当儿子的人生导师。他过得不易乐乎。

 

“我想要跟喜欢我的人分享故事,我不是个严肃的板着脸说话的人,你们得替我正名。”

 

关掉摄影机,走出演播厅,我跟他说:“老师,以后我就叫您萌大叔了。”他笑着回应:“我也觉得我挺萌的。”

 

作品遭央视冷藏8年:早几年提依法治国就好了


大公娱乐:电视剧《婚战》刚刚结束,您饰演的秦文天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王志飞:他是一个男人,挺好的一个男人。在外面忙,然后又顾家。可是,人的精力有限,他顾了外边,顾不了里面。他的老婆对他有一点猜忌,不太信任他,给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从而影响了感情生活,也影响了他的工作。挺典型的,就跟现在当今社会当中的支撑一个家的男人一样,是一个得经历很多苦衷的一个人。

 

大公娱乐:有人评价说,在这部电视剧里,您和王学兵两个男人之间的戏,看起来特别的给力。拍戏的时候有没有比较有趣的事情呢?

 

王志飞:没有,或者说你们看不到,其实我很快乐,我很觉得有趣。来一个特别专业的好演员,所以我们对起戏来,没有那么多麻烦。有的时候一句话,或者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对方就知道你要干什么,他的潜在素质在那,所以这个过程我自己很愉悦。

 

大公娱乐:跟《婚战》同期播的,还有在央视播出的《大秦帝国》,这部戏你饰演商鞅。您是一个有大秦情结的人,这部戏能否算是您里程碑一样的作品?

 

王志飞:一个演员一辈子能够摊上一次这样的大戏,已经很不容易。我又为之付出了全部,不光是我,我们参与创作的几乎所有人员,从编剧开始,编剧他用了16年的时间,写了这样一个大部头的小说。16年如一日,我想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起码我不行。导演也是,竟然创作了40多页的导演阐述,导演体会。所以,我为之也是付出了很多,到现在为止,我认为这部戏会是我一生当中永远的记忆。碑不碑的倒是次要的,因为这个戏,带给我的感受,永远也萦绕在我脑子里。

 

大公娱乐:像我们所知道,大概在2005年还是2006年时候,《大秦帝国》就开始筹拍了。我记得它第一次上星的时候是2009年,等到今年它才在央视上映,这都八年了。您当时在微博上说,八年冷藏过去,到现在还能够重新上映,已经足矣。您这种足矣的心态,是真的觉得只要能上映就好,还是有一种妥协的心态?

 

王志飞:没有妥协,大家都知道这部戏当年的时候,一直没有人敢点头让它和观众见面。习大大要是早几年提依法治国,我想那这部戏肯定会更辉煌。因为真的我们早于之前的几年就把这样的一个主题思想电视剧完成了。整个过程不容易,我们当然也希望它的结果也是好的,可是往往世上的事情都是不能如愿的。我说的足矣就是说即使这样,即使它被雪藏了八年,可是现在终于认可它了,把它重新拿到央视来播,首先这是绝无仅有的,没有一个八年前的戏然后再重新拿回来,没有这样的先例。所以,我就觉得,真正的让它跟大家见面,然后又把先辈们的夙愿和现在我们生活当中大家的愿望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我觉得我似乎在这中间做了点什么,我尽了力了,所以足矣。

 

大公娱乐:是不是很自豪?

 

王志飞:自豪还不敢说。因为,通过我们表现出去的东西是会有一定的影响力的,那既然这样,我们似乎就应该用这个来做一些什么,来尽可能的引领一些什么。是不是可以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当中,让大家稍微冷静冷静,让大家能够略微地感受一下正确的各种观,哪怕是说给大家一些力量,尽可能是正确的力量。我反正到现在为止,我真的不敢再去看这部戏,因为我每次都难以自持,我会激动得乱七八糟,我真的很感慨,为之付出了很多。所以,如果通过我的创作,观众也同样获得了我刚才的这种感受,那我当然是很欣慰的。

曾因轧戏遭导演训斥 笑言电视剧是饭碗


大公娱乐:我看您还是拍电视剧多一些,电影方面比较少,是您比较偏爱电视剧吗?

 

王志飞:好像我了解电视剧本来也比电影要多,要说偏爱嘛,我倒不完全是。不过我感谢电视剧,是电视剧养活了我,我主要是端的这个饭碗,所以我爱它。我也不会因为拍了电影,然后回过头来看不起它,这不是感恩的态度。另外,从专业角度上说,作为演员来讲,在电视剧上面的自主发挥的余地更大一些,因为电影是导演艺术,那个必须是听导演的,不是说这边不听导演的,电视剧可以跟导演商量,可以帮助导演。比如说,电视剧一下30集,一般人导演他面面俱到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他需要这样的专业人员,来帮助他,大家把这个集体艺术最终完成,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很享受。如果说有偏爱,可能是因为这个。

 

大公娱乐:您之前有个采访的时候有说,您从小看的电影是《地道战》、《地雷战》这一类,听的歌是邓丽君的、童安格的。是不是这一些环境的影响,会影响到您对剧本的选择,更想要去拍那个年代的故事?

 

王志飞:那没有。你问完了我回过头来一看,描写那个年代的电视剧不多啊,我要全指望这样的戏满足我这个偏爱,我就差不多饿死了。所以,这并不能作为我选择拍电视剧的一个标准,更何况演员他应该把所有的人们关心的,感兴趣的,或者是故事性非常强的剧集带给观众,不局限于任何年代。

 

大公娱乐:您现在还是像劳模一样,一年到头都在剧组里吗?

 

王志飞:好一点,好一点,自己会嘱咐自己别这样。倒不是我没有精力,我身体挺棒的,可是,永远这么拍,有的时候可能力量达不到。不允许我积累,不允许我沉淀,没有这样的时间,实际上一个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
  你比如说拍《大秦帝国》的时候,我因为进组比较晚,白天的时候我还在另外一个剧组,现代戏拍摄的最后一天,然后晚上到了机场,连家都没有回,就被拉到了《大秦帝国》的外景。天一亮,七点就要拍我的戏,我当时真的准备的很不充分。我看的出来导演对我也非常不满意。因为,我不可能从那样的一个状态马上就很准确的全部转到这样的状态,更何况那边说的是现代的语言,这边就要之乎者也的文言文,整个懵懵懂懂的一个状态,我说这样不行,得赶快改变,还好用了大概10天左右的时间,赶上了大家的步伐。后来我跟导演说,导演你还生气吗?之前那个咱们看看重新来过。导演看了我一眼说:我也正想重新来过呢!不谋而合,所以又麻烦了大家,把我先演的那个戏,又重新的拍了一遍。在这我的生涯当中绝无仅有,可是就这一次,我已经够了,我已经吓的,现在说说汗毛都可以立起来,不想再有这样的事情。

 

大公娱乐:您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用力用心去演一部更好的戏,状态会更好一些。

 

王志飞:我主观愿望是想把这个频率降下来,这样好像当中各方面都会好一些,把数量降下来,把质量升上去。后来我试了试这俩不成正比,我也有一点迷茫,这个怎么办?那我就拼命的在选剧本上多下一点工夫,这是一个集体艺术,就算你认为这个剧目很完整,最后完成也不一定就如你所愿。最后,我想还是别较劲了,顺其自然吧。如果你要说我的愿望,我想如果两年之内所接的戏,没有什么非常光彩的本子,那我也不能放弃,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的给人家加分。之后,到第三年,我非常的兴奋的碰到了一个剧本好,创作团队也非常的优秀,反过来他们会回报我,给我加点分,然后把我的位置换一下的这样的作品,这是我的期望。

自嘲是感情失败者:我现在都还懵懵懂懂


大公娱乐:婚姻到一段时间之后会变成亲情,慢慢地再继续升华,有人说这是幸福,又有人觉得这不幸。您是怎么看的呢?

 

王志飞:当然幸(福)了,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

 

大公娱乐:我感觉到您在聊感情的时候有点吃力。

 

王志飞:对,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话题,我又不是专家,我甚至是一个挺失败的人。就算是专家,我估计他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未必怎么样。我来尝试做个比喻吧:我觉得谈感情的时候,就像一匹马,一匹奔跑的马,它可以尽情的驰骋,看什么都行,可是一谈到婚姻,婚姻可能就是像那条缰绳,正在你驰骋的时候,它给你勒住;又有点像公司,感情像有限责任公司,可是你走到公司的时候就变成了无限责任公司,多累,可是每个人还是往前冲;也像吃饭,感情像在外面吃饭,不外劳动,你想吃什么点什么,人家给端上来了,吃的还挺香,婚姻不是,你得买回料子,说今天就这料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当然,经过加工,油盐和酱醋发生关系,柴米和酱醋这样发生关系,然后端上了这样一盘,也许你吃的很快乐,可是,你得动手,你经营了。得通过这样亲力亲为的经营,婚姻才可以继续下去。
  不过我真的是胡说,可能经历过,有一点点感悟,可是你说我搞清楚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所以说谈恋爱的时候,那个阶段,容易让人智商低,真的懵懵懂懂,晕晕乎乎,还觉得挺乐,可是不得活,不能长久。你想长久吗,必须得接受婚姻这剂良药,这样你才能够长久的,快乐的活下去。

 

大公娱乐:之前我有看《我不是明星》这个节目,我看到您的儿子王也上节目之后,我特别惊讶,因为我知道您并不支持他唱歌。在您知道他瞒着您之后,当下是不是特别生气?

 

王志飞: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大气性了,人岁数大了,就会平静一些。哪能什么事情都较劲,什么事情都生气。可是教育孩子这个事情,很难,自己得努力去尝试,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他说他要去参加这样的节目,我是有一点不愿意,我不想让他过早涉及名利场,这样自己会没个分辨的。可是这个孩子大了,不由爹了,我又阻止不了。那我只是想,是不是可以把这样的,我认为不好的事情尽可能变成好事。于是我就用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激将法。我不同意,于是他就非得要去,这个我已经拦不住了,他肯定要去了我就不同意,于是他说我就努力,于是我说你努力也没用,于是他就有超水平发挥。现在看来,基本上我能达到目的,这是我动的一个小心思而已。实话说,教育孩子的事情真的很复杂,我真的一直在学,可是老赶不上孩子的发展变化。

不再排斥宣传 谈一夜爆红:那是别人的事


大公娱乐:您曾说,希望和观众沟通的惟一途径就是角色。不想把自己的全部都贡献给娱乐界,不想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在娱乐圈里,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上映,少不了话题,也少不了炒作。您如今也会陪着孩子上选秀比赛节目,这是否表示您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王志飞:之前就有变化,因为我们这一代演员,也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换句话说也许能承上启下。我们的确继承了很多老演员,老艺术家们,他们非常优良的传统,素质,修养。年轻的演员,他有的时候浮躁起来,他没有想那么多,那我们的习惯是,我们只在台上张嘴,下了台就是闭嘴的,不去用表演之外的任何事情去打扰观众们。可是,我们如果继续这样,真的就是把一个表达态度的平台拱手让给了另一方,起码是片面了。所以我想如果有机会,像大公网这么好的平台,有这样的机会,我尽可能的也说一说我们以前,我们的理解,我们的想法,然后,互相的交流一下,并不是说谁对谁错,这样是不是可以起到一个磨合,一个软化的作用,所以,还是该张嘴的时候,还是要说一说,让大家知道这一代老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公娱乐:当年,您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之后,拍了十多年的戏,终于凭借一部《突出重围》被观众熟知。有人评价您是“大器晚成”,也有人说您是“戏红人不红”,相对于如今不少 “一夜爆红”的现象,您怎么看?

 

王志飞:什么戏很红,人不红,那都是他们开解我的说法。我2000年就得了奖了,我很满足,我觉得那不叫大器晚成。相比我那些哥们,嘉译,秀波他们我觉得很早了,也很知足。那至于红不红,真的不是我的追求,我打心眼里真的不是很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想爆红很容易。比如说这两天我看到一个烤白薯的妹妹,昨天我还看到一个顶水泥的小伙子,一下就红了,那也是爆红。他们想爆红就爆红吧。我恭喜他们,也预祝他们的生命力比我们还长,挺好的。

 

大公娱乐:您似乎觉得有太多人把时间和生命消耗在了网络上。但是您也常写微博,跟网友交流,这个举动会不会跟您的心态有冲突?

 

王志飞:其实我写微博,最主要的原因是给我自己的,有时候看到的,听到的,遇到的这种片断式的东西,你如果不把它记录下来就很快过去了,或者说有一些感悟就浪费了。当然我也喜欢理解我的人跟我分享,仅此而已。当然,我具体写每篇微博是怎么样的初衷只有我自己知道,那网友们,也许有那么一两个能够体会到。我现在利用这样的一个平台跟爱我的那些人们去玩,只要我有时间了,拿出一点,跟他们聊天挺高兴的,挺愉快,我不排斥。

 

大公娱乐:就像我一开始跟您闲聊的时候,我说在今天这个访谈之前,我是有点忐忑的。您在我心里面是一个特别有个性的演员。之前您说您低调,比较少的跟媒体交道,是一个对自己保护的方式,那么我希望在今天之后,在我们这个轻松愉快的访谈之后,大家能够更多的了解您,知道生活里面的您其实是一个特别开心,特别轻松娱乐的人,这是我今天做这个访谈最希望达到的目的。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罗伊宁

编 导

田 田

撰 稿

罗伊宁

剪 辑

冯 昊

实 录

许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