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电影节主席:华语片进军海外得守游戏规则

 

在这篇专访的开始,请允许我来简单介绍一下苏彦韬先生:他是中美电影节主席,是首位拥有美国主流广播频道的中国大陆美籍华人。美国鹰龙传媒有限公司创办人和美国环球东方广播电视有限公司总裁,旗下拥有多家电视、电台、杂志和报纸等媒体业务。

 

2004年的秋天,美国洛杉矶,有一群旅居海外的电影人,办起了一个名叫“中美电影节”的颁奖礼,苏彦韬就是其中的一员。那时候,海外观众所认识的中国电影,除了功夫,还是功夫;当时,电影节能请来的明星,或许你一个都不认识。

 

一转眼,已过去十年。

 

2014年11月,依旧是在美国洛杉矶,第十届中美电影节拉开帷幕,包括赵薇、黄晓明、佟大为、宁浩、海清在内的400多位国内一线明星,云集于好莱坞这个世界电影之都。

 

从第一届电影节单纯为了“给制片方一个奖,便利在美国电影市场上售卖中国电影”,到美国电影协会大力支持,合办影展,再到如今给派拉蒙、福克斯等好莱坞五大电影公司颁奖,这一路坎坷艰辛,这一路转变,在中国电影票房的爆发式增长里,在中国文化底蕴国际化分量的日益加重里,见证了中国电影人的努力。

 

苏彦韬先生谈及中美电影的未来,充满着信心与期待。他说,电影其实从来都不是为哪个市场拍的,电影就是为了观众拍的。前十年,中美电影彼此的交流,经过了谈恋爱跟结婚这样热忱的时期,那么之后的十年,就会开启从蜜月到一对成熟恩爱的夫妻的新阶段。

 

他笑言,中美电影人一起为世界观众拍片不是奢求。未来,我们会离梦想越来越近。

 

电影节评奖多样化 意图全面呈现中国电影


大公娱乐:在中美电影节举办期间,我有看入选片单,发现在中国电影方面,它的类型是非常多的。但是美国方面,比较多的一些像是《变形金刚》、《美国队长2》这些类型的影片。电影节在选片标准上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苏彦韬:其实中美电影节是采取所有电影公司来报名,然后我们有一个委员会去审核这些电影。那么今年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像你看到的名单并不是全部。原来我们是把中国所有的电影,和美国独立制片的电影放在一块,作为一个单元,美国的主流电影是参加展映,它并不参加今年的评选。而今年你所看到的包括《美国队长》,《X-MAN》,《变形金刚4》等,这是一个特殊的奖项,是今年才增设的。它是根据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提供的权威数字来编列的在中国最受欢迎前五部美国电影,所以这五部电影是根据我们国内提供的数据来颁的奖,而不是跟那200部电影放在一起来参展的。

 

大公娱乐:今年中国方面还有一些偏主旋律方面的电影,这个有没有特别的考量?

 

苏彦韬:会的,因为中美电影节有别于其他电影节,我们希望做到一个全面呈现中国电影的节。所以我们并不完全以市场导向、票房导向,而是以它的艺术性,还有综合性的导向。所以我们有一个选片委员会,还有评审委员会来订哪些电影是。

 

大公娱乐:为什么不像其他的一些电影节一样设立主竞赛单元?

 

苏彦韬:其实中美电影节早年的时候,就是十多年前,我们开始的原因是因为美国有个电影市场AFM,American Film Market是在每年的11月初。在那个时候,我记得有600多部的电影成交量,算是全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场之一。而中国电影在当时这样的环境之下,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关注,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就想说,不如在那个前一天办一个中美电影节,给制片方一个奖。原来最早为什么定“十大金天使”,就是在不管是100部,200部电影来,我们选10部给制片方、制片人一个奖,那么他拿着这个奖,第二天开展的时候,他就在这个展位上去跟美国的同行说“我刚得奖了,这个片子怎样怎样...”,就便于他去销售。所以这个电影节本身是帮助中国电影销售,我们是起到这样的一个想法。所以我们就联合了很多好莱坞的朋友,业界的朋友,包括当时的跟我一起做这个的朋友,是那一届美国电影市场的主席,叫迈克•莱恩,他制片的一个电影在国内很有名,叫《English patient》(《英国病人》),另外就是《教父》的制片人AndreMorgan,还有《黑天鹅》的制片人Mike Medavoy,奥斯卡的前主席Sid Ganis,我们这几个人就一块就搞了这个一个电影节的雏形。那么一点一点后来发展,十年了嘛,所以有些是增加出来的奖项,未来是不是会增加你所说的什么主竞赛单元,这是我们在给我们的评委会、组委会去讨论的,是可以有这样的讨论空间。

 

大公娱乐:那现在电影节上的各个奖项,是怎样评选出来的?

 

苏彦韬:我们会有不同的委员会,会进行看片。我们在9月底截止报名,9月到10月一个月的集中看片和评选,然后10月底就要选出来了。一般是10月底11月初,像今年是11月4号对外公布。

中美电影节十年历程 美态度转变全因中国市场


大公娱乐:最初在美国导演工会总部举办中美电影节开幕式的时候,美方要求不得对外说在美国导演工会办活动,只能说地址,并且收起了场内所有的标志。而如今对中美电影节大力支持,在这个转变后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苏彦韬:就像你说的,十多年前我们在美国导演公会办活动的时候,是可以藏起来的,或者说可以盖起来的关于美国导演公会商标的,他们都盖起来了。那么现在呢,若干年后,是能放他们商标的他们都放满了,还为中国电影人办了早餐会。美国电影协会也是如此,一开始有参与,但是他并没有太积极地参与。一直到我们办了七年之后,在三年前,美国电影协会正式开始举办中美合拍的影展,然后第一次我记得是在福克斯,去年在环球,今年在派拉蒙,为中国电影人举行盛大的晚会,这个,我觉得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这个事实证明了中国电影、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份额和重量,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环境。当然从细节来讲,当然是因为中国整个的票房数字,那么据我从电影局这边了解的数字,今年差不多达到50个亿,那么美国票房是100亿,差不多占到美国的一半,而且成为世界第二大票房,像《变形金刚4》这样的片子单一票房收入,中国比美国要多出一个亿,这样的话,我想美国人不得不重视,认为是第二北美市场。    

 

大公娱乐:看了这样的转变,是否很感慨?    

 

苏彦韬:当然。因为从一开始从别人打交道,别人要听你解释半天,或者说你要想办法去游说,去邀请这些电影公司来,一些独立制片来参加就不错了。到现在,尤其是今年这是第一次,我,还有我们中国驻洛杉矶的总领事刘健大使,中影股份的喇培康董事长,我们三个人在台上给五大公司颁奖,来的都是五大公司的总裁、董事长,这是令中国人,中国电影人骄傲的时刻。由喇培康先生代表中影集团,向福克斯、迪士尼、华纳、派拉蒙去颁奖,而且他们的总裁、董事长在台上都纷纷对于中国电影市场给他们这个奖项,表达他们由衷的感谢,我觉得这是非常让人自豪的事情。    

 

大公娱乐:这10年,有没有让您觉得遗憾或者不足的地方?    

 

苏彦韬:一定会的。中美电影节有天时地利之便,也有人和的优势。同时它也有地利上的不便,毕竟它不是在北京上海任何一个中国城市来办,它是在好莱坞办。它有好处是在被称为目前是世界电影之都的好莱坞来办,所以它可以有五大电影公司,世界各地的影人来办,时间又是在美国电影市场之前,所以世界各地的购片人、电影人都集中在洛杉矶。但是同时呢,对中国很多的电影公司还是不方便,如果是在内地的话,他们可能几个小时就到了,但是在这边呢,来回就三天。当然我们这次很欣慰,这次从国内来的电影人超过400位,开幕式有3200位嘉宾来参加。我觉得这是一个可能我们目前不如在内地办的一个挑战,当然我们这个影展是为了在好莱坞,向世界向国际影坛来推广来弘扬中国电影,这是我们的一个目的。所以这样的一个主题下,放在美国去办,一个主要来推动中国电影的节展,其实从地域上来讲,是有好处的。    

 

大公娱乐:中美电影节未来发展规划是怎样的?    

 

苏彦韬:未来我们希望从奖项的设置、评选能够做得更专业一些,第二个我们希望这个节能在实际的操作层面,就是说在过去十年之所以能够维持这个电影节一直往前走,我们蛮注重它的实效,也就是电影节系列中的,比如说论坛,比如说中美电影人的见面会,促成融资的早餐会,这些是帮助电影人找到下一部电影的投资方,把这部片子卖出去,或者是找到了合拍方,我觉得这个是电影节维系它生命的很重要的背后的元素。未来我们会在这个方面上会做更多的帮助,实际的中美电影人能在商业运作、在电影项目合作、衍生产品也好,我想这个方面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

 

华语片现状:明星闯海外不能脱离中国文化


大公娱乐:中国电影票房这几年有了爆发式的增涨,但相对于华语电影在国内受捧之外,它在北美市场的现状并不好。就有人用“赔本买卖赚吆喝”来形容,您怎么看?

 

苏彦韬:其实之前有采访过我的媒体,有用了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在中国,蜘蛛侠、变形金刚打不过孙悟空。我记得有一年,《西游》的票房超过了美国主流电影。所以到了西方,孙悟空打不过蜘蛛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本身电影就是有文化作为底蕴的艺术形态,所以在不同的艺术形态,不同文化的背景下,电影本身在它的固有市场,要先把它的市场固好。美国电影协会的亚太区总裁有说过,其实东西方电影,不要说中美电影,各自先做好自己的市场,然后再说国际市场。我想这个是电影的本质。当然有些电影是国际化的,但我不认为每一部电影都适合国际化。我并不认为非常执着地认为去拍一个为对方的电影,我觉得这是很苛求的事情。首先电影要把自己的定位定好,如果这个电影本身就是为了什么样的受众看的,那么你把这个受众经营好,我想票房肯定会好。

 

大公娱乐:什么类型的华语片,去海外发展的话,票房收益会好?

 

苏彦韬:至少在目前阶段来看,可能一,它是英语的对白,第二个呢,可能还是动作片更适合海外市场。因为中国的武术、功夫,它有独特的表现形式,在过去,从好莱坞来说,到目前为止,其实被认识的认同的,从李小龙到成龙,到李连杰,包括甄子丹,杨紫琼,章子怡,都是走的功夫片的路线。那么我觉得这是目前阶段比较能打开国际市场的。因为每个国家,每一种文化它的电影都有自己的一种特色,拿我们并不擅长的去打一个市场,不如拿我们现在已经成熟的会更好一些。

 

大公娱乐:您提到了很多明星,他们在国外谁的认知度更高?

 

苏彦韬:我认为刚刚提到的明星都是有他的认知度的,但是还是那句话,电影是一个文化的产业,本身还是以文化为挂帅的。首先他成为本民族的一个巨星,他可能才成为国际上的巨星,我想这是一个原则。就像李小龙也是如此,他其实用的是功夫,传统中国功夫的概念打开了美国市场,成龙先生也是如此。我并不认为脱离了中华文化,脱离了本土受众的土壤,他就可以单独地在西方社会成为一个闪烁的巨星,我想目前还没有看到这样的明星。

华语片必须入乡随俗:要兼顾别人的游戏规则


大公娱乐:不知道您有没有发现,在选择电影上,大部分国内观众还是倾向于选择同期上映的海外电影。国内观众与海外观众有怎样的观影文化差异?

 

苏彦韬:其实从大的方向上,我觉得是没有什么差异的。美国或者说欧洲,大城市,也有北上广,就像中国一样。那么这样大的城市,比较国际化的城市,比较国际化的社区,往往有一些艺术院线,放的华语片,或者日语韩语,或者欧洲的电影,都可能有票房。而相对二三线城市,内陆的城市,他可能对美国的电影,或者连题材都是本土的更被接受。这些电影在国内也是如此。有些电影票房非常好,过亿甚至很多亿,这个题材并不适合西方社会,但是很接地气,我们的观众很喜欢。这说明中国的观众,和中国的电影现在越来越趋于成熟,而电影两个市场来比较的话,我觉得中国电影整体来说,无论是制作方,还是观众欣赏上,态度越来越淡定。不仅仅是追捧什么,而是说我喜欢什么,我欣赏什么,很淡定有自己的主见。

 

大公娱乐:国内电影没有严格的分级制度,那么很多导演电影中包含的黑色幽默,暴力等内容,在过审之后,可能中国观众看得会很完整,但是到了国外,就会被打上限制级的标签。有人评论说,这应该也是限制了华语片在国外电影票房的一个因素,您怎么看这种说法呢?

 

苏彦韬:我觉得还是入乡随俗吧。你这个片子打算拍给洋人看,拍给国际市场,那你在拍的时候就要兼顾人家的游戏规则,和咱们自己电影局的相关规定。你要不守着这的规矩,你这电影上都上不了,那你要不守着人家的规矩,人家那也上不了。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我觉得做一个电影,要进入西方市场,那你就想好了,按照人家的分级,你的这个是PG-13,还是R,你自己去想去做自己的定位。既然要进入西方社会的电影市场,就要熟悉人家的游戏规则,不能说我们去西方的电影市场,带着自己的游戏规则,这就不好了。一样,对于美国电影也是如此,美国电影进入中国市场,不论是哪个大片,据我了解,多数都根据中国国情进行过剪辑,这种情况我觉得无可厚非。

中国元素不能仅在银幕展示 合拍片要有话语权


大公娱乐:之前有外媒称,在诞生后的100年间,好莱坞主要是为美国人在拍电影,海外观众只是配角;但是因为现在他越来越多地加入了东方元素,包括现在合拍片兴起,所以很有可能很多年后,好莱坞就会为中国人拍电影了,对此您怎么看呢?

 

苏彦韬:电影其实从来都不是为哪个市场拍的,电影就是为了观众拍的。在电影实力,自己的市场没有经营非常好的情况下,电影为了本土市场拍;等到自己本土市场成熟了壮大了,电影为国际市场拍。所以原来中美电影关系是竞合关系,又是合作又是竞争,未来中美电影我相信会合作起来,为世界观众服务。所以谈不上好莱坞为中国观众拍片,也谈不上中国电影人为好莱坞观众拍片。我想未来是中美电影人合作,为世界观众来拍片,这样的描述会更客观。

 

大公娱乐:好莱坞电影现在越来越多地加入了东方元素,中国电影也越来越多好莱坞资金的融入,这是合拍片的潮流。有人觉得这是大势所趋,也有人为之担忧。那您怎么看合拍片兴起这样的状况?

 

苏彦韬:我觉得合拍片也好,其实我觉得整个中国电影产业,整体实力日趋成熟的一个表现,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合拍片了。这几年来从DMG他们投资的《环形使者》,阳光七星带来的《摩纳哥王妃》,还有像《超验骇客》,《钢铁侠3》,这里面都有中国的资金,包括《变形金刚4》都有中国的植入。现在的合作拍片,不仅仅是原来我们所想的合作拍片的概念了。合拍片有两种概念,三个阶段,一个是外国参与到国内的主题电影,以我们为主,以我们的故事,以中国人来做。第二种就是说由中国的资金加股到美国主流的电影中。那么未来第三个阶段,可能是中美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全方位的合作,那么这种合作我倒不认为一定有中国元素。如果像《超验骇客》,《钢铁侠3》那里面可能有中国演员的元素,但是这个故事是不是完全一定是,不见得。所以这次我看《摩纳哥王妃》我就有一个很大的感触,这个完全跟中国是没有关系的一个故事,是由中国资金投资到里面的,那我觉得这也是中国元素。所以中国元素不仅仅是在银幕的呈现,而对于电影产品有没有话语权,这个产品能不能是中国自己的,我觉得这种合作对中国电影是更淡定,更有自信的。

当美国人去拍《卧虎藏龙》的时候,去拍《花木兰》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说这个不是美国电影,美国拍一个印度题材的,去拍一个中国题材的电影,像《功夫熊猫》这样的,他也非常自信地说“这是我们的电影”!现在慢慢我看到中国电影国际化的脚步越来越快了,所以我倒不觉得一定要在银幕中要出现几个中国面孔,一定要出现几个中国城市,出现几个中国商标,未来大概不是以这样的表现来说中国电影走向世界,而是更多地要看项目的运作,话语权在哪里,商业运作嘛,看你话语权比重有多少。

 

大公娱乐:您从事中美电影文化交流这么多年,回顾一下,您会用怎样的一段话来概括呢?

 

苏彦韬:前十年,我觉得中美电影彼此的交流,经过了谈恋爱跟结婚的时期,这样热忱的时期,那么未来的十年,开启新的从蜜月到一对成熟恩爱的夫妻的一个阶段,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罗伊宁

摄 像

田 田

撰 稿

罗伊宁

后 期

方 方

剪 辑

秦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