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CEPA协议的签订及内地电影市场的急剧发展,香港电影人纷纷踏上了北上神州的合拍片甚至是成立工作室创作影片的道路,包括在数年前依然带有浓烈的香港本土意味的杜琪峰、彭浩翔、叶念琛等导演,而在今年的金像奖提名中,已经基本抹平了香港特色的《亲爱的》与《黄金时代》,成为了带有浓烈的香港本土色彩的《人间小团圆》《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的有力竞争者,更何况,还有《智取威虎山》《黄飞鸿之英雄有梦》《闺蜜》等已经淡化甚至完全内地化的作品。所以难怪金像奖提名公布时,有人再度惊呼是本土与外埠之争。


其实,即使是从四十年代末以来的香港地区的电影作品来看,也并不仅仅是有“香港电影”。五六十年代时香港地区的电影作品更多是按照制片方或者语言分类,国语片、粤语片甚至厦语片(主要针对部分外埠市场),可以看出香港地区出品的作品拥有很大的灵活度,而七十年代香港的本土化一是越来越浓烈时,“香港电影”慢慢取代了“国语片/粤语片”的说法,但依然很重视外埠市场,毕竟香港只是一个六七百万人口的城市,年度票房在10-16亿港元左右(包括外语片),而每年的香港电影在八九十年代时已经高达200部左右了,香港电影急需外埠市场的增援。在这种背景下,为各地市场“量身打造”作品也就陆续出现,比如高志森导演、周星驰与张国荣等主演的爱情喜剧片《92家有喜事》,在韩国版的结尾前(不是出字幕时的NG镜头等)特地加了一段追逐动作戏,因为当时的韩国观众喜欢看香港的动作片,更何况还有刘德华、林青霞等大明星们在九十年代初出演的一系列粗制滥造的武侠动作片,很多都是为了迎合当时的外埠市场。

韩国、台湾等外埠市场对于港片的需求量的急剧萎缩,使得香港电影急需新的外埠市场填补这个空白,而香港的97年回归,再加上CEPA协议的签订,内地电影市场的广大潜力空间,则成为了香港电影的救命稻草,以香港电影主创为主导的合拍片,也就成为了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重点,但当时也隐藏了一些问题,就像金像奖前主席文隽在2007年时撰文总结回归十年香港电影的得与失:得到内地市场,失去本土阵地;得到国际荣誉,失去“香港”这个品牌;得到新媒介做平台,失去传统的电影院收入;得到政府高度的关爱,失去投资者的信心;得到学院生力军,失去行内接班人;得到大中华文化的融合,失去独有的香港特色;得到愈来愈多颁奖礼,失去观众的关注和民心;得到免疫力,失去抵抗力。尽管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文隽的这种“得与失”还相当的明显,但这种得与失,并不全然是因为内地市场,更多反而在于香港电影人的急功近利、食老本等。

而随着合拍片的增多,还有两地电影行业交流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内地面孔出现在金像奖上,不仅是走红地毯亮亮相,甚至不少在金像奖的大奖上有所斩获,比如从2006年到2008年,章子怡、周迅、巩俐及斯琴高娃相继拿下了这四届金像奖的影后,不过影帝还是清一色的香港男演员。

在去年金像奖的最大赢家《一代宗师》中,宫宝森与叶问在交手比试前曾经谈及拳分南北的问题,叶问说,“其实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在你眼中这块饼是一个武林,在我眼中却是一个世界,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进步,真管用的话,南拳又何止北传呐?你说对吗?”这句话何尝不也是对于当下香港电影或金像奖的写照呢?与其固步自封的强调香港电影的本土或者外埠,还不如顺其自然的发展、融合。

                                 【本文系大公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幕后人员

  • 监制杨爱博

  • 策划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