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片是香港电影的主流类型之一,即使是香港电影人逐渐以内地市场为主导的今天,喜剧片依然是他们创作的主要类型。而今年的金像奖提名发布后,细心的话则可以发现,在今年获得提名的24部香港电影之中,只有《金鸡SSS》及《百变爱人》、《撒娇女人最好命》属于喜剧片,究竟是香港电影里已经没有喜剧,还是金像奖遗忘了笑点呢?


因为规则的不同,每一年上映的“香港电影片目”(由香港影业协会提供)与“香港电影金像奖片目”(由金像奖协会提供)略有不同,一部分影片虽然还没有正式上映,但可以放映五场优先场而获得金像奖提名的资格,所以,如今年三四月份才在香港市场正式上映的《雏妓》、《暴疯语》等都进入了提名名单。就今年的金像奖片目(一共58部,而香港影业协会的片目则是51部)来看,以喜剧元素为主导的喜剧片包括了《六福喜事》、《金鸡SSS》、《黑色喜剧》、《盗马记》、《百变爱人》等十来部,占年度影片的20%,份量并不算少,仅次于动作片(包括古装武侠动作片及当代装警匪动作片等)。

是因为香港电影金像奖不重视喜剧片吗?回看这三十多年金像奖的历史,这个问题显然是否定的答案。香港电影是非常注重其“娱乐模式”的,毕竟,香港的城市生活节奏非常的紧张,而香港是一个小岛,电影工业的发展主要还是靠外埠市场,喜闻乐见的电影类型也成为其制作的重点,因而,喜剧片在香港的主流电影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喜剧片在很多学院派看来或许属于难登大雅之堂的“低俗喜剧”,但对于金像奖的评审团来说,它们并没有被忽视,在每一年的金像奖提名名单里,往往都可以看到很多喜剧片的影子,比如1992年的《92黑玫瑰对黑玫瑰》,便赢得了最佳电影等八项提名,而前两年彭浩翔导演的《低俗喜剧》,也被提名最佳影片、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并最终赢得了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等两项大奖,而彭浩翔的另一部爱情喜剧片《春娇与志明》则助推了杨千嬅赢得她的首个金像奖影后。

答案或许更应该是从2014年的香港喜剧片本身去找吧。从一月份的《六福喜事》、《临终囧事》,到十二月份的《青春斗》、《撒娇女人最好命》,大部分喜剧片(如《黑色喜剧》、《青春斗》)的水准质量都不高,甚至是在及格线之下,笑料落伍、不知所云、节奏乱套等。如果一部喜剧片都不能做到让大部分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发出情不自禁的笑声,这对于类型片来说已经不算合格,更何况是让观众笑中带泪,或者是走出影院后还有回味的余韵呢?这点不得不承认,香港电影的喜剧片时代,在许冠文、周星驰之后,已经缺乏能够有担当的新人,且作品质量不仅是参差不齐,更是难以与八九十年代时相提并论。

而2014年度的其它类型的香港电影,尤其是剧情片,整体水准则在喜剧片之上,比如提名最佳影片的《香港仔》,便是彭浩翔暂别了“低俗喜剧”之后的正剧之作,通过一个家庭的情感、生活,带出了香港的过去与现在,并夹杂了浓郁的抒情味。而陈可辛导演的悲情片《亲爱的》,虽然也会有所煽情但水准不低,更何况还有《窃听风云3》。

所以,与其说是香港电影金像奖遗忘了喜剧类型片,还不如说是影片的自身质素问题才是重点。当主创们只是想要食老本复制昔日的成功时,被观众,还有被金像奖评审团淡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本文系大公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幕后人员

  • 监制杨爱博

  • 策划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