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本届金像奖提名名单刚公布时,影迷圈一片哗然,其争议之一便在于“最佳新演员”奖项的五个提名中,歌手出身的王菀之凭一己之力拿下了三项提名,是王菀之的演技出类拔萃傲然群芳?还是香港电影圈缺乏新演员?亦或是金像奖偏心本土演员?这背后的原因恐难一概而论,但仍无妨一窥导致这一结果的各种因素。


首先来说明一下金像奖的评选规则。在第一轮评选时,由“香港电影金像奖选民”及“第一轮一百人专业评审团”投票选出提名名单,票份各占第一轮积分的50%,而各奖项中得票最高的前五名则成为金像奖的提名名单,进入第二轮评选。无论是“香港电影金像奖选民”还是“第一轮一百人专业评审团”都是由电影行业的从业者或相关业界人士(包括影评人、电影宣传者等)组成,不过前者特别注明了必须是“十八岁或以上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香港居民”才有资格。对于香港本土居民来说,偏向于选择本土化的演员则是比较正常的事情,毕竟要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客观无偏倚,是不可能的事,即使纵观近年来的最佳新演员的提名名单,也主要是以香港本土演员为主导。

其次,每年的提名名单是由香港金像奖协会通过各大电影公司等搜集相关资料,然后为选民提供参考选择,其中男/女演员、男配角/女配角及新演员的名单主要是由电影公司提供或确定。八九十年代时金像奖曾经有过多次的争议,包括梁朝伟凭借《辣手神探》获得最佳男配角奖,但未能得到梁朝伟本人的肯定(梁朝伟认为他是男主角之一),另一次是许冠英曾凭借《僵尸先生》被提名最佳男配角,但许冠英本人认为自己是主角之一而拒绝,所以金像奖协会在后来的票选参考时,一般是由电影公司提供参考名单或者确认。从今年的金像奖参考片目看,虽然有资格参加角逐的作品达到58部,但报名“新演员”的只有21部,绝大部分作品都没有“新演员”的参考人选,比如提名最多的《窃听风云3》,刘青云、古天乐是“最佳男主角”的备选,方中信与曾江则是最佳男配角的备选,而周迅、叶璇参加角逐最佳女主角,罗兰则是最佳女配角的角逐者,但“新演员”这一栏没有候选人选。

既然是新演员,便意味着他/她是刚从事电影表演工作不久(“须于参选年度前未曾以主角或配角身份参与任何电影”),新演员对于选民来说几乎都是比较陌生的面孔,这也就使得新上映不久的作品里的演员,或者在其它领域已经有较高知名度的演员,更可能会得到选票。王菀之无疑是候选名单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新演员,毕竟在出演电影之前,她早已凭借一首《是一个误会没什么可悲》获得了第12届CASH流行曲创作大赛的冠军,她写作的《我真的受伤了》《许愿池的希腊少女》等歌曲也相当的流行,走上台前当歌手后又创作了《留白》等金曲,对于选民来说王菀之早已留给他们很深刻的印象,更何况,王菀之在影片《百变爱人》之中是第一女主角,而《金鸡SSS》《分手100次》中都是戏份较多的女配角。一个对比是今年的热门影片之一《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其“新演员”的候选人多达六七位,即使选民对影片中的某一个角色可能有较深的印象,但也不一定能跟演员的名字对的上号,未能获得提名也就在情理之中。

当然,本土新演员的青黄不接也是影响到提名演员不多的一个因素。如果说,在十年前香港电影演员的青黄不接主要还是体现在动作演员的后继乏人上,那么,随着内地电影工业的急剧发展、香港电影工业的逐渐北上神州,普通新演员的缺乏问题也就逐渐突出,毕竟影片在内地市场上映动辄过亿,而在香港市场1000万都很难,自然大部分作品都要考虑内地市场的因素,再加上内地新人众多,香港本土的新人则缺乏发挥的机会与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香港男演员也是青黄不接,无形中使得本届金像奖的新演员中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当下在华语片、尤其是香港与内地之间的合拍片里,香港演员主要还是古天乐、刘青云、刘德华、甄子丹等九十年代时已经熟悉的老面孔,内地的男演员则已经早实现了改朝换代,且最近又有小鲜肉们上位的趋势,无形中压缩了香港新晋男演员的发展空间。

王菀之的凭借一己之力同时获得三个最佳新演员的提名,既是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本文系大公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幕后人员

  • 监制杨爱博

  • 策划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