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映伊始便口碑票房双双遭遇滑铁卢的《太平轮(上)》,日前宣布原定于五一档上映的下集推迟上映(在业内,此举通常都被视为对作品信心不足)。照往常来说,这种类型的片子,即便没有在票房上有所斩获,也一向很受电影奖项的欢迎。可是在第34届金像奖中,《太平轮》仅仅获得了6个提名,分别是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最佳音响效果等技术类奖项,在主要奖项上,或者说在人们更关注和更看重的奖项上则颗粒无收。这究竟是为何?


真的是因为《太平轮》太过难看吗?它有着宏大的背景、精良的制作、考究的镜头......所以与其说它不好看,倒不如更准确地将其定性为——过时。而对于这一点,吴宇森应该要承担很多的责任。

我们都记得在出走好莱坞之前吴宇森曾经凭其暴力美学创造过的辉煌:成长于片厂、点滴积累着自己拍片经验的他,在80年代中后期敏锐地捕捉到了当时观众新的审美倾向与偏好,将恩师张彻过去武侠片中的主题稍作移花接木,融入都市犯罪元素中来,最后再赋予这些影片一种全新的节奏,便成了迅速风靡亚洲甚至全球的风潮。

吴宇森颠峰时期的经典,从本质上而言,依然是武侠片,重复着兄弟情义、善恶有报的主题,再说直白一点,都是童话。事实证明,男人的童话或许是他唯一擅长的类型,此后每当他尝试突破这一类型选择的时候,都会发现力有不逮。

《太平轮》依然是一部童话,男才女貌近乎王子公主式的爱情、家国天才舍身赴死的凛然、缠绵悱恻情深哀怨的思恋、萍水相逢一见钟情的姻缘等等主题与人物关系,都是一说出口就让人觉得是从故纸堆里捡起来的老梗,吴宇森也不惜笔墨地去呈现了这一切。

但《太平轮》无疑不该是一部童话,它所承载的国难家仇、乱世浮生都是既可恢弘铺展也可精准深挖的难得题材,遗憾的是,属于老片厂时代的吴宇森已经承载不了这许多。这样的他,就仿佛一个手执长剑的侠客在机枪坦克的现代化战场上奋力拼杀——凸显的只是自己的落寞与不合时宜。

当下的中国观众并非完全不买老派电影的账,只要有足够的噱头与看点,哪怕仅仅是在一招半式上哗众取宠地“立意求新”都还不至于无人问津。换言之,老派电影想卖好,起码得把自己打扮得看上去挺“潮”。可《太平轮》连这一点都没有,它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透露的,都是老派的味道。所以很自然,它征服不了老观众,更加令年轻人提不起一丝半点兴趣。

如果光从提名上看,那么金像奖的评委们应该也不太待见《太平轮》。在今年金像奖的名单中,有一部影片可与《太平轮》相呼应,那便是拿了包括最佳男主角在内共10个提名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这两部片基本属于同一种类型——内容架构上没有太多出人意料的转折点,更多凭借动作场面设计与服化道和配乐加分......但两者最大的差异,则是题材。应该说,周显扬的这部片,各方面的成就多半都要归功于“黄飞鸿”三个字,作为香港最早诞生、翻拍也最多的题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黄飞鸿”就是港片的代名词。周显扬用一个正当红的年轻小生重新为这一古旧的题材赋予新生,虽然被不少人诟病投机取巧,却天然容易赢得香港人的心理认同,《太平轮》则没有这样的心理基础与认同感。

香港电影金像奖,一直都十分强调港片定位,哪怕在近十余年来CEPA协定之后所形成的合拍片风潮席卷的今天,依然坚守着“港味”(这一点与金马奖逐渐将自己定位为泛华语圈电影奖的选择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没有纯正香港血统的电影向来难入金像奖的法眼,以合拍片身份勉强跻身评选范围的大陆电影也多遭到冷落。

这一点随着近几年来合拍片的崛起与本土港片的没落而愈发明显,为此金像奖近年的提名也多遭业内人士诟病。而对于《太平轮》而言,除了导演吴宇森,这部电影的其它任何一切,都几乎看不到“香港”的影子:内地的投资方和发行方、六位来自内地日本韩国就是没有香港的主演、内地的历史背景与故事、内地(以及台湾)的文化诉求和底蕴,因此《太平轮》寥寥的提名确也不那么令人意外。

                               【本文系大公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幕后人员

  • 监制杨爱博

  • 策划董洋洋

  • 撰稿时间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