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看《综艺大观》,2000年看《开心辞典》,05年看《超女》选秀,10年看《非诚勿扰》全民谈恋爱,12年爱唱歌的国人又捧红了《中国好声音》,13年《爸爸去哪儿》终于将观众引向新的次元,开启“爸爸带娃”盛世。几个数字,几档节目,显示两个趋势:国内综艺主导由中央台向地方台转移;“现象级”节目出现频率越来越高,间隔时间越来越短。那么问题来了,《爸爸去哪儿》第二季在点点泪光中谢幕新西兰,《中国好声音》也在网友无力的质疑声中收场,国内综艺要看谁?

于是,一档雷声大,雨点也大的新节目——《奔跑吧,兄弟》顺势而生,巧妙地避开了综艺老大湖南台的萌娃轰炸跟浙江卫视的金曲催泪。与《爸爸去哪儿》相同,《奔跑吧,兄弟》也是复制韩国热门户外综艺节目,连名字都几乎没变,分别对应韩国的《Running man》《爸爸,我们去哪儿》。在《爸爸去哪儿》第二季收官之后,迎头接上,以强大的阵容和不遗余力地宣传,成功收服大波死忠粉。

但,《奔跑吧,兄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据各大卫视公布的2015年节目计划“200档真人秀节目抢黄金档”,且每档节目都在极尽所能展开宣传攻势,夫妻齐上阵者有之、60岁壮汉晒胸大肌者有之,嘉宾被传不和者也有之……真的是前方一片高能预警。


I

200档新节目抢滩?国内综艺几宗“最”

文章开篇提到7档国内新老综艺节目,每档都有点开启时代风潮的意思,但其实总结起来也就三类,即文艺节目、综艺栏目、真人秀节目,每类节目之间纠纠缠缠,比如《中国好声音》就是《超女》的进化版。因此,看了这么多让人眼花缭乱的综艺节目,是时候必要地梳理一下综艺节目的现状,以便日后更加愉快地观看,当然,当作小知识偶尔拿出来跟朋友炫耀一下也是极好的。

最韩国 长腿没长腿都往中国跑

湖南卫视总是有非常敏锐的嗅觉,在相亲类节目落后江苏卫视一步的情况下,湖南卫视似乎厚积薄发,“炸鸡啤酒”还没开播即推出《爸爸去哪儿》,以开放的怀抱迎接韩流。《爸爸去哪儿》参考自韩国MBC电视台节目《爸爸!我们去哪儿?》,开播伊始国内就炸了锅,一方面韩国原版节目的粉丝不停吐槽,表示不满;另一方面普通观众持观望期待的态度,在之后,湖南卫视凭借精良的制作效果,使得中国版《爸爸》不仅吸引大批国内韩粉,又在原有节目格局中突出重围,可谓一箭双雕。

随着国内韩国节目观众群的越来越壮大,当然包括本身节目创新的需要,国内电视向韩国的触角越伸越长,引进节目模式都不再新鲜,《奔跑吧,兄弟》就开启了中韩合作的新模式,韩方不再单纯买卖版权,而是由两国团队联合制作,并且一起分享收益。除此之外,没长腿的节目来中国,长了腿的人更要往中国跑,大批具有影响力的韩国明星开始参与国内综艺节目的拍摄,担任嘉宾。

最明星 奶爸刚走又来一波刷脸

《爸爸去哪儿》在中国成功之后,出现了一个非常符合市场规律的现象,即亲子类综艺节目的一窝蜂扎堆出现,《爸爸回来了》《爸爸你好吗》《爸爸请回答》,恩,爸爸……除《爸爸》系列外,还有一大波僵尸,哦不对,是一大波户外明星真人秀走来,《喜从天降》《两天一夜》《偶像来了》等等,但观众真的能记得住哪个节目是哪个吗?

今年10月末,各大卫视刚刚在秋推会上公布自己2015节目计划,200档综艺节目新鲜出炉,如东方卫视除了延续已有节目《中国达人秀》、《笑傲江湖》,在2015年一口气推出18档新节目。满眼的明星、满屏幕雷同的节目,各家在打数量战、明星战的同时,节目的个性和出彩点又在哪里?

最跑题 提阵容提绯闻就是不提节目本身

“200档真人秀节目抢黄金档”,各家不再捧草根,转而大打“星海战术”,据《奔跑吧,兄弟》制片人俞杭英表示,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但是几位嘉宾排档期就花了两个月,片酬也是同类节目中最高的,似乎节目请来的明星最大牌,烧钱最多成了判定节目成功的重要标准。

另外,遥想2010年《非诚勿扰》刚刚开播,就利用人们的道德、价值观念设置话题,引起关注,国人或怒或骂,观众一边义愤填膺骂马诺,一边讨论这么下作的相亲类节目什么时候死。恶意炒作、制造话题成了新节目开播后的主攻方向,成员不和、姐弟恋疑云……要是能把这些想象力和创造力用在作节目上就好了。

II

拿来主义成法宝?综艺乱象有原因

选秀看了小十年 起步晚原创少新节目基本靠学

国人看唱歌选秀少说看了有小十年,即使再怎么调整赛制,升级舞台,把选手从普通人换成明星,说到底也还是歌曲选秀,十年年夜饭,顿顿满汉全席也腻,原有的思路局面已经非常僵化。加之国内综艺节目制作本身起步较晚,且在很长时间里,都做成了实用功能性节目——《综艺大观》是小晚会庆典、《非诚勿扰》的前辈《今晚我们相识》是帮普通人找对象——作为综艺节目本身应有的娱乐属性特别微弱。后来随着与世界联系逐渐紧密,模仿、引进节目用起来十分方便,制作人们也就乐得省去原创的工夫,直接拿来主义,叫好又叫座。于是当不再唱歌选秀的新节目形式出现,几乎就成了上帝赐下来的一缕光芒,各家赶紧朝着光源飞奔,似要占领整片蓝海。

酒香不怕巷子深 韩国综艺进中国:早晚的事

2013年前后,国内悄然刮起了一阵“韩风”,韩剧《继承者》《来自星星的你》更是将原本小波的韩粉像滚雪球般壮大。其实,韩流再次兴起早有观众基础,2000年之后,韩流曾一度大势,国内观众最熟悉的应该就是以中国歌手韩庚为队长的韩国组合SuperJunior,这批观众在哈韩的道路上,除了关注明星本人,还涉及了更广的范围,歌曲、电视节目,而随着这波观众的成长,他们逐渐成为稳定的韩国节目观众群。

韩国除了有人造美女,同时还有漫长而辉煌的综艺史。以著名户外综艺《无限挑战》为例,自年2006年开播以来,已存在长达8年时间,且以每周一期的频率不间断制播。《无限挑战》虽然在节目设置中有部分固定游戏,但8年时间里从未停止创新,且几乎每年都会做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大型活动企划,也正因此取得了韩国综艺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功,本月初《无限挑战》主PD金泰浩获得总统表彰状。以《无限挑战》为代表的众多韩国综艺节目及幕后庞大的制作团队人才,在对韩国综艺节目的研究、创新、实践方面可谓立下赫赫战功,是金子总会发光,对韩国综艺进中国只能说:早晚的事。

III

国内综艺症结在哪?鹿死谁手拼能力

“不要脸”早晚玩完 当下情况有史可鉴

说起恶性竞争我们先不急着讨论现在,毕竟当下状态尚属开局,盖棺定论为时过早,不过我们可以倒回几年看看婚恋类节目红极一时的情形。2009年底山东卫视打造《爱情来敲门》开启电视相亲新序幕;2010年1月,湖南卫视紧随其后推出《我们约会吧》;而同月,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开播几乎标志着电视相亲大战“交火”开始,鼎盛时期,相亲类节目多达30余档,几乎每个卫视频道都有自己的节目。在这些节目中,一度产生了“姑娘们我告诉你,你们嫁人,嫁老公,没有5克拉以上的钻戒不要嫁”、 “我的手只给我男朋友握,其他人握一次20万”等惊人言论,引起社会的口诛笔伐。

2010年,在第16届上海电视节主持人论坛上,全国众多电视主持人对此言辞激烈地予以批评。知名主持人曹可凡在会上直接向相亲节目开炮,“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不是一个介绍男女认识的相亲节目,它是一个情景电视连续剧”,他还特别提到了马诺,他认为“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上笑”这样的言论说出来,是电视媒体极大的悲哀。为了收视率,现在有些电视节目不要脸,“不要脸就可以要命,要脸就没命”。于是,在这一片乱相之下,广大观众给相亲节目列出 “八宗罪”,广电总局痛下杀手,发文要求整治“相亲类节目泛滥、造假、低俗”等倾向,还荧屏以净土。到如今,各个卫视的相亲节目已变成小范围的联谊会、做秀场,而作为“老大哥”的江苏卫视明年也将一周只播一期,宣告相亲大战基本接近尾声。当年曹可凡一句“相亲节目一年就会死得差不多”,如今看来真是一语成谶。

除了吓人的数字,不少节目未播先炒,传绯闻闹不和,让观众一片眼花缭乱,参考相亲类节目的“盛况”,实在不知道这一批新生儿又会闹出哪些动静。可以说,国内节目的恶性竞争除了数量上的扎堆之外,还在于转移节目重点,总是将扭曲的价值观、无下限的道德秀变成节目核心。

明星炒作都没用 质量高才是王道

引进版权甚至跟韩方联合制作其实还是存在很多问题,节目会不会火,能够火多久是需要考虑的问题,然而在这些问题背后其实隐含的关键还是在于:节目好不好看?

一档节目好不好主要有两方面的要素,一是制作,二是人,最近大批具有韩国背景的节目尤其如此。一方面尽管《奔跑吧,兄弟》有韩国方面深度合作,包括制作人、拍摄、后期等都有韩方大力支持,但其他大部分节目并不会有此条件,因此在户外真人秀对拍摄等方面要求极高的情况下,也就只有几家卫视有这个实力,当年四川卫视版的《两天一夜》虽然有强大的明星阵容,但近乎粗糙的拍摄仍是遭到观众冷待;另一方面,韩国明星参加综艺节目的经验不比自己的本职专业差,顶级的演员、歌手也不排斥参加综艺节目,而主持人更是能顶着暴雨在农村庄稼地里连续拍摄十余小时,以“让观众发笑”为根本宗旨,不惜喝脏水、滚泥潭。因此,对于国内明星来说,能否放下巨星身段,摒弃明星光环,培养出真正的“艺能感”,而不是把娱乐节目变成肌肉大比拼,将成为影响节目生命力的重要因素。

正如叶倾城评论文章里说的:“总之,200档节目,正是战国时代,看它们逐鹿中原,不管鹿死谁手,肉落谁家,总意味着那大部分将死得很惨。只是希望借助这残酷的竞争,能吸引优秀人才进入综艺节目行业,点石成金的策划高手、擅长对着空气编出好故事的综艺编剧、谈笑间调动千军万马若无其事的外景或者舞台导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出优质的原创综艺节目。”

幕后人员

  • 监制杨爱博

  • 策划董洋洋

  • 撰稿董洋洋

  • 设计方 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