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评论 > 人莫娱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合伙人》:成功学领跑的青春

  陈可辛执导,邓超、黄晓明、佟大为主演,以新东方3位主要创始人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为原型的电影《中国合伙人》可谓看点十足,上映3天便票房过亿元,超越好莱坞大片《钢铁侠3》,登顶上周票房冠军。在全国主要院线的不少影院,该片排片率都超过了50%。

  《中国合伙人》怀旧情怀的表象背后,其实是一部励志片,影片结尾以幻灯片的形式,向柳传志、马云、王石、张朝阳、李开复等一批中国商界英雄——当然还有该片的3位原型人物——致敬。观众的追捧说明,影片真实地折射了时代变迁和社会缩影,而这20年里,爱情不再是青春的主题,渴望成功才是主旋律。

  一味颂扬“成功”,缺少反思

  “两个土鳖+一个海归”,《中国合伙人》讲述的是3个大学时代的死党成冬青、孟晓骏和王阳在各自的美国梦破碎后,如何利用千千万万中国人的美国梦,最终实现了自己的中国梦的故事——影片跨度长达30年,在细节呈现上很花心思,比如主人公的大背头、运动服,以及用崔健、齐秦和Beyond的歌曲作为背景音乐,都让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有一种昔日重来的感觉。

  但影片的缺点同样明显。3个性格迥异的年轻人,在上世纪80年代出国大潮的裹挟下,或主动或被动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各自经历了感情的背叛和梦想的破灭……单单这样来看,故事的视角可以很多元,对于人性的挖掘也可以很深入。然而,因为是以新东方的创业史为蓝本,等于一早就确定了故事的走向和结局,导致影片可以展开的空间极为有限,励志成为唯一的可能。再加上大量使用旁白,整部电影看下来,以至于有影迷这样评价:就像听了近两个小时的励志演讲。

  然而,引来无数“吐槽”的是该片的价值观——一味地颂扬成功,而没有对商业社会的反思。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功成名就的3个人来到美国。孟晓骏把两个伙伴带到自己当初打杂的饭店忆苦思甜,曾经欺负过自己的女服务生笑容可掬地为他们服务;当年把他赶出来的实验室,现在却以他的名字来命名了,因为成冬青捐了一大笔钱;特别是在高潮阶段,成冬青宣布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理由竟然是要把孟晓骏在美国失去的尊严找回来。没有成功就没有尊严,奋斗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多年媳妇熬成婆”竟然成了奋斗的目标?片尾成冬青的大段独白倒真应了大学老师的那句“too simple,too naive(太简单,太幼稚)”。

  “成功”受到热捧,映照现实

  草根逆袭成功,这样的故事受到观众的热捧,只能说明一点:成功,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热销品。

  很多人关心,《中国合伙人》的故事能否在当下的现实中得到复制。从理论上说,答案是肯定的。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陆铭这样向记者分析:任何一个社会,在其经济上升过程中都会诞生很多草根逆袭的传奇故事和逆袭成功的全民偶像,比如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成龙和日本的阿信。“发展就意味着充分的上升空间,有需求的多样性,对于个人来说,不问出身,只要勇于尝试又善于创新,机会非常多。一旦经济成熟,传奇就少了。这是经济发展阶段的客观规律。”陆铭说。而中国眼下就处于这样一个经济上升的黄金阶段。

  不过,硬币都有两面。《中国合伙人》的热映,其背后是很多人并没有在现实中实现梦想,只能到电影里寻找慰藉。“在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各个层面,都有各种阻碍实现梦想的因素。”陆铭这样向记者表示。包括陆铭在内的不少经济学人都认为,收入流动性是衡量普通人在一个社会中能获得多少机会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尽管收入差距在扩大,但市场给各种背景的人都提供了机遇,不同收入阶层之间的收入流动性很高,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而随着收入差距逐渐扩大,人们日益感觉到,一些“不公正”的力量正在悄悄地嵌入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社会关系似乎越来越重要,行政权力配置资源的现象广泛存在。经济学界普遍认为,权力资本、教育资本和制度因素造成的机会不公平和分配不公正,对收入流动性产生了根本上的制约。“在此背景下,尽管我们处于发展的黄金阶段,但这个阶段可能存在的机会被有权和有钱的人剥夺,而不是属于草根。”陆铭说。

  现实题材电影是一面镜子,其上映后的公众反应,往往比电影本身更值得关注。起码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合伙人》是成功的。

  • 责任编辑:球球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