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评论 > 人莫娱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合伙人》: 一部“话题之作”

\

  如今,定义一部电影是好是烂正变得越来越困难。作家晓苏指责《泰囧》恶俗,可它轻松过了12亿。有人说《西游·降魔篇》恶趣味,可它也狂揽了12亿。还有人批评《致青春》矫情,可眼见它就奔7亿了。如果说,票根是观众的投票器,那么面对这些高企的票房,一个单纯的“烂”字,会不会过于武断,有些“酸葡萄”呢?

  就像很难轻率地说好说烂一样,即便是浸淫电影圈多年的资深电影人,也难以预测5月18日上映的《中国合伙人》的票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一部“话题之作”。一定是毁誉参半,一定是有笑有泪,一定是“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早在5月9日广州试片结束后,就有媒体同行说,这是陈可辛《甜蜜蜜》之后最靠谱的作品。也有人说,这是一部没有格调的、拼盘式的讨喜迎合之作。

  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已。靠谱也好,迎合也罢,说无非电影内容“接地气”或则说“努力接地气”。宏大一点说,时长110分钟的《中国合伙人》是一部改革开放奋斗史。而不同于主旋律影像的是,《中国合伙人》是半部“屌丝”奋斗史。正是因为它的前半部分够草根,这才让30年后依然挣扎在买房买车结婚生子养孩第一线的“80后”寻得共鸣。考大学苦,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谈恋爱苦,屌丝追女神最终逃不掉被甩的宿命;找工作苦,业余做家教居然被单位开除。

  这就是《中国合伙人》三位主角黄晓明、佟大为、邓超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学子步入大学殿堂。在这里,他们学习、恋爱、喝酒、打架……尽管每个人的生活重点不同,但毕业去美国却成为一代人的共同选择。彼时,美国签证就好似一张通往新世界的船票,得之,我幸。不得,我再接再厉。

  那个年代,在“美国梦”的驱使之下,产生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集体无意识的“英语热”,这也是电影中最好玩的部分。学校里,黄晓明、佟大为、邓超互飙英文,上一句还是普通话,下一句就变英文。甚至谈恋爱也要中英夹杂对话。爱情,就是男同学攒钱给女同学买托福复习资料,然后女同学走了,男同学被拒签。

  泰国出生,香港生活,美国求学的陈可辛或许很难理解内地那个时代的“英文热”。但他觉得数以万计的青年人争先恐后学英文,非常“喜剧”和“戏剧”。因此,这段历史在他镜头语言里轻松戏谑。观众观影笑场大约也都出在前半段。

  电影后半段则相对沉闷。黄晓明、佟大为、邓超创业之后闹不和的剧情设置,怎么看都有《社交网络》和《投名状》的影子。商业上的坎坷起伏,在普通观众眼里“带入感”明显减弱。

  电影结尾倒是有“彩蛋”: 俞敏洪、柳传志、马云、张朝阳、王石……若干著名企业家的脸逐一显现在大荧幕上。然而这粒“彩蛋”让人疑心片方拿了诸位业界大佬的钱,片尾要做“贴片广告”友情回馈。

  陈可辛说,他讲的是“在中国的美国梦”。那一代人青年苦苦追寻的“美国梦”在陈可辛眼里,无非是寻求公平致富的机会并赢得社会尊重。在电影里,男主角们的“美国梦”并没有在美国实现,改革开放30年 ,他们最终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实现了“美国梦”。而在现实生活中,30年过去,今天,我们谈论得更多的是“中国梦”。不过,“中国梦”的核心价值是不是陈导理解的赚钱以及扬威呢?

  做梦是容易的,圆梦是困难的。然而圆梦的过程在《中国合伙人》的呈现里却是顺风顺水的,唯一的不顺,是三位合伙人可以共患难却难共富贵的内耗。做梦无边绵长,圆梦易如反掌,梦的内容简洁明了——钱和骄傲。尽管电影的怀旧色或多或少地拨动了观众的某根心弦,但这样“接地气”只可谓“蜻蜓点水式”。

  做梦或许是电影导演陈可辛的擅长,而30年的“南柯一梦”,除了让人怀旧一下,大笑两声,还剩下啥回味?

  • 责任编辑:球球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