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声川作品无处不在的命运弥漫

2013-04-03 17:30:07  来源:京华时报

  赖声川的这部话剧,显然藐视舞台和演出的种种限制,他想创造一种积极的、不拘一格的戏剧语言。他抛弃了单一舞台的稳定感,制作了一个三层环形舞台,有八个方位,观众坐在舞台中心的莲花池中,观看演员在四周的走动或表演。这种舞台在欧洲中世纪或伊丽莎白时代,或许常出现,包括那个时代围成环状的巡回演出大篷车。因那时的观众,相信世界是由天堂、尘世和地狱构成的,戏剧人也绞尽脑汁地用各种方式,再现一个令观众信服的世界。于是,发生在尘世、天堂或地狱中的故事,会被安排在高低左右不同的表演区。

  这种场景的不断移位,不仅增强了这部话剧的戏剧性和复杂意味,也使8个小时演出,在观众感受中变得似乎转瞬即逝。

  由于取消了中心舞台,演员、话语和影像,包围了处在舞台中心的观众,情感也这样慢慢从四周渗透进观众群中。观众坐在活动椅上,似乎也成了整个戏剧的一部分。《如梦之梦》像电影《云图》,要的并不是意义的准确在场,而是难以限定、又无处不在的意义弥漫。它像人的命运一样,对着所有的方向敞开,却无始无终、无目无的。这种舞台构想,曾在法国戏剧家安托南·阿尔托的书中读到过,但它真的呈现在眼前,还是让人感到了震撼。

  赖声川在这部剧中,对角色扮演的设置,也是复调和多声部的。主角多有两个演员扮演,女主角顾香兰则由许晴、史可等三个演员扮演。值得一提的是许晴的表演,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舞台演出,却呈现了极大的表演张力,气场很大,让人过目难忘。当我们耳畔响起一个角色的不同声音,陈述着不同的观点时,尤其是那些独白,我们能听出那个人的内心争辩。一个即使简单的人物,也因为这种复调的展示,而变得复杂。在一个欢快的表情后面,我们会同时发现一张忧郁的脸。那些人物在剧中因此变得更加独立和自由,个人意志的呈现也是多层次的,而不只仅仅是表现戏剧冲突的木偶。最终观众需依据自己的生命体验,在心中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如果说戏剧的使命,就在于让真实的生命在舞台上重生,赖声川可以说调动了一切元素,声音、话语、空间、表演、形体、灯光,就为了让那一段段奇异的生命旅程,展示在你的眼前。

责任编辑: 尚尚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