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不应无处安放

2013-03-13 11:35:13  来源:晶报

  “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却是因为我是个女人。”因为《生死场》,因为《呼兰河传》,萧红这样撕心裂肺的呐喊,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这个极具才情的女人,在政治与人性双重夹击之下,流落放逐,客死他乡。我以为,读懂萧红的人生,也就从某种程度上读懂了那个让人无助又绝望的年代,也就知道了人性在政治力量裹挟下竟然被扭曲变异到那种地步。

  我一直喜欢萧红的文字。这样一个才女,在死去70多年后,其幽暗人生却依然未被广泛发现,这样的现实令我不忍面对。于是,我很早就开始期待霍建起的电影《萧红》。只是,3月8日起上映的这部电影,在上海仅3家影院有排片,多数在比较偏远的地区。而且,只是经历了“市场一日游”,就匆匆下线了。和这个时代太多文艺片一样,它们没有能够在市场上寻找到一个可以安放的地方。

  《萧红》并不是没有一点追求的文艺片,它道出了这个女人苍凉流离的人生。可惜,它在市场面前只有眼泪。

  萧红是孤独的,萧红是不幸的,她在不幸中承受孤独。这种不幸与孤独,来源于政治强力改造与人性品质沉沦。鲁迅曾引导她寻找人生的价值,只能走那属于自己的路,而不做任何人的奴隶。但是,个体在强大政治力量与人性力量的捆绑牵绊之下,太容易失去抵抗的力量与勇气了。萧红最后在逃离现实中遭遇了贫病交加的命运,死时年仅31岁。

  《萧红》的孤独与冷清,似乎像是萧红的转世。萧红的凄苦人生,是写在时代荒凉底色之上的。而让电影《萧红》如此落寞的,恰是这个繁华盛世的浮躁。政治与经济,在不同的时代,将真正的萧红和艺术的《萧红》都定格为一个孤独的象征。

  文艺片类似的命运遭际,见过太多。比如,去年根据方方小说改编的电影《万箭穿心》,也是如此。中国已是遍地电影院,但很少有人愿意为文艺片留一个厅,挂一块银幕。香港和北京,还有“百老汇电影中心”,台湾也有“光点台北电影院”,而在内地绝大多数城市,艺术电影是难以被收容接纳的。我常想,在一个严重同质化的电影市场背后,其实就是无数失却个性的同质化心灵呀!

  电影院当然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什么公益场所,票房是硬道理。可是,在一个走向文明的时代,用文艺去滋养人的心灵,来培育一颗厚重而清醒的灵魂,不也是一种公共责任吗?知道好莱坞大片太狠,拳打脚踢,枪炮扫射,中国市场被侵占得服服帖帖;也知道国产片《泰囧》火爆,《西游降魔篇》霸道。但是,这种市场盛况背后,何尝不是当前文化的囧事?何尝又不是一次无厘头的笑话?

  我看过很多优秀的文艺片,很多也都是在市场上无处安放,但是,其中很多都在娴静中包裹着强大的价值力量,带给我太多的教益。这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不同人群对文化有着不一样的选择。当有限的公共文化空间总是被商业力量捆绑,文化的生长离独立与个性也就只会越来越远。这本身就是文化的悲哀。

  “在这样的世界中生活下去,多一个真实的同伴,便多一分力量,我们的责任还不止于打开局面,指示光明,而是创造光明和美丽。”丁玲在那篇《风雨中忆萧红》里这样写道。生活在一个无处安处文艺片的时代,有多少散落在民间的孤独的文化个体,会因此失去一次获得共鸣的机会,失去找到他们同类的机会呢?不能给艺术片提供一个广阔发展空间的电影市场,实在不是一个走向文明时代的社会应该有的现象。

关键字: 萧红 文艺片
责任编辑: 瑞秋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