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歌手》明星的前世今生

2013-02-28 11:52  来源:大公娱乐

  亮相《我是歌手》后他们的身价都涨了。黄绮珊的商演价直逼45万,尚雯婕拿下了新的代言,羽?泉也比从前更忙了……

  真正让湖南卫视确定要做《我是歌手》的,是频道常务副总监李浩一次前往北京的飞行。起飞前,同事宋点在他的iPad里装好了韩国原版《我是歌手》的一期节目,叮嘱他:“飞机上一定要记得抽空看一看。”

  看完,他震住了,“整体的高水准演唱实力,真人秀的形式感,幕后的同期穿插,心理上的反映,一切共同的体现,这个节目都做到了。这样的手法是第一次”。

  湖南卫视最早关注韩国版《我是歌手》是在两年前。2011年初,韩国MBC电视台推出全新综艺节目《我是歌手》第一季,观众们发觉,一个全然不同的、令人惊喜的节目诞生了。全新的赛制及国宝级的歌手参与PK,使得《我是歌手》首播时收视率便达到了8.9%,秒杀所有包括《韩国好声音》在内的同类节目。

  时任研发中心主任,现任节目制作中心主任、《我是歌手》总协调的宋点很快带领研发中心成员对节目进行了仔细研究,并将可行性报告提交给台里领导。

  卫视上下都觉得,这个节目让人感到“新鲜”: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实力歌手在一起比赛,具体到赛制的设计,每两期要换一个人,谁会被淘汰,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话题。

  没有疑虑,湖南卫视很快就将版权拿下,版权费并不高,国内也未现同行竞争。

  显然,这是个会令受“限娱令”困扰的湖南卫视翻身的机会。但所有人都明白,要在中国操作这个节目难度太大。湖南卫视有过各种音乐节目的直播经验,也做过大型户外直播,然而要三十几个不同机位同时直播,这将是史上第一次。即便突破这些,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哪些歌坛大腕愿意放下身段来跟同行比赛呢?

  几番拿起又放下后,去年8月,李浩、宋点带着制片人廖柯及其团队第一次前往韩国考察。直到那个时候李浩都还没有看过完整节目。但是在现场,“很震撼,很多歌手自己都哭了”。

  当时最打动他们的,李浩觉得是一种“认真”的精神,“这个是以往的节目中不太有的,从前可能更多的在娱乐搞笑,或者让他们放下身段去做很多游戏。这个节目不是这样,包括一些包装的方式很特别,有现场乐队、顶级音响设备,没有伴舞和花里胡哨的东西,完全是以歌唱来表现,而且一定要真唱”。

  回国后,大家又燃起热情开研讨会,讨论谁可能会答应来参加,又分析两国的音乐市场和艺人差异。阴差阳错,节目制作变更为现在的洪涛团队。为了安心做《我是歌手》,他请辞了2013跨年晚会总导演一职。

  节目组正式成立后,洪涛团队又两度飞首尔向版权方学习。

  在国内看的时候,洪涛觉得,韩国的观众怎么这么好?为什么他们会哭倒一大片?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跟着唱?为什么他们会兴奋?到了现场他才明白,“这种‘好’,是靠你一个个环节去营造氛围,让现场观众投入到音乐中去才促成的,这需要最好的乐队、最好的音响、最好的歌手现场演绎,才能让观众产生感动的力量,同时,还需要在音乐选曲、观众训导中营造这种氛围。”

  真人秀组导演之一芦林在第一次去首尔前看过节目视频,当时心底的疑问是:韩国观众又哭又唱的,是不是设计好的情节?

  到了首尔看过彩排和现场,一位歌手改编的儿歌《守灯塔》,把洪涛听傻了,芦林听哭了。“唱得太好了,感觉他完全是用他的生命在歌唱。”他感叹,“真真切切就是这样,你才明白现场观众的镜头一点不夸张,现在大家关注的‘哭泣姐’、‘表现帝’在韩国现场一大把。”

  2012年1月18日,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播出第一期。根据央视索福瑞数据,当晚收视率1.06,份额6.07%;在CSM29中,节目收视率1.46,份额5.71%。全国网和城市网均是第一。

  而在第二期后,各种话题开始成为网络热点,其中主要集中在黄贯中被淘汰和被封为“哭泣姐”和“表情帝”的现场观众上。

  网友和媒体质疑湖南卫视请了托儿,否则怎么看《我是歌手》的观众那么爱哭?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卫视频道总监张华立很是不平:“艺术感染力施加到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反应,不可能要求大家同哭同笑同哈欠。”

  那么500个观众是如何选出来的?节目组有专门的20人组成的团队,对网络报名人员进行考核筛选,起先只有几千人报名,最近这几期由于节目大火,每期报名人数都突破2万人。20个工作人员会先通过报名表大致筛选出2000人,然后逐一打电话落实。考核程序包括会问“你喜欢听哪一类型的歌”、“你记忆中最难忘的一首歌是什么”、“那首歌为什么会打动你”,以及一些相关的歌曲或是音乐方面的知识。

  宋柯作为监督评审每场都置身其中,他很想为那些被质疑的动情观众说两句:“也许我们太久没有被高水准的现场演唱、现场乐手、现场音响灯光直接震撼过了,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片刻的情感软肋人生峰谷,在一个没有荧光棒粉丝牌的私密环境里,剩下的只有掌声、欢呼和感动。”另一位评审科尔沁夫也表示,“音乐的最大魅力在于现场,只看电视听广播听MP3网络歌,永远不会明白好的现场音乐给人听觉和心灵带来的巨大冲击。”

  节目刚开始筹备时,齐秦和羽泉最早答应来是想来为专辑中的作品做宣传的。登台录制两期后,看到观众共鸣那么强烈,他们才意识到,即使是翻唱,也能引起共鸣,以这种方式享受音乐也很不错。

  齐秦最初以为《我是歌手》类似于上一个电视台的通告,第一期他都是当天晚上录制白天才到,在曲目上也选择一些自己曾经唱过的很有把握的,可是参与后发现,这个舞台不是光看知名度,有更多的准备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洪涛发觉他在悄悄改变,“以前彩排只是一遍两遍,现在每一句他都会认真处理,非常用心”。

  节目组录第6期时,前一天下午尚雯婕原本已经完成了彩排,但是她后来听了朋友的建议,认为原先设定的编曲风格并不适合节目录制,于是又重新排练到半夜两点。羽?泉每一次选歌,都由全公司人投票决定。黄绮珊把自己的经纪团队拉到深圳和老朋友一起唱KTV选歌。沙宝亮在北京招呼亲朋好友陪他去KTV唱歌,挑选最适合自己的,他调侃“为了这个节目选歌,白了好多头发”。

  湖南卫视透露,从第二期开始,广告价格已经上涨,原本6.8万的15秒插播广告,如今飙升至13万一条,差不多翻了一番。

  与湖南卫视同为赢家的当然是歌手,亮相《我是歌手》后他们的身价都涨了。黄绮珊的商演价直逼45万,尚雯婕拿下了新的代言,羽?泉也比从前更忙了……

  坐在与演播厅一墙之隔的旋宫,李浩细细回味起刚刚播出过的几期节目,感叹《我是歌手》偶尔让自己嚼出了一点儿艺术品的意思,可以反复品味。

  亮相《我是歌手》后他们的身价都涨了。黄绮珊的商演价直逼45万,尚雯婕拿下了新的代言,羽泉也比从前更忙了……

  真正让湖南卫视确定要做《我是歌手》的,是频道常务副总监李浩一次前往北京的飞行。起飞前,同事宋点在他的iPad里装好了韩国原版《我是歌手》的一期节目,叮嘱他:“飞机上一定要记得抽空看一看。”

  看完,他震住了,“整体的高水准演唱实力,真人秀的形式感,幕后的同期穿插,心理上的反映,一切共同的体现,这个节目都做到了。这样的手法是第一次”。

  湖南卫视最早关注韩国版《我是歌手》是在两年前。2011年初,韩国MBC电视台推出全新综艺节目《我是歌手》第一季,观众们发觉,一个全然不同的、令人惊喜的节目诞生了。全新的赛制及国宝级的歌手参与PK,使得《我是歌手》首播时收视率便达到了8.9%,秒杀所有包括《韩国好声音》在内的同类节目。

  时任研发中心主任,现任节目制作中心主任、《我是歌手》总协调的宋点很快带领研发中心成员对节目进行了仔细研究,并将可行性报告提交给台里领导。

  卫视上下都觉得,这个节目让人感到“新鲜”: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实力歌手在一起比赛,具体到赛制的设计,每两期要换一个人,谁会被淘汰,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话题。

  没有疑虑,湖南卫视很快就将版权拿下,版权费并不高,国内也未现同行竞争。

  显然,这是个会令受“限娱令”困扰的湖南卫视翻身的机会。但所有人都明白,要在中国操作这个节目难度太大。湖南卫视有过各种音乐节目的直播经验,也做过大型户外直播,然而要三十几个不同机位同时直播,这将是史上第一次。即便突破这些,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哪些歌坛大腕愿意放下身段来跟同行比赛呢?

  几番拿起又放下后,去年8月,李浩、宋点带着制片人廖柯及其团队第一次前往韩国考察。直到那个时候李浩都还没有看过完整节目。但是在现场,“很震撼,很多歌手自己都哭了”。

  当时最打动他们的,李浩觉得是一种“认真”的精神,“这个是以往的节目中不太有的,从前可能更多的在娱乐搞笑,或者让他们放下身段去做很多游戏。这个节目不是这样,包括一些包装的方式很特别,有现场乐队、顶级音响设备,没有伴舞和花里胡哨的东西,完全是以歌唱来表现,而且一定要真唱”。

  回国后,大家又燃起热情开研讨会,讨论谁可能会答应来参加,又分析两国的音乐市场和艺人差异。阴差阳错,节目制作变更为现在的洪涛团队。为了安心做《我是歌手》,他请辞了2013跨年晚会总导演一职。

  节目组正式成立后,洪涛团队又两度飞首尔向版权方学习。

  在国内看的时候,洪涛觉得,韩国的观众怎么这么好?为什么他们会哭倒一大片?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跟着唱?为什么他们会兴奋?到了现场他才明白,“这种‘好’,是靠你一个个环节去营造氛围,让现场观众投入到音乐中去才促成的,这需要最好的乐队、最好的音响、最好的歌手现场演绎,才能让观众产生感动的力量,同时,还需要在音乐选曲、观众训导中营造这种氛围。”

  真人秀组导演之一芦林在第一次去首尔前看过节目视频,当时心底的疑问是:韩国观众又哭又唱的,是不是设计好的情节?

  到了首尔看过彩排和现场,一位歌手改编的儿歌《守灯塔》,把洪涛听傻了,芦林听哭了。“唱得太好了,感觉他完全是用他的生命在歌唱。”他感叹,“真真切切就是这样,你才明白现场观众的镜头一点不夸张,现在大家关注的‘哭泣姐’、‘表现帝’在韩国现场一大把。”

  2012年1月18日,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播出第一期。根据央视索福瑞数据,当晚收视率1.06,份额6.07%;在CSM29中,节目收视率1.46,份额5.71%。全国网和城市网均是第一。

  而在第二期后,各种话题开始成为网络热点,其中主要集中在黄贯中被淘汰和被封为“哭泣姐”和“表情帝”的现场观众上。

  网友和媒体质疑湖南卫视请了托儿,否则怎么看《我是歌手》的观众那么爱哭?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卫视频道总监张华立很是不平:“艺术感染力施加到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反应,不可能要求大家同哭同笑同哈欠。”

  那么500个观众是如何选出来的?节目组有专门的20人组成的团队,对网络报名人员进行考核筛选,起先只有几千人报名,最近这几期由于节目大火,每期报名人数都突破2万人。20个工作人员会先通过报名表大致筛选出2000人,然后逐一打电话落实。考核程序包括会问“你喜欢听哪一类型的歌”、“你记忆中最难忘的一首歌是什么”、“那首歌为什么会打动你”,以及一些相关的歌曲或是音乐方面的知识。

  宋柯作为监督评审每场都置身其中,他很想为那些被质疑的动情观众说两句:“也许我们太久没有被高水准的现场演唱、现场乐手、现场音响灯光直接震撼过了,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片刻的情感软肋人生峰谷,在一个没有荧光棒粉丝牌的私密环境里,剩下的只有掌声、欢呼和感动。”另一位评审科尔沁夫也表示,“音乐的最大魅力在于现场,只看电视听广播听MP3网络歌,永远不会明白好的现场音乐给人听觉和心灵带来的巨大冲击。”

  节目刚开始筹备时,齐秦和羽泉最早答应来是想来为专辑中的作品做宣传的。登台录制两期后,看到观众共鸣那么强烈,他们才意识到,即使是翻唱,也能引起共鸣,以这种方式享受音乐也很不错。

  齐秦最初以为《我是歌手》类似于上一个电视台的通告,第一期他都是当天晚上录制白天才到,在曲目上也选择一些自己曾经唱过的很有把握的,可是参与后发现,这个舞台不是光看知名度,有更多的准备才会有更好的效果。洪涛发觉他在悄悄改变,“以前彩排只是一遍两遍,现在每一句他都会认真处理,非常用心”。

  节目组录第6期时,前一天下午尚雯婕原本已经完成了彩排,但是她后来听了朋友的建议,认为原先设定的编曲风格并不适合节目录制,于是又重新排练到半夜两点。羽?泉每一次选歌,都由全公司人投票决定。黄绮珊把自己的经纪团队拉到深圳和老朋友一起唱KTV选歌。沙宝亮在北京招呼亲朋好友陪他去KTV唱歌,挑选最适合自己的,他调侃“为了这个节目选歌,白了好多头发”。

  湖南卫视透露,从第二期开始,广告价格已经上涨,原本6.8万的15秒插播广告,如今飙升至13万一条,差不多翻了一番。

  与湖南卫视同为赢家的当然是歌手,亮相《我是歌手》后他们的身价都涨了。黄绮珊的商演价直逼45万,尚雯婕拿下了新的代言,羽?泉也比从前更忙了……

  坐在与演播厅一墙之隔的旋宫,李浩细细回味起刚刚播出过的几期节目,感叹《我是歌手》偶尔让自己嚼出了一点儿艺术品的意思,可以反复品味。

责任编辑: 尚尚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