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影坛宠儿携力作而来,文艺迷有福了

  喜欢文艺小众片的影迷,对阿基•考里斯马基应该不陌生。这位芬兰大腕导演,是欧洲各大电影节的常客,称他为欧洲影坛的宠儿也不为过。

  如今,考里斯马基的力作《希望的另一面》入围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天坛奖”,文艺迷们可以准备好欢呼了。

  影片讲述哈立德(舍韦尔万•哈吉饰)偷渡到芬兰赫尔辛基,请求庇护的故事。

  

  哈立德是叙利亚人,因家乡战乱、房屋被炸,逃难到其他国家,途中遭遇驱逐、殴打,还和妹妹米里亚姆走散……这是他给芬兰移民中心描述的自身经历。

  很诚实。可即使一边打亲情牌,一边赞美芬兰多么多么好,移民中心依旧没有打算收留他,下令把他遣送回国。

  哈立德不得不逃出警察视线,开始了在芬兰东躲西藏的生活。直到遇见餐馆老板维克斯特伦(萨卡里•库斯曼嫩饰),救了他。

  

  这并不是考里斯马基第一次讲述有关难民的故事,早在2011年《勒阿弗尔》里,就有被警察追着到处跑的非洲男孩。

  

  “在绝望的时代,唤起观众的善意。这也是我把它做出来的原因。我想让大家看到难民也是人类。”就是如此简单,也是如此考里斯马基。

  他反思社会、反思现实,习惯将小人物的生活淋漓尽致地展现。没有过多的伤感无望,因为他觉得“很简单,当所有希望都消失了,便没有理由悲观”。

  

  看看片中的“老手”马兹达克向“菜鸟”哈立德传授生存下去的经验,“正是我的鄙俗让我免于一难”……这份自嘲,是考里斯马基的黑色幽默。

  正如选择将镜头对准底层人物一样,他也想借助镜头把这个群体的奋斗讲出来。

  伊拉克男人马兹达克计算过,要打三份工才有能力把家人接过来。哈立德亦然,想要找到相依为命的妹妹开始新生活。即使是本地人,有点儿小钱的维克斯特伦,也想着制作寿司来给惨淡的餐馆拉拢人气。

  生活是苦了点儿,但大家都心怀希望。

  而100分钟左右的电影时长,算是考里斯马基目前为止的最长片了。依然是惯用的固定镜头,依旧是寥寥的对白。

  极简主义,是他电影中最直白的地方。

  

  简单的几样装饰,就是整个餐厅的布局。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手机 电脑,人们循环往复地生活。

  全片加起来不过200来句话,但却暗含他对社会、对生活悲中带喜的态度。

  考里斯马基就是这样一个电影人,紧迫的社会问题被他缓缓道来。同样,人文关怀也充斥在电影的方方面面。

  至少哈立德就感受到餐馆老板与员工的热情,一碗饭、一份工作、一个挡风遮雨的住处……

  “ It's so good to be alive”是常用女演员卡蒂•奥廷宁为考里斯马基电影总结出的内核。

  

  虽然只是短短几个镜头,但11次的合作,显然奥廷宁是懂他的。

  他的电影很少以悲情收尾,如他所言“世界已经够悲惨,用不着我去强调……用一个叫人难受的故事折磨大家90分钟,再来一个悲伤的结局,那就残忍得有些过分了。”

  一人一狗,微微一笑,相信哈立德会继续坚强活下去。生活或许带着苦涩,但绝不能缺失希望。

  以冷色调拍完整部电影,却阻挡不了暖人心的事实,这就是考里斯马基要给人注入的正能量。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史亚会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