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吕克·贝松:我需要好的中国演员,吴亦凡符合要求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凤) 这个八月,“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吕克·贝松又一次地来到了中国,为他执导的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宣传造势。今年是《星际特工》原著诞生的50周年,这部传奇科幻漫画曾影响了《星球大战》等多部电影。吕克·贝松自从10岁起,就成为了《星际特工》的粉丝,20年前的名作《第五元素》中就或多或少能够看出一些《星际特工》的影子。上一部作品《超体》以4000万美元的成本,全球狂卖4.6亿美元票房,如此惊人的回报率让吕克·贝松终于有机会“任性”地将自己的童年挚爱搬上大银幕。这部科幻电影也一举打破了法国电影的最高投资记录,并成为了影史最贵独立电影。2.1亿美元的投资、2734个特效镜头、3236个外星种族……一连串的数字都印证了《星际特工》的难以复制。

\

  在《星际特工》开拍之前,吕克·贝松曾撰写了一本多达600页的书,交给演员们去阅读。这本小传讲述了千星之城长达千年的编年史,填补了人类发展到28世纪的种种细节,并详细设定了不同外星种族的背景,扮演外星生物的演员甚至必须严格遵守物种设定与其他角色互动。

  由于特效量巨大,《星际特工》集齐了视效业界三大巨头——维塔数码(《魔戒》)、工业光魔(《星球大战》)和Rodeo FX(《权力的游戏》)来合力打造影片的特效镜头。影片有2734个特效镜头,比《阿凡达》还多了700多个,是当年《第五元素》的15倍!正是在这些惊人特效的支撑下,吕克·贝松的太空歌剧才能够得以成真。

\

  虽然此前也曾参与过电影的拍摄,但《星际特工》才是超模出道的卡拉·迪瓦伊首次担纲商业大片的女一号,吕克·贝松对她将成为一名电影巨星充满信心,他说了如果不信的话,那就去看看《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娜塔莉·波特曼,以及《第五元素》中的米拉·乔沃维奇。

  关于中国观众最为关注的吴亦凡,吕克·贝松给予了相当积极的评价,他表示自己起用吴亦凡并不是为了中国市场,在他看来,如果未来的宇宙空间站中没有中国人,肯定又会有一大批人会质疑电影,所以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选一名好的中国演员,而吴亦凡恰好就符合各方面的要求。

  聊电影:和中国的航天局合作,按照他们给的图纸设计飞船

 \ 

  凤凰网娱乐:据说你写了本600页的书让演员在开拍前读完?

  吕克·贝松:举个例子,我们拍一部14世纪的电影,我们从网上可以知道14世纪发生了哪些事情,出演这部影片的演员就会上网去查,去了解当时在位的国王是谁,国家的疆土是怎样的,使用什么样的武器,他需要阅读这些知识来充实他自己。但是如果故事是发生在21世纪,那这种方法对演员来说就行不通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的事情。所以我写了一本书,描述了我们21世纪的生活是怎样的,来给他们一些启发,这是很符合逻辑的。电影拍摄之前大部分演员都要读这本书,而且我有时候会问他们关于这本书的一些问题,所以他们必须要读。

\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会选用大卫·鲍伊的歌曲开场?

  吕克·贝松:为什么不呢?(记者:他的歌是第一选择吗?)我两年前就想好了,这首歌给这部电影开场的最佳曲目,与电影非常吻合。

\

  凤凰网娱乐:开场沙漠的戏份是否受到了VR技术概念的影响?

  吕克·贝松:跟VR没有关系,这场戏我十年前就写好了。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出现了中国国旗,是出于什么样考虑的设计?

  吕克·贝松:让我这么跟你说吧,《星际特工》的以国际空间站的建造开场的,1975年,苏联和美国会面,共同建造了世界上第一所空间站,然后是欧洲,明年,2018年,中国将入驻国际空间站。影片中的航天飞船实际上是按照明年中国航天员要乘坐的宇宙飞船模型设计的。我询问了中国的航天机构,他们给了我明年即将上天的飞船的设计草图,这都是基于现实的,既然中国马上要去国际空间站了,那我觉得在影片中拍摄出来是合情合理的,影片中飞船是完全按照他们给我们的图纸来设计的,所以上面才会有中国的国旗(记者:所以你们真的去和中国航天局合作了。)是的。

  凤凰网娱乐:卡拉·迪瓦伊戴水母的那场戏相当迷幻,是如何想到用那样的方式呈现的?

  吕克·贝松:如果你戴着水母,它进入你的大脑内,当你问它问题,韦勒瑞恩在哪里?水母会把你的记忆夺走并玩弄于“掌上”,这就会营造出一种在梦中的感觉,让你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但实际上这一幕是取自一本漫画书,完全一样。

  讲幕后:和《第五元素》没有关联,想让年轻观众关注现实

\

  凤凰网娱乐:《星际特工》和《第五元素》有着哪些联系,又有着什么区别?

  吕克·贝松:我觉得两部电影的导演是同一个人。两部影片的故事是没有什么关联,我拍电影的时候会充分利用幽默、色彩、光线和满满的爱,留下属于我自己的印迹。这两部影片可能都会有我的印迹,但是作品本身是不同的,包括其中的故事。我觉得你是在为了找相似之处而找相似之处,这样的话什么都可以说是相似的了。比如你可以说因为《第五元素》和《这个杀手不太冷》都有洗澡这个情节,所以这是两部电影之间的相似之处。但其实并不是,他们只是洗个澡而已,所以不要时刻都在找相似之处,但好像你很喜欢《第五元素》,所以才会一直在找与《星际特工:千年之城》的相似点,这让我感到很开心。两部影片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导演,如果你生两个孩子,他们必然有相象的地方,因为都是同一个爸爸,但是我自己就有几个孩子,在现实中,他们其实有非常多不同的地方。

\

  凤凰网娱乐:这次的特效制作难得地集合了维塔和工业光魔,是如何做到的?

  吕克·贝松:其实我手头上只有剧本,当他们读过剧本后,他们都很喜欢这个故事,这根通常的好莱坞故事不同,没有那么千篇一律。他们这些人都非常有创意,当他们看完剧本后,他们发现其中工作量巨大并且有很多新鲜的东西,他们十分感兴趣,想要整部电影都接下来,但是规模实在太大。于是我跟他们聊了一下,问他们想不想两家公司一起来做,因为工程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们答应了我的提议,于是工业光魔做了电影开篇的那个市场以及所有的外星人,维塔做了珍珠人、三只鸭子、Mellow和Boulan Bathor,那些大个头的家伙。(记者:做这些特效总共历时多久?)所有这些特效差不多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总共有2734个特效镜头。

\

  凤凰网娱乐:电影是否也承载了你对环保和难民问题的关注?

  吕克·贝松:你能看出来这些东西我感到很开心。这些元素在十五年前的漫画里就有了,而且都预言得很真实,比如现在巨大的难民危机。这也表现出了一点,即社会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影片开始,有一批珍珠人没有任何原因就被灭绝了,他们可以代表印第安人、非洲人、南美人等,他们唯一想要的仅仅是回归正常、要回自己的土地,而不是复仇。现在的社会可以使用金钱赔偿,作为承认错误的方式。我觉得这是本片想要表达的,这对年轻观众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当他们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球遭到毁灭的时候,能够体会到那种痛苦,他们会思考为什么我们没有去提供帮助,反而是接受训练去杀害他们,我愿意把这颗微小的种子种在年轻观众的心中,因为我希望他们都能够成为善良的人类。

  谈演员:我需要一名好的中国演员,吴亦凡正符合要求

\

  凤凰网娱乐:你是如何邀请到蕾哈娜出演舞女泡泡这一角色的?

  吕克·贝松:我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她是否有兴趣出演这部电影,因为如果她没有兴趣的话,我就不会给她看剧本了。我从她那得到了非常肯定的答复,所以我就跟她见了面。见面后,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演哪个角色,她想要的不止是在电影中出现,而是要真正地演好一个角色,泡泡这个角色非常适合蕾哈娜,因为这个角色需要演员情绪上要到位,这是需要演技的,所以这个角色深深地吸引了她,而作为导演的我,如果你看一下我过往的拍摄经历,就会发现我跟女演员都合作地很好。导演好,角色棒,这就是她想要的。

\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会选择吴亦凡?

  吕克·贝松:我发现有个很有趣的现象,每当你们发现电影中有中国元素的时候,你们就会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以为我们想要入侵中国市场或者有其他意图。但是你们必须要接受这一点:中国也有很多有天赋的艺术家,这就是我们让他们参演的原因。空间站是一个21世纪的东西,所以我想让大家都参与进来。如果21世纪的空间站中没有中国人,你又会说吕克·贝松觉得中国人没有资格进入国际空间站。我必须要把各个种族都置于空间站中,所以我需要中国人,需要一个好的演员。

  当时吴亦凡和我都在洛杉矶,于是我们见了面,我很喜欢他,他特别认真、礼貌,演技方面也是训练有素,所以我就聘用了他。卡拉·迪瓦伊同样没有很多电影拍摄经历,片场上这种演员也很多。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很差的导演,所以我看重的是演员具有我想要的能力。蕾哈娜也没怎么演过电影,但是她可以走进五万人的体育场,拿起话筒,对着那么多人清唱,当你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你就知道她肯定可以演戏。吴亦凡很小就去了韩国,在那边唱歌、跳舞、加入男子团体,这都是要经过非常严格的训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大家可能觉得卡拉做模特,只卖萌不说话就足够,但是她们四点就要起床,跟随摄影师,有时候条件很艰苦,都没有觉睡,所以是很艰难的,他们都要接受严格的训练,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懒惰的演员。对我来说,选角色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看谁最合适,有经验那最好,经验少一些但我都能hold得住。克里夫·欧文和伊桑·霍克都是经验丰富的演员,而另外一些演员,公主、国王和女王的演员,可能都没有过演戏的经历,但是他们在影片中的表现都非常精彩。我选择他们是因为他们的长相很奇特,然后我让他们去表演学校进行了六个月的学习,因为我需要他们接受专业的训练,与此同时我也没有找到其他长相像他们的有经验的演员。

\

  凤凰网娱乐:是如何邀请到亚历山大·迪普拉特谱写原创配乐的?

  吕克·贝松:我一直都特别喜欢他。后来我们见了面,我很想跟他合作,他经验丰富,他跟交响乐团一起给好几部大片做过配乐,我觉得对他很放心。(记者:这次没有和你的老朋友艾瑞克·塞拉合作。)艾瑞克·塞拉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就像一对老基友,我们一起合作过太多电影了,比如《超体》,我没想让他给《星际特工:千年之城》配乐,但是很有可能会一起做下部电影的音乐。我试着一部跟艾瑞克合作,一部跟其他人合作,让我们的配乐更加丰富。

责任编辑:莫英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