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小人物╳大时代

  图:刘黑仔助茅盾等文人逃出包围。

   文/行 光

  许鞍华是香港导演之中少有喜欢触碰历史/社会题材者,由早年的《投奔怒海》到中期的《千言万语》,以至近年的《黄金时代》,她不时拍出这类作品。社会政治议题虽未必是这些电影的主要关注点,却依然是理解这些作品的重要切入点。许鞍华的新作《明月几时有》讲香港沦陷三年零八个月期间活跃的东江纵队港九大队的事迹,更是她首次直接处理政治军事题材的作品,而非以旁观者的视点出发。许鞍华一向偏好小人物和浪漫主义的创作方向,碰上了大时代,擦出了有趣的火花。



 

  《明月几时有》的故事和许鞍华上一部作品《黄金时代》的时空衔接,当萧红在香港病故之际,她的作家朋友们正纷纷离开香港北返。这批左翼文化人能够避开日本人的搜捕北上,是因为东江纵队在香港採取了营救行动。《明》片的三个主角,周迅扮演的方兰和彭于晏扮演的刘黑仔都参与其中,而另一位主角霍建华扮演的李锦荣本是方兰的恋人,后来则成为打入日军宪兵队的“无间道”。整部电影除了一开始营救文化人的行动之外,就是以这三人的视点展开整个故事。而叙事者则假託一位生活在当下时空的东江纵队前队员—曾是方兰学生的小队员。

李锦荣与方兰本是一对。

  这种由生还者讲述传奇的手法是传统套路,徐克版的《智取威虎山》也安排了一位这样的叙事者。《明》片其实更关注的是沦陷时期的日常生活,于是,方兰和她母亲的对手戏佔了不少篇幅,也最有趣,像当时香港居民的饮食、婚嫁等等,都有丰富的呈现。

  呈现家常事

  也许是编导更关注当事人日常生活的一面,《明月几时有》把港九大队成员背后的思想理念近乎抽空(都是抗日,他们和英军服务团有何分别?)东纵队员不谈政治之馀,连在真实世界中有“杀人王”外号的日军宪兵队队长野间,也被创作成一个雅好中国诗词的“儒将”山口,宪兵总部也安静平和得像一间贸易公司,对于当年日本人极为严苛的统治手段,没有多少着墨。

片中有不少方兰与母亲的对手戏。

  当然,任何一个黑暗时代都可以找到一些日常生活的光景,编导把关注点放在这里,自然有得也有失。得的地方,除了生活细节,像方兰在侦察完宪兵总部之后,决定放弃营救母亲,这点无奈是理性的痛苦,真实的描写。另一方面,因为抽离了背后的政治理念,三位主角的行动完全平淡无味,而演员没有火花的演出更是加剧了这种感觉,“低调内敛”得近乎味同嚼蜡,连许鞍华一向偏好的“浪漫情怀”都没有。这到底是受到喜欢小人物视点的导演,还是一向把复杂历史人物/事件简单化的编剧的影响?令人好奇。

方兰参与营救在港的文化人。

  当然,《明月几时有》能够在香港银幕上正面呈现这段历史,而不是把三年零八个月作为剥削的噱头,已经是一个成就(其实连东江纵队都少有机会在银幕上现身,更不要说港九大队)。可惜的是,或许受制于成本,这部电影中展示的旧日香港,还是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香港沦陷史

  有论者指出文化人集合的铜锣湾避风塘(即是今天维多利亚公园的位置),不应像电影中那样像个小河汊。的确,这个外景对看过香港旧照片的观众来说,是有点违和感。不过,从旧电影旧照片中可见,当时的九龙还是有不少荒山野岭的地方,电影中那种郊外的感觉,其实不算太过。

  而且,当时香港的旧建筑少有保留下来的,用广东一带的旧民居扮旧香港,无可厚非,方兰和其母亲住的房子也很有味道。只是,电影有一个场景的建筑今天还在—当年日军兵队的总部,正是今天的旧立法会大楼,如果可以借用到这座建筑拍摄外景内景,整部电影当可以踏实不少。

《明月几时有》讲述香港沦陷期间的历史。

  《明月几时有》让香港人再一次留意沦陷时期的历史,不少文章重提营救文化人这段多已被香港人遗忘的历史。只是,不知道是否因为电影中日本人在戏院插入“寻人广告”的片段中,提到了梅兰芳的大名,所以,近来不少文章都把他也算进了这八百多名被东江纵队营救的文化名人之中。实情是,梅兰芳当时在香港以留蓄鬍子的方法坚拒为日本人和汉奸演出,其后因形势险峻,他坐船返回上海,所以之后才会有“蓄鬚明志”的佳话。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DN02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