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敬:以“爱”之名“敬”世界

  大公网4月19日讯(记者孙琳北京报道)“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香港”,20年前这首来自内地女歌手艾敬的《我的1997》唱出了无数人对香港的向往。20年来,放下麦克风拿起画笔,艾敬完成了从歌手到职业艺术家的华丽转身,但她和香港的故事仍在继续……

\

艾敬

  4月18日,北京三里屯Pageone书店,艾敬带着她的首部全英文版新书《Aijing Love Art 2007-2017》亮相。2007年至今,艾敬以职业艺术家身份亮相已整整十年,这本在中港两地同步上架发行的画册和文集见证了她的蜕变,也是她献给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一份特殊的礼物。

\

  相信香港会越来越好

  一首《我的1997》让人们跟着歌手艾敬做了一场去“香港”的梦,如今她一袭牛仔裤浅色衬衫着淡妆,以一个视觉艺术家的身份坐在我的面前,表达了她对香港20年来的牵挂。

  北京一个初春的午后,我第一次推开艾敬北京工作室的大门,迎头撞上几幅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作,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真的出自曾经MV里那个抱着吉他将细腻心思娓娓道来的民谣歌手之手。“喜欢早晨的香港,空气中散发着人们的勤劳和善良。也爱白天的香港,充满了竞争拼搏和向上。夜晚的香港是美食家的故乡。午夜的香港是浪漫的开始,和他去逛维多利亚港。”艾敬在《我的1997和2007》这首歌中这样描述她心目中的香港。2007年,艾敬受香港旅发局之邀,飞跃重洋从纽约来到香港,重新创作了这首见证香港回归十年的歌曲。

  之后的十年间,艾敬鲜有踏足香港,但她始终在关注着这颗东方明珠。“听到很多好的消息,比如经济上的发展,也有很多令人焦灼的消息,尤其这几年香港社会的矛盾比较大,我很多开餐厅的朋友都因为‘占中’等事件亏了很多钱。”艾敬表示,香港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所以在香港发生的所有的事她能够去包容和理解。她呼吁社会用积极的眼光去看待香港,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更加证明了香港是一个进步的也是有包容性的城市,无论大家都在用什么方式去表达,有的甚至逾越了法律界限,很多人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通过这些代价使人们明白了很多事理,这是“成长的代价”,艾敬相信香港会越来越好。

  谈及两地音乐的发展,艾敬十分惋惜,香港乐坛曾经的辉煌不再,生活压力降低了人们对音乐的创作热情,身份的转换,使艾敬的视野转向了香港的艺术市场,她说良好的经济基础为香港艺术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沃土,每年的巴塞尔艺术展都吸引到世界上许多知名艺术家,“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来看”,这让艾敬十分激动,新任女特首林郑月娥也让艾敬对香港的未来很有信心,她说:“香港有很高的艺术眼界,随着生存环境的不断改善,人口没有那么密集的时候,大家就会去想想自己理想,回归到真正的生活”。

  从民谣歌手到视觉艺术家

  艾敬曾被誉为中国最具才华民谣女诗人,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她凭借一首《我的1997》风靡了亚洲,以一个特殊而极有份量的年份为自己的音乐旅程立传。

  随后的1999年,艾敬的音乐生活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变,她的第四张个人演唱专辑《中国制造》在内地发行受阻,“这使我有了一次重新梳理自己生活轨迹的机会,或许我的内心早已经渴望这样一次转机,我开始学习画画。”

  在纽约一家书店里,艾敬第一次接触波普艺术家KEITH HARING的作品,“那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流行音乐与视觉艺术存在着某种关联,我似乎读懂了当代艺术,我发现它们之间的创作过程也有很多近似的手法…….”。从此,“Love”成为艾敬的符号,正如她的名字寓意 — Love and Respect,爱和敬。

  “艺术创作要寻找到自己的语言,这几乎是一切。”视觉艺术是艾敬音乐创作的延续,与人们最常谈论的爱情不同,“LOVE”包含了对环保、和平、亲情等宽泛的具有社会意义的大爱。每个“LOVE”后面都有艾敬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她坚信不管顺境逆境,把磨难沉淀在心底化作养分和动力,用爱去创造爱,当爱成为信仰,艺术是主宰爱能够到达的地方。

  是偶然也是必然

  自2007年被正式邀请作为职业艺术家参展,到现在正好十年,艾敬说写这本书的初衷是希望给这十年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和汇报。1996年,艾敬无意间走进香港铜锣湾Pageone书店,瞬间被其中包罗万象的书籍深深震撼,丰富的外文书更使她念念不忘。这种偶然促使她在创作这本画册时,采用了一半视觉一半文字的呈现方式,也促使她将Pageone选为新书发布会场地。

  整本画册分成了三个章节,以倒叙的形式展示十年来的创作,使阅读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艾敬的艺术创作,收录了诸如Armory Show军械库艺博会总监Benjamin Genocchio、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赵力、华盛顿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馆长Melissa Chiu、中西图像学、中国明代艺术史研究员刘晶晶等专家关于艾敬的评论文章,以及艾敬的艺术作品和她亲笔书写的创作历程。

  艾敬在自序中写道:“我相信,正因为这个社会纷乱不断,我们更加需要尝试学会用爱来看待这个世界,用爱来化解矛盾和争端,把我们经历的苦难提炼成美好纯粹的视觉作品,分享给大家。”

  今年5月 31 日到 6 月 7 日,艾敬将带着她的作品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叙事中国?水墨中国——香港回归二十周年艺术展”,香港市民将有机会近距离感受她对“爱”的表达。

  爱的制造者——从观念语言到手工业者

  这次新书的封面,艾敬特别选定了其2015年5月在意大利米兰昂布罗休美术馆个人艺术展《对话》中的作品《Ai Pray》。这幅作品是采用艺术家艾敬本人的双手扫描资料,以金属为材质,采用高科技3D打印创作的作品。该作品在展览中与昂布罗休美术馆馆藏雕塑艺术家米科蒂的作品《Prayer》形成对话。

  从音乐到视觉艺术创作,不管是弹着吉他的歌手艾敬,还是手握画笔的视觉艺术家艾敬,她不仅是一位艺术的通灵者,更是一位手工匠人。艾敬说: “如果说纽约是我成为观念上的艺术创作的开始,那么意大利使我成为一个谦卑的‘手工业者’”。

  同很多艺术家一样,艾敬迷恋自己的双手,认为它们是自己身体最美的部分,她的这双手有着丰富的语言和能力,它们能够弹吉他,也可以画画。

  “那双手是《我的1997》专辑封面照片中,抓着西服领子的云淡风轻和渴望爱;在《挣扎》的封面里一只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肩头,另一双手却攥成一个拳头,好像随时准备出击。”

  在工作室里不断的实践中,艾敬每天需要战胜自己的焦虑和恐惧,在色彩的战争里“我既是士兵也是将军”,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既是皇帝也是乞丐“,从富有到贫穷,每一次创作都是从零开始,重头再来。艾敬说;“I am a love maker , 一个爱的制造者”……所以她的双手,是与她互为映照彼此的另一幅面孔,是听命于自己去完成那些想象力的将军和士兵。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