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段奕宏联手香港王牌班底 出演《非凡任务》

  段奕宏的新片《非凡任务》将于3月31日上映。这距离他上一部电影《烈日灼心》上映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在上一部戏中,段奕宏饰演了一位破案能力高超的警察伊谷春。从《士兵突击》的袁朗到伊谷春,段奕宏似乎有一张演军人、警察的正义面孔。不过,这次在《非凡任务》里,段奕宏变身大毒枭,与饰演卧底的黄轩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较量。第一次在电影中演毒枭,段奕宏在接受大公独家采访时直言自己“难搞”。 

\

  “我的恶名也传出去了,这个演员特别难搞” 

  电影《非凡任务》是一部香港制作班底,糅合内地和香港演员的电影。编剧是写出《无间道》的香港王牌编剧庄文强。导演则是善于拍香港警匪片的老手麦兆辉和潘耀明。从经典卧底片《无间道》到《窃听风云》,两个人的作品几乎是21世纪香港警匪卧底片的名片。即使与这样顶级的编剧、导演合作,段奕宏在接片的时候也还是犹豫再三。 

  “我当时非常犹豫,拒绝了三次,并不是拒绝两位导演。这两位导演的名声在外,他们的电影作品都能在中国电影史上有一席之地。但我不太‘迷信’这些东西,我对我自己也不多‘迷信’,上一部作品已经翻页了,我还是从零开始。我最担心的是内地演员和香港演员合作,如何打破香港惯有的电影叙事结构,他们有没有这样的野心和想法去打破。”毕竟,这次是段奕宏第一次在大荧幕上塑造毒枭这种反派角色,“我第一次答应呈现一个反派,你想想古今中外电影中的毒枭反派,尤其是香港电影中的反派,各种各样。之前的《湄公河惨案》中,毒枭糯康是那样的,我要怎么不一样? ” 

  “我有一个特质,我总是怀疑自己,尤其是接到每一个戏的角色。”早在10多年前接《士兵突击》时,段奕宏的自我怀疑差点让他错过“袁朗”这一角色。“当初接《士兵突击》,我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饰演一个司空见惯的角色,因为我看得太多了,我不想做这样的创造者,我就拒绝了。”但是段奕宏最终被剧本吸引,接受了“袁朗”这个角色,并且在电视剧中成功塑造了一个略有些邪性的老“A”形象。 

  “探讨一个未知角色的气质,是需要胸怀和胸襟的,电影的篇幅有限,而香港的电影体系是非常成熟的,这两点碰上内地演员,双方都准备好了吗?” 接戏前段奕宏曾与导演团队交流了三次,每次都耗时漫长。进组后,段奕宏还在跟这个角色较劲,“我每天在现场都纠缠他们,当时在泰国,我和编导住在一个酒店,有两天晚上我把他们拉出来,就在游泳池旁边聊,一聊两个多小时。” 

  最终,段奕宏把“真正毒品的毒素不及心魔的毒素”赋予给这个角色,“开拍第一条的时候,我演了一个身体弱弱的毒枭,体力不支、直冒虚汗,还好导演很相信我。”十天以后,段奕宏把这个人物的另外一个状态拎出来了,露出了毒枭的“心魔”。因为一直跟这个角色较劲,段奕宏笑言自己给导演造成了不少压力。香港是导演制,相对的演员的创作空间有限,但是段奕宏还是延续了自己在片场直言不讳的习惯,“我觉得创作难搞,创新肯定是难上加难。所以我的恶名也传出去了,这个演员特别难搞。” 

\

  香港电影衰落了吗? 

  鼎峰时期的香港电影,一年产量超过200部,如今,每年香港电影的产量只在30部左右,大批香港电影人也选择到内地挖掘市场。香港电影衰落了吗?段奕宏倒不这么认为,“香港电影工业成熟,在亚洲占有一席之地,包括欧美很多年前都在啃香港的功夫片、警察片。《无间道》的版权就被美国买去了。可以说香港电影为世界电影做出了很多的贡献,留在电影史册上有很多的经典之作。所以说繁荣不是以量决定的,说内地的电影市场很繁荣,但是内地又留下了多少经典的电影?我们要记住真正意义上的电影是怎么产生,怎么打磨出来的。” 

  段奕宏很提倡弹性的合作方式,“香港电影之前给我感觉是真情流露。任何一部电影的真情和真相一定会打动人,所以我不会因地域而选择作品,我也不会因导演的名气大小而选作品。创作者以作品为目的,以作品来立身。好的电影是拍不完的,不能以一时的状态判定一个地域的电影产业。电影是不会衰败的,只有人的意识是衰败的。” 

  作品一定要留得住、品得住 

  这次采访段奕宏,正赶上他要为某杂志拍摄大片。进门时,段奕宏滑雪帽、墨镜的装扮依旧低调,只是说话时有些鼻音。段奕宏解释,“刚在山西大同拍完戏,一口气盯着拍摄倒没感冒,回来一放松就感冒了。” 

  作为一个演员,段奕宏的电影作品产量并不高,但是几乎每部电影都有质量保证。豆瓣上段奕宏主演的电影评分基本都在8分左右,粉丝们爱喊段奕宏“老段”。段奕宏在说到自己对作品的要求时表示:“我是习惯了老套的模式,不折磨自己很难靠近理想的状态,所以寻找的路程一定是折磨的,顺当就不太对了。” 

  刚毕业的时候,段奕宏喜欢拍挑战性的东西证明自己,反倒这十年,段奕宏认为能指出真相的电影是最可贵的。“无论是人的、社会的还是自己的真相,对真相的追逐是我的兴趣,浮皮潦草的东西对我来说吸引力不大。”于是,我们看到电影《烈日灼心》里的警察伊谷春对破案真相的执着。 

\

  刚毕业的时候,没有知名度,段奕宏就安安分分的在舞台上演50块一场的话剧。这份踏实、安分和现在为出名搏出位的娱乐圈乱象形成鲜明对比。“大学四年我没有拍过一部影视剧,当时别人赚钱、穿名牌,我没有不平衡,这些事情我在大学就消化掉了。我在没有知名度的时候,依然可以选择戏。之前出演了《刑警本色》,张建栋导演找我拍第二部、第三部的同一个角色,我就拒绝了。很多人不理解,但张老师没有再打电话来,我特别感谢这个导演,他很尊重演员。所以说演员不是等出名以后有选择,而是出名以后有更多的选择。” 

  前一阵,小鲜肉现象引起争议,蹭大IP成为潮流。段奕宏认为演员应尽自己的本份,“你自己操心的是八面玲珑,抛头露面,结果自己的正事没有做好,我觉得是不太好。另外,演一个剧本,用什么方式表达态度和感受,是吸引我的。应景的内容不会成为作品,作品一定要留得住,品得住。观众的审美也是要靠作品提高的。对于创作,我觉得还要坚守,要有态度。钱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看你怎么使用。” 

  除了宣传期,很难在媒体上觅到段奕宏的新闻,被问到为何不增加曝光度。段奕宏反问:“为什么要曝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一定要从真。像坐地铁,在门边的人永远害怕到站的时候被挤下去的,但我可以先下去,人下完了我再上去,我依然保持自己有尊严也很舒适。”(文/张潼)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