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畅不避讳被问"为何不红" 回应:岂是人定

\

  舒畅,童星出道,5岁时就开启了演戏生涯;2002年,不到15岁时就凭借《孝庄秘史》中的董鄂妃一夜爆红;不过随后的作品和角色始终无法超越《孝庄秘史》的人气。新人在一拨拨涌现,即便是好演员如果始终遇不到好作品,或是没有其他话题、谈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被边缘化、被淡忘。幸运的是,舒畅在北京卫视、安徽卫视的热播剧《大唐荣耀》中以神医王妃慕容林致重刷演技和人气,在甜和虐的高能转换中,表现出了一位“老戏骨”的演技和功力。

  有关角色 素颜拍摄最虐戏份

  剧中,舒畅饰演沈珍珠的闺中密友,出身名门、医术超群、生性善良、为人恬淡,以一颗悬壶济世之心无私救治长安城里的百姓。她和建宁王李倓一见钟情,恩爱无比,且怎奈世事多艰,两人情路先甜后虐,充满艰辛……“这部戏对我来说其实前后反差是非常大的,要把这个反差演出来,前期是一个神医王妃,非常的甜,她和李倓就像一部偶像剧,天天发糖、虐狗,后期各种虐心戏就都逐步上演,像受虐、受刑的戏都是我之前没演过的,非常考验我的表演爆发力。我觉得观众看到之后,应该能看到我在表演爆发力上又有了一个新的提高。”

  其中的“受酷刑”戏份,舒畅更是素颜出镜,疼痛和惨烈全部写在了苍白而无助的脸上,“那两场被虐待的戏是把妆都擦掉拍的,为什么把妆擦掉要素颜拍呢?本来一开始是带着妆去现场,拍了两条我看回放,我觉得拍出来的效果好像还不够惨,因为化着妆,眼线、腮红都有,就感觉脸上气色还挺好的。我说把妆卸掉,再涂一些唇白,在脸上涂大量的甘油,这样拍出来显得更憔悴、更病态一些。这样素颜拍出来,我觉得效果还是不错的。”

  受虐戏份的“牺牲”还不止于此。据舒畅透露,“拍摄她在妓院里面被虐待,夹手指、碾腿那段戏更惨。因为我以为这么痛苦的戏,导演可能拍一条就过了,没想到因为机位的关系拍了好多遍,多拍几个机位效果更有冲击力,拍到最后我嗓子都喊哑了,又是素颜,印象太深刻了。”

  舒畅在全情投入的同时完全没意识到吓到了同组小伙伴,秦俊杰就“投诉”舒畅哭戏太投入,哭得太猛了。接受采访时,舒畅说导演也这么说过她,让她哭戏收着点演,“我拍的时候太投入了,《大唐荣耀》是我拍过的最虐心的一部戏。”好演员之于角色就是“要走得进去,也要走得出来”,舒畅透露了自己的解压方式,“我有很多种解压方式,比如说吃一顿麻辣火锅或者是吃顿麻辣小龙虾,总之吃顿麻辣的东西,很快就缓解了。或者是看个喜剧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都可以舒压、解压。”

  有关人生 红与不红岂是人定?

  不可否认,《孝庄秘史》播出期间及其辐射效应,令舒畅红极一时。然而,舒畅在演技受到认可的前提下,人气不升反降,倒显得不温不火。《宝莲灯》、《魔幻手机 》都不是什么加分的作品,后来主演了于正[微博]的戏《宫锁珠帘》、《活色生香》等,但那时大众和媒体开始抵制于正,舒畅自然也没有再红一把。

  舒畅并不避讳“为何不红”的敏感问题,“很多人都会问我类似的问题,我觉得一个演员大红大紫不是他自己能够去决定、去选择的,我还是能够正确理解这件事情。作为我自己,因为我是一个演员,我非常热爱表演,非常喜欢创造人物,我的本职工作就是演好每一个角色,对得起每一位喜欢我、支持我的观众朋友。”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