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1/4)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羽·泉


  相比于收视率,微博、网络上的讨论热度也许更能成为一档电视节目要火的征兆。眼下,湖南卫视每周五晚播出的全新综艺节目《我是歌手》正处于大众“围观”的焦点。


  有人说,看着那些已经成名成腕的歌手同台“厮杀”,着实快意恩仇。还有人觉得,新意十足的节目形式,说白了只是一种电视包装手段而已,这档节目最应该被谈论的,是给了音乐足够的尊重。节目中,每一位歌手演唱时,荧屏左下角的字幕,除了歌曲的词、曲作者、编曲者,还有乐手的名字,用乐评人郭志凯的话说:“这是个不太被注意的细节,这个做法前无古人。”


  300小时素材剪出90分钟节目


  齐秦、羽·泉、黄贯中、沙宝亮、陈明、黄绮珊、尚雯婕,参加《我是歌手》的歌手都是实力派。每期节目现场,每组歌手唱一首歌,由台下500名观众投票。两期节目后,得票最少者被淘汰出局。眼下,黄贯中成为第一个出局者。他的位置将由杨宗纬取代,下一期与留下的歌手展开PK。


  《我是歌手》一期节目90分钟,而歌手们唱歌的时间其实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其余时间怎么填?靠台前幕后的花絮内容。第一期节目,每一位来参加节目的歌手,直到节目开录前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还有谁,而当他们看到其他歌手时刹那间的反应,都被摄像机镜头记录下来,呈现给观众。


  38台摄像机全程拍摄,《我是歌手》的全景式拍摄覆盖了后台、舞台、观众席,捕捉歌手、观众的表情和神态。《我是歌手》总导演洪啸说,算下来,一期节目光节目素材就有300多个小时,而且是在两天之内拍摄完毕。高度浓缩的《我是歌手》,最终营造出非同寻常的紧张感、悬念感,比如齐秦的双眉紧锁、黄贯中的深呼吸……而观众席上则闪过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有的含泪,有的陶醉。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我是歌手》展现了电视传播艺术的高标准和精细化,再加上颠覆性的内容创意,目前两期节目已连续两周拿下全国收视第一。观众们纷纷在网络上秀出自己心目中期待能来参加节目的新人选,王菲、陈奕迅、那英、韩红、孙楠等一线歌手的呼声最高。


  韩红近日发的一条微博更是助燃了公众的热情,“最近很多人期待我去《我是歌手》踢馆,制作人洪涛是我多年老友,他们的节目一定很棒!哈哈哈,要是年轻时代的我,没问题!我肯定去单挑!谁棒就挑谁!”之后,那英转发了该微博并称力挺韩红。对此,韩红回应道:“我现在做公益久了,把性子磨得没有了战斗精神!淡泊了名利,不想参与江湖之争了!”


  收视率的高开高走以及人气的爆棚,当然是“芒果台”乐意看到的,因为这些都将转化成真金白银。据了解,随着节目关注度迅速升温,《我是歌手》节目剩余的插播广告位很快就被敏感的广告商填满,而原本一条15秒左右8万6千元的广告位价格,也迅速涨价到13万元一条,涨幅高达近50%,还供不应求。据说,台里正准备为节目开发新的冠名或植入环节,以应付广告商源源不断的需求。《我是歌手》俨然成了“芒果台”的一台吸金机器。


  竞唱歌手不是用钱砸来的


  《我是歌手》采取的是购买国外版权做“翻版”的模式。洪啸说,湖南卫视有一个庞大的节目研发队伍,他们发现这档节目去年在韩国非常火,随即购买了版权。“这也是韩国综艺节目第一次向国外输出版权,也没什么制作宝典,我们基本是照着韩国的成片来做的。”


  首先遭遇的难题是歌手难找。《我是歌手》制作人洪涛动用了在音乐圈几十年的人脉关系,前前后后一共向内地及港澳台的100多名实力派歌手发出英雄帖,不过绝大多数歌手都毅然拒绝,没勇气和自信,万一被淘汰了“脸上挂不住”。


  洪啸说,无奈之下,节目组开始磨嘴皮子,“我们跟他们讲,节目的核心是音乐,竞赛和排位只是电视的一种包装手段。我们拥有最好的音乐团队,包括音乐总监梁翘柏;我们有30多人的现场伴奏,有电声乐队、弦乐、管乐;再加上给他们看韩国原版节目,终于打动了一些歌手。”


  外界传言,节目组是“砸钱”请来了竞唱歌手。“要是花钱能做到的事情就简单了,坦白说,这些歌手的出场费低于他们的商演价格。”洪啸解释道。


  捧红“千年老妖”黄绮珊


  《我是歌手》两期节目下来,黄绮珊这个名字火了。她演唱《等待》时跨越三个八度的音色让不少人直呼“毛孔全打开”,而《离不开你》这首出自当年风靡一时的电视剧《雪城》的插曲,更是唱哭了一大片观众。就连歌曲的和声演员胡维纳都忍不住爆料:“黄绮珊第一期(节目)唱跪了和声组,第二期(节目)唱得我从头哭到尾,工作期间在台上完全失控这是第一次!”


  普通观众可能不太知道这位相貌平平的女歌手,但在音乐圈里她可是个人物,星文唱片公司总经理刘思齐甚至喻她为歌坛“千年老妖”。“倒退15年,她的市场价值和那英、田震、韦唯一样。那时候演出,歌手都不愿意排在她后边演唱,因为她已经把观众的情绪带到了最高点。她一开口,其他歌手全灭!”


  听了刘思齐的话,也许就不难理解,第一期节目中当黄绮珊出场时,其他几位歌手为何露出“惊讶又紧张”的表情了。“《我是歌手》制作人洪涛是做足了功课的,黄绮珊就是埋伏在节目里的一颗炸弹。”


  刘思齐和黄绮珊10年前就相识,那时她还叫黄小霞,拿着汪峰写的《等待》这首歌来找刘思齐想做发行,但最终因种种原因没做成。“我当时听了她的《等待》小样,觉得她简直是中国的玛丽亚·凯丽。如今,10年后再听她唱这首歌,更是觉得像一把利剑直插内心,她的声音还是那样锋利,没有任何技术的压力。”


  刘思齐一直觉得,听黄绮珊的唱片可能不会觉得她有多牛,但听她的现场一定会觉得她是No.1(第一)。这也恰能体现出《我是歌手》在音乐效果上的诉求,“这档节目最大的诚意是表现出了对音乐足够的尊重,将歌手和音乐置于很高的位置,保持了音乐的纯粹性。”


  拓展了音乐节目新类型


  从“超女”、“快男”引发的选秀狂潮,到《中国好声音》掀起的对“声音”的热烈关注,音乐类节目正在成为各个卫视占领综艺地盘的首选,而如何出新、出奇,则是逐鹿市场的杀手锏。


  “包括《中国好声音》在内,选的都是草根歌手,曾经炒红了一堆人,但真正走入大众视野、活跃在音乐市场上的则少之又少。当选秀歌手已经不再是热点时,《我是歌手》瞄准了那些在业内已经公认的歌手,让他们同台PK,当然是有看点的。”乐评人郭志凯说。


  乐评人丁博已经对全国每年二十几档选秀节目感到厌烦,“不管是流行、民歌、红歌,内核都是选秀,所以从类型上来说它们都是同一种音乐类节目。国内的音乐类节目数量很多,但是类型太少了,《我是歌手》带来一种全新的音乐类节目,现场都是真正会唱歌的人在唱。”


  从《中国好声音》到《我是歌手》,很多人将这两档节目搁在一起比较,但在音乐圈里的人看来,两者其实没多少可比性。郭志凯就认为,“好声音”只是在电视商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不够接地气,选手缺少好作品,市场链条无法延伸。他的一个朋友之前大手笔承接了“好声音”10场国内巡演,结果赔了近8000万元,濒临破产。“相比之下,《我是歌手》对音乐市场的效果也许更直接,比如将歌手的市场影响力放大,甚至捧出了像黄绮珊这样被埋没的好声音,另外也会唤起更多人对音乐本质的认知,比如唱歌靠实力,搞音乐靠作品……”


  提问总导演


  普通观众投票是否不专业?


  我们之前有初选环节,会区分年龄、职业、地域等,同时他们也接受了音乐方向的知识考核以及面试。此外,我们从没透露过歌手是谁,也就是说没有谁的固定粉丝过来参加投票。


  导演组在宣布歌手排位时,生生把几秒钟能完成的事抻长到20分钟,像是挤牙膏,是在刻意做戏?


  看过韩国原版《我是歌手》会发现,他们念歌手排位的时间更长,我们还缩短了呢。在这个时间里,我们想更多呈现不同歌手的细微表情,这也是真人秀节目的核心之一。


  观众表情太夸张,欠真实,“哭泣姐”、“陶醉哥”是托儿?


  已经有媒体采访到了“哭泣姐”、“陶醉哥”,他俩只是两名高中学生,不是托儿。我们在节目现场有8台机位只拍观众表情,为的是记录音乐的力量。

2013-01-30 10:38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球球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幻灯播放
查看原图
F4北京录春晚各自飞 言承旭惨遭路人嘲笑(租图)

<<上一图集

  •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 《我是歌手》广告涨价 歌手相互怂恿去踢馆
姚晨孕味十足素妆亮相 抹胸长裙裹肚现身

>>下一图集

查看更多高清组图>>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