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娱乐 > 音乐 > 华语音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儿童最爱唱歌曲调查:《江南style》排第一

电影《西游降魔篇》中,唐三藏抱着本《儿歌三百首》试图降妖伏魔,可见周星驰眼中,儿歌具有打败邪恶的强大力量。

\

  困境

  既无创作,也无市场

  信息爆炸的时代,儿歌仍然被需要么?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流行歌曲无法代替儿歌的启蒙作用,儿童特有的音域和声带也要求专门的儿童歌曲为儿童服务。在本刊进行的问卷调查中,有将近70%的小朋友表示希望能有更多专门写给小朋友唱的歌。

  儿歌创作者严重断层

  本刊记者采访了吴颂今、游威等数名音乐人、乐评人,他们一致认为眼中,正是因为儿歌的缺乏,才导致流行歌曲乘机侵入儿童世界。曾经主编并执笔编写沿海地区版中小学音乐教材的雷雨声教授认为,无论什么时候,对孩子的音乐教育都是重要的,音乐会对孩子的素质培养起到一定作用,尤其是让他有一种善的性格、一种美的品德。《中国新声代》总导演陈刚在走访调查一万多名儿童后也得出结论:“其实60、70年代创作的那些童谣生命力很强,我们重新编曲,让它更有时代气息后,孩子们还是蛮喜欢的。但是9岁以上的孩子就比较令人头疼了,他们目前是真的没有歌唱。”这种情况下,新的儿歌创作变得迫切。

  一方面是儿歌在儿童生活中的集体缺席,新的儿歌亟需创作,另一方面则是国内儿歌创作者面对现状苦苦挣扎。对比强烈的一点是,儿歌的服务对象是朝气蓬勃的少年儿童,而现今仍在进行儿歌创作的大部分音乐人却是一群年近古稀的老人。年近七十的儿歌创作者吴颂今坦言:“现在中国的儿歌创作者中有70%跟我差不多年纪。但是再往下看,几乎没有更年轻的人来接班了,儿童音乐创作在我们这一代基本上再往下就很少有人愿意做这个事了。”而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青壮派,30岁的儿歌创作者景熙也告诉记者:“跟我差不多的年龄儿歌创作者几乎没有,更不用说比我年轻的了。而其他的创作者可能要比我大很多岁,我们这中间是断层的。”而造成这种青黄不接的现象的原因被景熙直指为整个市场环境的不景气,他坦言,现在做儿歌根本无法维持生计,所以大部分的儿歌创作者其实都是半职业的,他们大多在儿歌创作之外有一份别的工作。景熙的另一个身份则是一支摇滚乐队的贝斯手。给大人写流行歌曲,经济效益和回报都要好得多,写一首流行歌曲可能拿好几万,但是写儿童歌曲甚至没有回报。

  儿歌推广平台被极大挤压

  更让人无奈的是,即便这些儿歌创作者仍然抱有旺盛的创作欲望,但是市场渠道的狭窄仍然让他们倍感掣肘,过去曾有大量儿童音乐节目、杂志提供给这些创作者发表的平台,但是市场化大潮下,这类平台迅速被淘汰,电视节目被大量选秀、娱乐节目代替,儿童节目也逐渐成人化,使得推广儿歌的平台被迅速挤压。现在全中国只有几本杂志还会在做推介儿歌,大多数儿歌写了也根本无法被孩子知晓。华语金曲奖创办人游威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今年在评选华语金曲奖2013最佳儿歌专辑时,我们搜遍网上,都很难凑齐5张入选的儿歌专辑。目前的儿歌原创真的是非常凋零。”与儿歌及其创作者在中国内地的式微处境不同,在日本甚至台湾,都有专门为儿童服务的歌手,他们定期会推出针对孩子的专辑,甚至会去学校进行演唱宣传,在国内,儿歌更多是作为一种早教产品进行开发,但早教唱片市场存在严重的盗版侵权状况。这一切都让国内的儿歌创作者更像是一群游勇散兵。

  儿童多变的审美情趣也在考验创作者的应变能力,创作者在不断的摸索中艰难转型,音乐人游威就表示“小孩子的音域和理解能力和成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能把成人歌曲的模式照搬在儿歌创作方面。”吴颂今也表示现在的孩子审美在不断变化,过去的儿歌创作模式已经不符合现在孩子的审美,于是他发明了一种流行儿童歌曲。这种新式儿歌是根据现在的时代和现在的孩子的喜好,借鉴一些日本卡通歌曲的节奏,还有现在比较时髦的、小孩子熟悉的语言词汇,创造一些带有流行音乐风格的儿童歌曲。而年轻的创作者景熙的想法更加直接,他觉得他做的就是给孩子写流行歌曲。

  • 责任编辑:瑞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