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电影中的声音制作:录婴儿啼哭去妇产医院

2013-04-02 15:58:23  来源:中国文化报

电影好声音:揭秘电影产业背后的声音行业

 《十面埋伏》海报

  《十面埋伏》中的“牡丹坊歌舞”,精妙的鼓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金陵十三钗》中,滚烫的子弹穿过湿漉漉的雾气“嗤嗤”而来,女学生们渺远又压抑的唱诗歌声隐约传来……回忆看过的电影,总有一些声音让我们难以忘怀。电影的声音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由录音、拟音等构成的电影声音这个行业门类,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与艰难?

  声音,不仅仅是录出来的

  “通常大家会叫我们‘录音师’,但是我认为,电影的声音绝不仅仅是‘录’出来的。”电影声音指导王丹戎从这个职业的称谓开始说起,“观众最终听到的电影的声音,其实都是设计出来的。”

  王丹戎说:“电影每秒24格,我可以做到每一秒、每一格都有设计:这个声音怎么摆?音量是多少?什么效果?放一个什么样的爆炸声?放一个什么样的脚步声?都要做选择。”王丹戎称自己的工作是“有艺术性和创造性的工作”,是“电影声音的总设计师”。

  在影片《赵氏孤儿》里,需要让观众听到婴儿的哭声。婴儿的哭声很难录,王丹戎做了很多准备,最后采用了3个婴儿的哭声:一个是一位录音师录下的自己儿子的哭声,还有两个是去妇产医院录下的声音。“刚出生的婴儿和出生几天以后的婴儿,哭声是完全不一样的。刚出生的婴儿气息特别短促,肺刚打开,听起来会有捯气儿的感觉。”王丹戎说,一定要在前期做好设计,并且跟导演讨论确定具体方案,这样声音的后期设计就有支点了。另外,在进行具体操作的时候,往往要准备出两个以上的方案,因为到后期还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提起电影声音的“亮点”,电影录音师陶经说,声音很复杂,很难用文字和语言表达出来。无论我们怎样描述,跟听觉效果还是有差距的。比如《金陵十三钗》里面雾的声音非常细微,只有对电影欣赏比较敏感的观众才能体验到。影片一开始,可以在大雾里听到有喘息声。他做过各种实验,让许多声音混合起来,成为一种密集的沙沙声,让人感觉像是永远跑不出去,永远不知道在雾中会碰到什么人,有种强烈的恐惧感。陶经认为,声音的“亮点”绝不等同于大音量的“震撼”,所谓热闹的视听盛宴,其实是很浅层的。在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中,应该让观众更多地欣赏到有意义的东西。

  做声音是个精细活儿

  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几乎涵盖电影所有的制作领域,包括每一个道具、每一道光线,甚至每一个声音。

  王丹戎说,以《集结号》的爆炸戏为例,开始是炮弹摩擦空气的啸叫声,然后是“唰”的一下,最后“咣”的爆炸声。画面的正中是爆炸点,炸开以后碎片有的往左飞出银幕,有的向观众迎面飞来,还有的向后飞过头顶,这些都要一层一层剥开做。爆炸点有水泥、砖头的,也有土地、沙地、雪地的,炸完以后碎片的声音,飞出去的、滑过的和落地的质感也不一样,这都是细节。大概一个大的炸点,制作时的音轨能有几十轨。

  声音的确是个精细活儿,比如在现代戏里,不同的地面也能带来声音的巨大差异。有的是用地毯,有的则用地板,木地板有强化木地板,有实木地板,而有的老房子里面的悬空地板会架空十几厘米,让声音产生一种共鸣腔体的效果。比如楼梯,石质的、砖质的、木质的,声音都会不一样。

  陶经对于自己做过的声音要求很高。比如《十面埋伏》的华彩段落当属“牡丹坊歌舞”击鼓。“章子怡击鼓的声音太重要了,因为要传达人物之间的情感,一定不能是普通的鼓声。”为此,陶经找过合成器的高手,也找过作曲家提供鼓声声源,但都不满意。后来他从几百个鼓声中挑出不同的鼓声,接下来的缩混工作也很辛苦,因为一秒钟有五六次鼓声,而每一声又各不相同。“后来我们统计过,牡丹坊这一段有108声鼓声,每一声都不一样,这种效果很让人兴奋。”陶经说,“就像要调配出108杯咖啡,每杯咖啡的配方都不一样,而且要配上不一样的甜点,还要配得精彩,那的确很难。但我觉得,做电影,‘辛苦’二字根本无需提起。因为每次回忆起声音带来的那种瞬间的震撼,都觉得值。”

  除了对具体素材的设计要十分精确,从大的设计角度来说,比如要在声音里有怎样的情绪线条,整体音色、声音的高低频段是什么样的走向,某场戏有无新颖音色等等,这也是一种设计。

  快要失传的拟音手艺

  说起电影的声音,就不能不提“动效”。动效属于电影录音学范畴,也称拟音,指各种动作的声音效果,电影里万马奔腾、打雷下雨、拳打脚踢、恐龙怒吼等生动的声音,都是由拟音师创造出来的。拟音是个神奇的工作。电影里常有人物“咕咚咕咚”大口喝酒的场景,但拟音师连水杯都不用,只倒进瓶盖里一点点水,一小瓶盖水可以喝三大口或者喝五小口。电影里有人吃鸡肉吃得特别香,甚至有拧鸡腿的声音,那是拟音师用医用白胶布粘好芹菜杆一拧,“咔嚓”一下,连那个撕肉丝的声音都出来了。

  然而,这样充满传奇色彩的拟音手艺,快要失传了。

  香港动效师程小龙认为,现在很多年轻人会在网络上搜索做好的动效,粘贴在自己的作品上。但他们不知道动效是怎么创作出来的。有很多动效的声音是慢慢地试出来的。比如古装片里拉风箱的声音,可能现在大多数人没有听到过,但当他看到那个画面后,就可以试着模拟出相应的声音,因为他知道方法。程小龙忧心忡忡地说,网络上的动效声音也都是别人创作出来,十年八年后,万一我们不在了,年轻人不知道怎么去做,那以后就没有新的人去做这个东西了。

  声音与电影产业

  陶经很同意一个观点——中国电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品质不佳。这不光是导演、演员的技术问题,制片技术、摄影技术、录音技术都有待规范和提高。对于电影来说,投资费用要花在应该花的地方,让声音、画面、服装、道具等基本要素的品质达标。

  程小龙认为,内地的动效做得粗糙,是因为给声音的预算太少。有很多录音棚为了抢生意,把动效价格压得很低。他透露,一集电视剧如果成本有150万至200万元,动效部门一集只有1000元,30集的电视剧才3万块钱。动效部门想多赚钱就要多拉快跑,10天之内做完一部电视剧,质量自然粗糙。但比如最近的电视剧大片《楚汉传奇》,给动效部门的价格单集达到3000至4000元,一天一集慢慢去做,自然做得精细了。

  此外,王丹戎认为,低成本的影片反而应该多给声音一些预算。他提醒导演、制片人,包括微电影的制作人,在声音上多花点钱,比花在其他的地方性价比更高,“声音能帮很大的忙,可以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声音是个精细活儿,电影,亦是如此。如果电影工业体系上的每一个从业者,不论是录音师、拟音师,还是摄像师、剪辑师,不论是身价千万元的名演员,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助理,都能小心翼翼捧着手里的“这盆水”,那么电影这台造梦的机器,一定会运转得更快再好些。

责任编辑: 瑞秋
友荐云推荐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